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81年前寄回絕情家書 女兒證實他是紅軍將領
發表時間: 2015-05-26來源: 重慶晚報

  

周美瞻展示父親周際可生前照片 張質 攝

張質 攝

    年輕父親拋下家人和兩名幼女遠赴上海,從此再未回家。他在給家人最后一封信中說:“有信無信,都請不必對我掛念。”此后,如同人間蒸發。

  父親去了哪里?他為何要拋下媽媽、妹妹和自己?父親離開時年僅一歲的周美瞻,長大后憑著父親留下的那封看起來有些絕情的家書,走遍大江南北,終于找到答案———父親的“狠心”,是為了更偉大的事業。

  周美瞻是原重慶鄉鎮企業局退休職工,目前住在江北區北濱路。她為重新“認識”的父親感到驕傲———紅十五軍的創建人之一,紅四方面軍政治部秘書長周際可;犧牲時僅29歲。

  一封看似絕情的家書

  “每次與家庭寫信,都把我思想擾亂得很復雜……你們也不必與我寫信來”

  周美瞻老人已85歲,至今仍完好地保存著這封81年前的信。這封信共有13頁,寫滿了密密麻麻的鋼筆字,字跡已變淺變暗,有些模糊了。周美瞻還在有些地方做了備注。信紙是淡黃色,主人還細心地在每頁信紙背后,重新貼了一層紙,加了雙保險便于保護。

  “我經常拿出來看,又怕翻壞了。”周美瞻輕撫著信說。這封信是父親寫給祖母的,寫信的時間是1930年3月15日,落款為“先哲”。周美瞻稱,這是父親的學名,周先哲,號際可。

  從母親口中周美瞻了解到,1928年夏,父親就離開家鄉直奔上海,改名周際可,進入國民黨左派創辦的大陸大學。當時,她只有一歲多,妹妹僅幾個月大。剛開始,周際可還常寫信回家,后來就越來越少了。“婆婆騙他說媽媽和叔叔生病了,他沒有回來;家人想盡辦法托人在上海找他,他仍避而不見。”

  這封來信有看似絕情的文字:“每次與家庭寫信,都把我思想擾亂得很復雜,請你們原諒我,以后我是很少與家庭寫信的,有信無信都請不必對我掛念,你們也不必與我寫信來,有書信往還,反令你們對我倍加懷念。”

  這是周際可留下的最后一封家書。

  為何拋妻棄子一去不回

  “我不是一個無感情的白癡和缺少理智盲動的青年,我有我的偉大事業……”

  在這封家書中,周際可還告訴家人:“我現在決定于日內同友人赴北京,再轉道滿洲,俟機經日本到歐洲再為深造。”

  在家鄉,關于周際可的傳聞多起來:有人說曾經在武漢見到過他,西裝革履坐在人力車上,叫他也不理;還有人說,他可能在從事共產黨地下工作。

  在那個白色恐怖的年代,叔叔怕連累家人,把父親的信件、書籍一把火燒掉,僅留下最后的一封信和照片,以及一張硯臺。后來數十年間,父親的歷史問題更像一座大山,如影隨形地影響著一家人的生活。母親張永芬一直過著寄人籬下的日子,活下去的唯一信念就是等著愛人歸來。哪怕在最黑暗的日子,母親都告誡女兒:“不要害怕,要相信你父親絕對是好人。”

  父親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他去了哪里?為何拋妻棄子?

  “在那段看似絕情的文字里,我看出了父親內心的掙扎。”周美瞻哽咽著說,父親在信中也流露出遠大的理想與激情:“請你們相信,我不是一個無感情的白癡和缺少理智盲動的青年,我有我的偉大事業……”

  他是紅十五軍創建人之一

  重慶解放后,周美瞻被選調到市委機關工作。她四處打聽父親的下落,通過組織部門給上海、武漢去函去電打聽,還在《解放日報》上刊登尋人啟事,一無所獲。

  轉機出現在1985年。1983年合川黨史征集座談會中,時任重慶市民盟秘書長兼顧問的陳彝蓀,談到他曾在上海由周際可介紹入黨。1985年春節,這個消息幾經輾轉,傳到周美瞻一位成都親友的耳中。

  周美瞻第二天就趕到陳老家中。老人向她證實:周際可1927年就成為共產黨員,“聽人說他當時是滬西地下黨負責人之一,他和互濟總會組織部長王弼于1929年10月發展我為中共地下黨員。際可是1930年或1931年受組織派遣去武漢,不久就犧牲了。”

  一年后,周美瞻找到上海市委黨史辦“互濟會”的回憶材料撰寫人,時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的鄭紹文。

  鄭紹文稱,周際可當時是上海大陸大學學生,發起組織反帝反封建的“曲線社”,這是滬西地下黨領導的最大的赤色群眾團體。1930年1月以后,他就再也沒有見過周際可。直到1935年他在南京國民黨監獄坐牢時,無意中發現一篇關于鄂豫皖蘇區的調查報告,在一張紅軍人員戰斗序列表中,有周際可的名字。

  事后,鄭紹文向紅四方面軍打聽到:周吉可(周際可參軍后改的名字),黨員,曾任紅十五軍政治部主任,紅四軍十師政治部主任,紅四方面軍政治部秘書長,1935年犧牲于川西。這是軍事科學院在紅軍《團以上烈士英名錄》的記載。在《中國工農紅軍史略》一書,周吉可被認定為紅十五軍的創建人之一。

  鄭紹文帶著周美瞻提供的照片開始四處求證。最終,開國上將王宏坤給予了證實。王宏坤曾任紅四方面軍第四軍軍長,與周吉可有密切的工作關系。據他回憶,1932年他在鄂豫皖紅四方面軍第十師任師長時,周吉可任師宣傳部長。進軍川陜后,1933年七八月間,周就調往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看到周際可的照片,王宏坤認定就是當年的戰友周吉可。聽說在第一次過草地時犧牲了。那年,周吉可年僅29歲。

  父親身份塵埃落定,周美瞻終于明白:父親拋妻離子,改換名字隱匿行蹤,都是為了黨和革命事業,也是為了保護家人不受國民黨反動派的迫害。

  今年是父親誕生105周年,周美瞻最想有關部門能出面修復父親在合川太和鎮的舊居,使其成為革命傳統教育基地。

  “絕情”家書(摘錄)

  請你們想想,我回到家里來,雖然是暫時可以給你們精神上相當安慰。但是,現在時代不同了,家庭經濟必然是一天天破碎,要想再過像二十年前父親在時經濟還沒崩潰前的快樂生活,是沒有辦法實現的。

  請你們相信,我不是一個無感情的白癡和缺少理智盲動的青年,我有我的偉大事業。

  二姐早就有讀書的要求,現在我深恨沒有滿足她高尚的志愿……女子與男子現在有什么不同,她是很可以繼承家庭的遺產的,二姐讀書與我們留學是有同等重要的意義的。

  每次與家庭寫信,都把我思想擾亂得很復雜,請你們原諒我,以后我是很少與家庭寫信的,有信無信都請不必對我掛念,你們也不必與我寫信來,有書信往還,反令你們對我倍加懷念。(記者 姜瑩 實習記者 弋靜 )  

責任編輯: 原 茵
【糾錯】
新時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