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守望工程讓文物“活”起來 山西構建文物保護新機制
2017-06-13 09:07:00
 

  說起歷史遺存,山西的地位很獨特。目前,山西已登記的不可移動文物有5萬多處,而散落各地、未登記在冊的更難計其數。其中,最具特色的古建筑數量多達28027處,尤其是元代及以前的木結構建筑數量占全國75%以上。

  然而,由于地處偏僻,分布散亂,交通不便,這些古建筑正面臨著損毀、坍塌甚至滅失的危險。單靠傳統文物保護辦法顯然已不能適應新要求,亟需社會力量參與進來。在此背景下,山西“文明守望工程”拉開大幕,構建起文物保護新機制。

  一到下雨,運城市絳縣橫水鎮橫東村老人王旺德的心里總是七上八下——他是村里成湯廟的保護員,怕廟里的老房子受潮霉變。2004年,王旺德與9位村民成立了橫東村成湯廟文物保護管理所,開始了10多年的義務守護。

  與王旺德等齊心協力相比,史錦明近20年的孤身奮戰更顯豪邁。每天準時打開紀念館大門,打掃院落、擦抹展柜……作為太原高君宇故居紀念館唯一的工作人員,這些成為史錦明多年來每天的必修課。

  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文物保護中來,面對這股蓬勃的力量,山西省文物局積極探索建立政府主導、社會力量參與的文物保護新體制,部分市、縣政府也出臺了一些相關政策,對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工作加以鼓勵和引導。

  2010年10月,曲沃縣出臺《曲沃縣古建筑認領保護暫行辦法》,幾年來,多處古建筑被認領并得到了切實有效的保護。2015年,運城市芮城縣政府與萬科集團達成了五龍廟環境整治工程的“龍·計劃”,不僅救活五龍廟,更使它融入了當地百姓的生活之中。

  一邊是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利用的熱度不斷上升,一邊是相關制度的缺失。鑒于此,去年9月,山西省文物局公布了《山西省社會力量參與文物建筑保護利用暫行辦法》,打通了社會資金進入文物保護領域的渠道。

  今年3月,山西省又出臺了《山西省動員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利用“文明守望工程”實施方案》,成為我國省級政府首次制定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利用的具體實施方案。與此同時,《山西省社會力量參與古建筑保護利用條例》也正式列入今年地方立法規劃。

  翻開文明守望工程實施方案,最吸引眼球的是鼓勵社會力量認領認養文物建筑的“巨手擎”項目。遴選熱愛文物保護事業、經濟實力強、社會信譽高的申請者,簽訂認領認養協議,在不改變文物所有權的前提下,在一定年限內給予認領認養者使用權、經營權。目前,山西公布了首批252處可供社會力量參與選擇的文物建筑保護利用項目。

  “巨手擎”項目只是九大項目之一。“眾手搭”項目,努力營造全社會參與文物保護利用的良好氛圍;“妙手集”項目,推進社會力量參與博物館創設工作;“巧手創”項目,大力促進文化創意產品開發;“千手護”工程,推進社會力量參與文物日常養護和看護工作;“小手托”項目,培養青少年對文物保護的興趣和愛好;“順手幫”項目,充分發揮文物保護志愿者的作用;“聯手助”項目,促進被盜和流失文物的回歸;“攜手援”項目,旨在加強文物保護國際交流與合作。

  守望文明、保護文物是人人可及的公益事業。正如山西省副省長張復明所說,守衛文明家園,需要財政支持,需要公眾百姓關愛呵護,更需要社會力量援手相助。每個人都要從自己做起,先關照,不去損害文物;次關心,順手照顧文物;再關愛,出手保護文物。

  短評:守望文明人人可及 

  文物需要愛護,文化需要呵護,文明需要守護。守望文明、保護文物是人人參與的宏大工程,是人人可及的公益事業。山西省日前啟動“文明守望工程”,是對文物保護利用的有益探索。

  不去褻瀆、不去破壞,是守望;投以關愛的目光,去欣賞,去端詳,是守望;參與進來,出錢出力,也是守望。從身邊的一座祠堂、一爿古建筑做起,再擴大開來,最后會成為全社會的文明自覺行動;從一個人的力量到一群人的力量,終將凝聚成一個民族的力量。(光明日報 記者楊玨)

來源:山西文明網    責任編輯:劉 瑾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