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巨變中堅守,傳承中創新
——吉林省戲曲劇院京劇團團長倪茂才談劇團成立60周年
發表時間: 2018-11-15來源: 人民日報

  《名家名段演唱會》《西廂記》《霍小玉》《望江亭》《鐵弓緣》《紅鬃烈馬》……皮黃悠揚,京韻鏗鏘,日前,“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吉林省戲曲劇院京劇團成立60周年”系列演出在長春上演,吉林省戲曲劇院京劇團連續7天推出精彩劇目,戲迷們大呼過癮。

  眼看著劇場座無虛席、觀眾反響熱烈,吉林省文聯副主席、戲曲劇院院長兼京劇團團長倪茂才深感欣慰,“在一代代京劇人的堅守和奉獻下,京劇團已經走過一個甲子,當前正在黨和國家的政策激勵下茁壯成長,未來可期。”

  吉林與京劇藝術有著不解之緣,吉林富商牛子厚創辦京劇科班“喜連成”,培養了梅蘭芳、馬連良、譚富英、裘盛戎、葉盛蘭、袁世海等一代京劇藝術大師。1958年,吉林省京劇團正式成立。60年來,毛世來、宋德珠、王玉蓉、徐楓、王鳳霞、倪茂才、王萍等一代代藝術家相繼涌現。60年來,劇團幾乎每年都能推出一臺新戲,從最初的《大英杰烈》《大破天門陣》,到《五把鑰匙》、大型神話京劇《火焰山》,再到《孫安動本》《牛子厚》《楊靖宇》,不僅屢屢獲國家大獎,更贏得了觀眾的不俗口碑……

  “劇團一路60年走來,成績豐碩有目共睹,不過也面臨過艱苦發展的時候。”倪茂才坦陳,“改革開放之初,文化娛樂方式趨于多元,傳統戲曲一時很不適應……”

  倪茂才1976年考入正定梆子劇團,那時候戲曲發展蓬勃,觀眾人山人海,常常一票難求,目睹此情此景,倪茂才暗暗下決心,“不管多苦多累,一定好好學戲”。1982年他考入河北藝校,“到了1986年我畢業的時候,就看見臺下的觀眾越來越少,京劇開始不景氣了。”1987年,吉林省內的9家京劇院因為觀眾數量銳減而解散,僅僅保留下了吉林省京劇團。

  “現在回過頭來看,文化娛樂的多元化,對傳統戲曲來講是大浪淘沙、磨礪蛻變的過程,客觀環境不可能一成不變、觀眾的熱情也不會一直不減,關鍵是如何順勢而為,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只有迎難而上、繼承創新,才能不斷發展進步,不負藝術、不負時代。”倪茂才說,“如果在挑戰面前灰心喪氣、止步不前,或者亂了陣腳、胡編亂造,放到哪個時代都難有大作為。不就是這么個道理嗎?”

  怎么拓展觀眾?出角兒、出好戲是基礎。這些年,劇團堅持讓演員下足功夫先繼承好傳統劇目,從《三打祝家莊》《楊門女將》《斬黃袍》等大戲的排演中領悟訣竅、提煉精華,“戲曲是程式化的藝術,一招一式都有其藝術規律在其中,如果沒有繼承就談創新、談發展,都是不合理不科學的。”倪茂才說,創新急不得,功夫也急不得,浮躁是藝術的大敵。細致積累下,京劇團還進行了多樣化的戲劇探索。現在劇團能演出傳統戲、現代戲,以及童話京劇《寒號鳥》、兒童故事劇《金童》等60部左右的大戲。

  改革開放浪潮下,吉林省京劇團也進行了大膽創新:1983年便把大型神話京劇《火焰山》搬上銀幕,當年即榮獲了全國優秀戲曲影片獎,發行28個國家和地區;2016年又將高派代表劇目《孫安動本》拍成了電影,廣受好評;如今,不少戲還會進行直播,圈粉無數……“如果京劇還只是盯著劇場里的幾百名觀眾,傳播力十分有限。搬上電影銀幕甚至搭載到互聯網平臺,其影響力就會倍增,便能帶動一批人走進劇場……”對此,劇團的老中青演員都一致點贊。

  劇團還把培養觀眾和培育苗子的重點“從娃娃抓起”,花費了很大的精力推動京劇進校園。“孩子們一化裝,美得不得了,很快就愛上了京劇。家長則看到了京劇中傳遞的仁義禮智信,鼓勵孩子們學習。”倪茂才說,“現在很多學校主動來劇團申請開設京劇班。更可喜的是,孩子們帶著家長進劇場看戲,原來走掉的觀眾又回來了!”

  人才是劇團發展的核心,而戲曲人才最重要的就是打好“童子功”,談起吉林省到如今都沒有戲曲中專班、大專班,倪茂才表示出了擔憂,“如今京劇團的人才也有斷檔的風險,對此必須高度重視。”

  “我們經常走出國門,常常贏得滿堂彩。1997年在日本演出《火焰山》52場,創匯30萬元。”倪茂才談道,“我們應該對自己的傳統文化保持自信,戲曲是蘊藏在中華民族基因里的,值得驕傲、值得傳承。”(記者 鄭海鷗)

責任編輯: 黨 建
【糾錯】
新時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