關閉
尚長榮:不負時代 無愧梨園
發表時間: 2018-11-16來源: 人民網

  在十九大報告中,習近平總書記這樣說: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我們的文化自信,不僅源自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悠久歷史,更源自五千年來中華民族產生的一切優秀文藝作品,以及創作這些作品的德藝雙馨的文化大家。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正值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懷揣對優秀傳統文化保護與傳承的敬畏之心,人民網推出融媒體文藝欄目《見證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呈上對改革開放40年文藝發展最具詩意的表達,通過有情感、有溫度、有底蘊的人物呈現,彰顯藝術作品的時代之美、信仰之美、崇高之美。

  本期節目帶您走近中國劇協名譽主席、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尚長榮。改革開放以來,尚長榮博采百家之長,不斷創新與豐富京劇藝術。經過尚長榮的創作與演繹后,眾多歷史人物矗立在京劇的舞臺上,成為新時代花臉藝術的代表之作。

  嗓音洪亮、笑聲爽朗,談話中時不時會插入幾個妙趣橫生的比喻、話至興起時還現場演示一些京劇的招式……雖然已經年過古稀,但坐在我們面前的尚長榮依舊神采飛揚,舉手投足間滿是京劇名家的風采。

  無論是《曹操與楊修》里文武兼修的“曹操”、還是《貞觀盛事》里果敢進諫的“魏征”,亦或是《廉吏于成龍》里鐵骨錚錚的“于成龍”……經過尚長榮的創作與演繹,這些歷史人物矗立在京劇的舞臺上,成為新時代京劇花臉藝術的代表之作。改革開放以來,尚長榮博采百家之長,不斷創新與豐富京劇藝術。在改革開放四十年之際,記者專訪中國劇協名譽主席、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家尚長榮,一起感受他對京劇藝術求索創新的滿腔熱忱。

圖片來源:人民網

  “改革開放掃清了京劇發展道路上的障礙”

  記者:30年前,由您新編的歷史劇《曹操與楊修》一經上演便風靡全國,當時決定排這出戲的契機是什么?

  尚長榮:1978年以來,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了大江南北,在改革大潮推動下,各行各業欣欣向榮,但京劇舞臺上的新創劇目卻不夠豐富,老腔老調,在年輕人中不受待見,這讓我有些輾轉難眠,心心念念要排一出精彩的大戲。1987秋天,一位好友向我推薦了發表在當年元月《劇本月刊》上的《曹操與楊修》,作者是未滿四十歲的陳亞先先生。我看完這個劇本后,覺得它文學性很強,不僅與其他以《三國演義》為范本的劇目有所不同,且依舊蘊藏著深厚的歷史內涵。劇本中沒有把曹操“臉譜化”,不同于以往曹操“白臉奸賊”的形象。

  我知道上海在文藝創作上有求索出新的傳統,于是我夾著劇本、坐上火車“夜闖上海灘”,“厚著臉皮”地叩響了上海京劇院的大門,沒想到和上海京劇院的同志一拍即合。后來我們與湖南的亞先先生取得了聯系,那個時候通訊方式也不發達,彼此之間就通過寫信的方式進行溝通,開始了對劇本的修改、打磨。

  記者:前期的準備工作一共花了多長時間?

  尚長榮:從1987年10月到上海,我與劇組演員一起做小品訓練、寫角色分析、練功練唱。經歷了近一年時間后,1988年7月初建組。那時候硬件設施很差,排練場很簡陋。那年夏天,上海格外熱,排練場在京劇院二樓倉庫旁的一個房間,沒有空調,只有幾架小電扇,排練時汗流浹背。我住的宿舍雖然有一個電扇,但吹出的依然是熱風。我當時順口編了一首詩:“熱浪襲人,汗流滿面。屋似烘箱,心煩意亂。求索藝術,忍苦實干。功成之日,體重減半。”

  但那個時候大家心里都有一種苦排、拼搏的精神,將這些困難都克服了,一心想將戲排好。正是有著這種精神,我們才能打磨出這臺風靡全國的《曹操與楊修》。直到現在,《曹操與楊修》演了30年了,我們仍然懷念當年的苦排精神。

在京劇新編歷史劇《曹操與楊修》中,尚長榮飾曹操 圖片來源:人民網

  記者:剛才您提到在創作《曹操與楊修》之前,您受到了改革開放后全國百業俱興的鼓舞,決定帶著劇本前往上海。改革開放為您自己的藝術創作注入了怎樣的動力?

  尚長榮:《曹操與楊修》這出戲的誕生,確實是受到改革開放大潮的引領和激勵。在各行各業欣欣向榮的大環境下,戲曲也不能落后,我們要為廣大觀眾奉獻更多更精彩的劇目。京劇有著豐富的傳統劇目,如此深厚的積淀是我們的寶藏,因此我們更要奮發圖強。

  京劇的發展史就是一個不斷成長發展、最后達到巔峰的過程。以前我們演的都是創作于40年代、50年代的《逼上梁山》《三打祝家莊》《江漢漁歌》,但我們不能光吃老本,在改革開放的偉大洪流中,我們不能落伍。所以,就著這股求索的勇氣和激情,我夾著劇本闖上海灘,開啟了一段“激情燃燒的歲月”。

  在和上海京劇院的同志碰面過后,我們開始討論這出戲的模式、定位,當時在確定這出戲的模式時我們煞費苦心——若按照《站欒城》《陽平關》等傳統劇目的模式,必定跟不上觀眾的審美需求。最后,導演在充分展示傳統表演技巧的基礎上,決定打破傳統戲曲的上場師、定場師、影子化白、下場段的模式,讓這出戲既有標準的京劇技法,又汲取了西方戲劇的優點;音樂上也作了調整,七弦琴第一次出現在了京劇的舞臺上。

  在上海排演結束后,我們“赴津趕考”——參加全國京劇新劇目匯演,因為天津的觀眾很懂戲,所以我們心里也沒底。沒想到,演出結束,觀眾認可了,專家認可了,媒體認可了。作為一個戲劇人,苦排求索近一年終于得到了回報,證明了這樣的道路是可行的,非但不是歪路,而是一條康莊大道。

在京劇新編歷史劇《貞觀盛事》中,尚長榮(左)飾魏征 圖片來源:人民網

  記者:您認為改革開放為京劇、為戲曲藝術的發展,帶來了哪些機遇?

  尚長榮:改革開放掃清了我們京劇發展道路上的種種障礙。作為一個戲曲人,除了靠演藝謀生之外,還要有社會擔當,要通過演好戲來引領社會風氣。這就需要我們花大力氣研究、繼承傳統劇目,并且要花更大的力氣來創排新劇目。我們中國傳統戲曲的藝術功能很豐富,有別于西方歌劇就是歌劇、舞劇就是舞劇的單一模式。京劇是除了唱、念、做、打外,還有好聽的唱段、講究的道白,還有表演和武打。這種綜合性的藝術模式是我們中華民族獨一份的絕招。我們既要潛下心來認真研究、創新,同時也要挺直了腰桿來發揮中華民族戲曲獨特的藝術功能。這樣無論是哪個地方的傳統戲曲,都能得到很好的進步與發展。

  記者:以您個人為例,作為一位京劇演員,該如何在改革開放的浪潮中為京劇、為戲曲藝術的發展做出自己的貢獻?

  尚長榮:作為一位京劇演員、一位戲曲人,一要敬業,二要進步。要成為一名合格的戲曲演員,除了通過演戲謀生以外,我們還要注意自己肩上的社會責任,要做有情懷、有擔當的戲曲人,做有靈魂、有品行的文藝戰士。我們要將民族精神的點點滴滴滲透到戲曲里去,通過在舞臺上的表演,向觀眾弘揚民族精神。戲不僅僅要唱得精彩,還得給觀眾留下點什么,只有這樣才不辜負京劇、不辜負時代賦予我們的機遇。

  “每一次演出都要當成是頭一回”

  記者:在《曹操與楊修》問世30年后,您的學生又帶來了傳承版《曹操與楊修》。為什么決定讓青年演員接棒《曹操與楊修》?兩個版本又有何不同?

  尚長榮:這出戲我一直演到70歲,由于年紀越來越大,《曹操與楊修》又是唱、念、做、打都很吃重的一出戲,兩個半小時下來實在是有些力不從心,我又不愿意把不理想的藝術形象帶給觀眾。所以我內心非常糾結,這出戲難道就不演了嗎?

  2014年,我做了一個讓大家匪夷所思的決定——啟用38歲以下青年演員排演《曹操與楊修》。復排《曹操與楊修》非一日之功,要打好基礎方能建起高樓。青年演員們用了近一年時間學習,從歷史背景到人物分析,從劇本解讀到角色塑造,做了很多準備。進入排練場后,我一字一句地示范,幾位青年演員也非常刻苦,在唱腔、念白的處理以及人物的理解、塑造上都有很大進步。

  傳承版的《曹操與楊修》在2015年5月與票友們正式見面,整出戲大的框架沒有動,我們做的只是不斷地將其打磨得更為精致、更為精彩“生戲要熟演,熟戲要生演”是我們梨園的一句老話,演出不能越演越“油”,一出戲無論演多少次,演員都要保持第一次演出時候的那股激情,才能保證在舞臺上演出的劇目久演不衰。

尚長榮與年輕演員們一起排練(資料圖)圖片來源:人民網

  記者:這對于演員來說是很高的要求,既要“熟演”,更要“生演”。在《曹操與楊修》問世的這三十年中,是怎樣的精神讓您一直保持著在舞臺上對自己的高要求?

  尚長榮:每一次演出,無論是多么熟悉的劇目,演員都應該當成自己是頭一回演,全身心地投入其中。有人覺得這很難做到,但只要你有追求,只要你肯去做,就一定能做到。

  其實無論是演出還是創作,都要有這種追求、這種精神。改革開放之后,我們創作條件好了,資金已經不再是問題,但優秀的作品不是靠金錢堆砌出來的,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說過,“文藝不能當市場的奴隸,不要沾滿了銅臭氣”,苦排、拼搏、求索的精神不能丟,社會責任感、社會擔當不能忘。三十年前我們在創排《曹操與楊修》時,兩袖清風,有的就是追求向上的積極態度,一種責任感、一種使命感。

  記者:《曹操與楊修》給我們留下了苦排、拼搏、求索的精神,不但要把經典作品傳承下去,更要將這種精神繼續發揚。

  尚長榮:因為當年這股精神永遠激勵著我們、鞭策著我們,所以我們沒有包袱,更不會驕傲自滿。我感覺戲曲的前景前途無量,是光明的,只要我們認真去做。

  這種精神其實也是一種責任感。以前我沒有教過戲,只是在舞臺上把戲演好而已。現在隨著年齡增長,越來越感覺到將經典作品傳承下去更是一種擔當。正是由于體會到了這種精神和責任感,在復排《曹操與楊修》的時候,我們整個團隊都保持著昂揚向上的氛圍,我仔細教,青年演員們認真學,最后給大家獻上了傳承版的《曹操與楊修》。

圖片來源:人民網

  記者:可以說,“尚長榮三部曲”《曹操與楊修》《廉吏于成龍》《貞觀盛事》,鼓舞了一代又一代觀眾。

  尚長榮:中國優秀的戲曲藝術都是勸人向善的,以前我們都是在聽書看戲中接受道德教化,也就是現在常說的“正能量”。老百姓愛看《廉吏于成龍》,這是一出相當感人的戲。我們每演一次,都會得到一次心靈的凈化,被主人公那顆正直的心所打動;在《貞觀盛事》里,魏征對李世民說:“為官之法,一清廉,二謹慎,三勤苦。微臣身為諫議大夫,又是陛下的鐘愛之臣,怎敢不清慎自律,以身作則?”這句臺詞只要一出來,就能引起老百姓鼓掌叫好。所以,要通過我們在舞臺上出神入化的表演,讓觀眾在欣賞好聽好看的劇目時,領悟我們的民族正氣。

  “不要認為傳統藝術和年輕人之間有隔閡”

  記者:今年是《曹操與楊修》與觀眾見面三十周年,您又對這出戲進行了創新——您主演的3D京劇電影《曹操與楊修》于8月31號在北京上映。為什么會有將京劇搬上電影銀幕的念頭?

  尚長榮:京劇在繼承上要避免僵化,3D全景聲電影就是時代發展的創新需要。我們戲曲是虛擬的、寫意的,而電影則與之相反,以寫實為主,二者看似對立,但如今在不斷打磨下,我們精彩的傳統京劇藝術和當代先進的電影技術得到了很好的結合。

  這樣的“混搭”產生了與平常京劇舞臺不同的藝術氛圍和藝術效果,也獲得了很好的反響,受到了許多年輕人的熱愛。有位網友說,自己陪同爺爺奶奶去看,結果他在看的時候比爺爺奶奶看得還認真。電影在一些網站上得到了很高的評分,這更增強了我們將優秀的戲曲劇目繼續創新的信心。我們希望通過電影讓更多的年輕人、也讓世界各地的朋友們認識京劇、喜愛京劇。

3D京劇電影《曹操與楊修》劇照 圖片來源:人民網

  記者:這次嘗試非常成功,給我們傳承傳統藝術帶來了嶄新的思路。您認為我們該如何在保持傳統藝術自身風格、個性和美學的前提下,將其深厚的文化底蘊與時代元素相結合,創作出更受當代觀眾喜愛的作品?

  尚長榮:首先要加強文化自信。沒有文化自信、不認可中華傳統文化藝術,談何發展與創新。以京劇為例,有了文化自信,我們就能更深層次地挖掘京劇的文化內涵,并在保持其自身藝術個性的基礎上,對其他劇種的優勢進行適當借鑒和汲取。可以說,文化自信讓我們在傳承與創新時有了主心骨。

  在創作過程中我們要扎根人民,要站在觀眾的立場上思考他們想看什么樣的戲,想看什么樣的傳統劇目。演傳統劇目不是“復古”,我們是藝術家,不是考古學家,我們是要用好聽、好看、感人的戲劇藝術形式給人們一種美的享受,把傳統劇目演精、演活、演出彩。縱觀京劇的發展史,就是一段去粗存精的發展史,要不斷順應時代、順應觀眾的審美需求。

  此外,不要認為傳統藝術和年輕人之間有隔閡,時下流行的元素很多,我個人從來不拒絕這些流行元素,適當地將一些現代元素吸收進來以激活京劇藝術,才能吸引當下青年,才能將京劇藝術真正融入這個時代。本著這樣的念頭,我們拍了3D京劇電影《曹操與楊修》,希望通過年輕人喜歡的方式,借助新技術,吸引更多觀眾去感受京劇的傳統藝術深層次的魅力。

  尚長榮題寫寄語:做有靈魂、有血性、有本事、有品德的中國戲曲人 圖片來源:人民網

  記者:從《曹操與楊修》到《廉吏于成龍》,再到《貞觀盛事》,您的三部曲可以說是京劇藝術發展的一個高峰。改革開放40年,您如何評價當下京劇的發展現狀?

  尚長榮:我認為當下京劇發展的形勢一片大好,特別是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講話之后。面對這樣的大好形勢,我們要更加努力,“擼起袖子加油干”。

  但在京劇的發展過程中我們要克服浮躁,提倡務實。我們不能流于表面,不能只顧外在,要不忘初心,回到京劇的根子上來——京劇的根就是戲,要潛下心來創作、編導、演出,保有求索的精神。比如《曹操與楊修》,盡管已經過去了三十年,但我們還要繼續將其打磨,不斷地聽取意見、改進不足,才能使它成為京劇歷史上經久不衰的佳作。

責任編輯: 段琳玉
【糾錯】
新時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