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時間:2019-07-03來源:蕪湖文明網
心中有詩,就沒有去不到的遠方
作者:林越

  “每一塊云都蘸滿深藍的水,每一穗麥子都掛著金色的太陽,露珠馱著陽光,在枝條間奔跑。……”最近,39歲的河南牧羊人李松山因為一段視頻引起了很多人的關注。視頻中,他說話時緊繃的表情和走路的樣子一度引起哄笑,但他用含糊不清的聲音讀出的詩句,卻句句都飽蘸著對生活的熱情。這個從小患病致殘,無奈輟學回家放羊的中年漢子,始終沒有放棄對文學的熱愛。在放羊間隙堅持寫詩,用一首首優美的詩篇把生活過成了令人稱道的遠方。

  聽著李松山一字一句讀詩的聲音,咀嚼著他在詩句里對人生道不盡的叩問,不禁讓我想起了另外一個人。他就是被貶到黃州時的蘇軾。這時候的他,窮得只能多睡覺、少吃飯,為了“砍斷”自己購物的手,把銅錢都吊在房梁上,要用時就用叉竿挑下來。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寫了《赤壁賦》《念奴嬌》,還有很多人喜歡的《記承天寺夜游》。 “何夜無月?何處無松柏?但少閑人如吾兩人耳。”面對生活的坎坷,蘇軾以豁達淡然報之,面對命運的殘酷,李松山用熱烈和執著回應。

  這就是詩的力量吧?這就是文學的力量吧?這就是五千年來,生生不息地流淌在我們這個民族血脈里的力量吧!小時候,我們在“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中第一次領悟“美”是什么,在“汗滴禾下土”中讀懂了“粒粒皆辛苦”的艱辛;長大后,我們在“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中見識到祖國河山的壯美,在“舉頭望明月”中第一次體會“故鄉”兩個字飽含的深情。我們開始明白人生的多姿多彩,既有“大江東去浪淘盡”的豪邁,也有“楊柳岸曉風殘月”的婉約,既有“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的一往直前,也有“縱有疾風起,人生不言棄”的百折不回。有人說,中國人學文學,其實是學做人。它為一個個不同的你和我,抹去了外在的、物質的差異,讓人與人、人與自然之間得到了自由而透徹的交流,更讓每個人的心靈得到升華,探尋到什么才是人生最終的意義。

  在當下,祖國日益繁榮昌盛,我們的物質生活越來越好,對精神生活的渴求也就不斷上漲。有人感慨日日在生活中奔波打滾,有人喟嘆詩和遠方究竟在何方。而這個時候,李松山告訴我們:“詩和遠方在腿腳能走到的地方,也在精神能夠抵達的地方。”我們為什么能對千里之外素不相識的一個牧羊人產生共鳴,為什么能在他質樸的詩句中讀懂生活的美好和熱烈,因為其實我們心中都有詩,這是五千年泱泱華夏文明為我們鐫刻進血脈的東西,是跨越千年、穿越萬年都能彼此相通的心意,是我們對愛、對美、對理想的共同追求。

  詩意的種子就在你我的心底,總有一天它會開出幽香的花。所以,不必彷徨,也不必喟嘆,心中有詩,就沒有去不到的遠方。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