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
發表時間:2016-05-18   來源:新華社

  新華社北京5月18日電

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

(2016年5月17日)

習近平

    5月17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主持召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并發表重要講話。新華社記者 丁林 攝 

視頻來源: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 

  今天,我們召開一個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參加的大多是我國哲學社會科學方面的專家學者,其中有德高望重的老專家,有成果豐碩的學術帶頭人,也有嶄露頭角的后起之秀,包括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的咨詢委員或首席專家、國家高端智庫代表,還有在校的博士生、碩士生、本科生,以及有關部門負責同志。首先,我向大家,向全國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致以誠摯的問候!

  黨的十八大以來,為加強和改進宣傳思想文化工作和理論研究工作,黨中央先后召開了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文藝工作座談會、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談會等會議,我在這些會議上作了講話。召開這些會議,目的是聽聽各方面意見,大家一起分析形勢、溝通思想、凝聚共識、謀劃未來。

  哲學社會科學是人們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重要工具,是推動歷史發展和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其發展水平反映了一個民族的思維能力、精神品格、文明素質,體現了一個國家的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力。一個國家的發展水平,既取決于自然科學發展水平,也取決于哲學社會科學發展水平。一個沒有發達的自然科學的國家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一個沒有繁榮的哲學社會科學的國家也不可能走在世界前列。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需要不斷在實踐和理論上進行探索、用發展著的理論指導發展著的實踐。在這個過程中,哲學社會科學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剛才,幾位同志講得很好,很多是真知灼見、肺腑之言,聽了很受啟發。下面,我就幾個問題講點意見,同大家交流討論。

  第一個問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必須高度重視哲學社會科學

  恩格斯說:“一個民族要想站在科學的最高峰,就一刻也不能沒有理論思維。”我們黨歷來高度重視哲學社會科學。革命戰爭年代,毛澤東同志就說過,必須“用社會科學來了解社會,改造社會,進行社會革命”。毛澤東同志就是一位偉大的哲學家、思想家、社會科學家,他撰寫的《矛盾論》、《實踐論》等哲學名篇至今仍具有重要指導意義,他的許多調查研究名篇對我國社會作出了鞭辟入里的分析,是社會科學的經典之作。進入改革開放歷史新時期,鄧小平同志指出:“科學當然包括社會科學。”“政治學、法學、社會學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我們過去多年忽視了,現在也需要趕快補課。”江澤民同志指出:“在認識和改造世界的過程中,哲學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同樣重要;培養高水平的哲學社會科學家,與培養高水平的自然科學家同樣重要;提高全民族的哲學社會科學素質,與提高全民族的自然科學素質同樣重要;任用好哲學社會科學人才并充分發揮他們的作用,與任用好自然科學人才并發揮他們的作用同樣重要。”胡錦濤同志說:“應對激烈的國際綜合國力競爭,在不斷增強我國的經濟實力的同時增強我國的文化創造力、民族凝聚力,增強中華文明的影響力,迫切需要哲學社會科學發展具有中國特色的學科體系和學術思想。”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繼續制定政策、采取措施,大力推動哲學社會科學發展。

  觀察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需要有一個寬廣的視角,需要放到世界和我國發展大歷史中去看。人類社會每一次重大躍進,人類文明每一次重大發展,都離不開哲學社會科學的知識變革和思想先導。從西方歷史看,古代希臘、古代羅馬時期,產生了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西塞羅等人的思想學說。文藝復興時期,產生了但丁、薄伽丘、達·芬奇、拉斐爾、哥白尼、布魯諾、伽利略、莎士比亞、托馬斯·莫爾、康帕內拉等一批文化和思想大家。他們中很多人是文藝巨匠,但他們的作品深刻反映了他們對社會構建的思想認識。英國資產階級革命、法國資產階級革命、美國獨立戰爭前后,產生了霍布斯、洛克、伏爾泰、孟德斯鳩、盧梭、狄德羅、愛爾維修、潘恩、杰弗遜、漢密爾頓等一大批資產階級思想家,形成了反映新興資產階級政治訴求的思想和觀點。馬克思主義的誕生是人類思想史上的一個偉大事件,而馬克思主義則批判吸收了康德、黑格爾、費爾巴哈等人的哲學思想,圣西門、傅立葉、歐文等人的空想社會主義思想,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等人的古典政治經濟學思想。可以說,沒有18、19世紀歐洲哲學社會科學的發展,就沒有馬克思主義形成和發展。20世紀以來,社會矛盾不斷激化,為緩和社會矛盾、修補制度弊端,西方各種各樣的學說都在開藥方,包括凱恩斯主義、新自由主義、新保守主義、民主社會主義、實用主義、存在主義、結構主義、后現代主義等,這些既是西方社會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也深刻影響著西方社會。

  中華文明歷史悠久,從先秦子學、兩漢經學、魏晉玄學,到隋唐佛學、儒釋道合流、宋明理學,經歷了數個學術思想繁榮時期。在漫漫歷史長河中,中華民族產生了儒、釋、道、墨、名、法、陰陽、農、雜、兵等各家學說,涌現了老子、孔子、莊子、孟子、荀子、韓非子、董仲舒、王充、何晏、王弼、韓愈、周敦頤、程顥、程頤、朱熹、陸九淵、王守仁、李贄、黃宗羲、顧炎武、王夫之、康有為、梁啟超、孫中山、魯迅等一大批思想大家,留下了浩如煙海的文化遺產。中國古代大量鴻篇巨制中包含著豐富的哲學社會科學內容、治國理政智慧,為古人認識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重要依據,也為中華文明提供了重要內容,為人類文明作出了重大貢獻。

  鴉片戰爭后,隨著列強入侵和國門被打開,我國逐步成為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西方思想文化和科學知識隨之涌入。自那以后,我們的國家和民族經歷了刻骨銘心的慘痛歷史,中華傳統思想文化經歷了劇烈變革的陣痛。為了尋求救亡圖存之策,林則徐、魏源、嚴復等人把眼光轉向西方,從“師夷長技以制夷”到“中體西用”,從洋務運動到新文化運動,西方哲學社會科學被翻譯介紹到我國,不少人開始用現代社會科學方法來研究我國社會問題,社會科學各學科在我國逐漸發展起來。

  特別是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克思列寧主義。陳獨秀、李大釗等人積極傳播馬克思主義,倡導運用馬克思主義改造中國社會。許多進步學者運用馬克思主義進行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在長期實踐探索中,產生了郭沫若、李達、艾思奇、翦伯贊、范文瀾、呂振羽、馬寅初、費孝通、錢鐘書等一大批名家大師,為我國當代哲學社會科學發展進行了開拓性努力。可以說,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是以馬克思主義進入我國為起點的,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逐步發展起來的。

  現在,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學科體系不斷健全,研究隊伍不斷壯大,研究水平和創新能力不斷提高,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取得豐碩成果。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堅持為人民服務、為社會主義服務方向和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方針,深入研究和回答我國發展和我們黨執政面臨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推出一大批重要學術成果,為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作出了重大貢獻。

  新形勢下,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地位更加重要、任務更加繁重。面對社會思想觀念和價值取向日趨活躍、主流和非主流同時并存、社會思潮紛紜激蕩的新形勢,如何鞏固馬克思主義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指導地位,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鞏固全黨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奮斗的共同思想基礎,迫切需要哲學社會科學更好發揮作用。面對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國際發展環境深刻變化的新形勢,如何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如何更好保障和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公平正義,迫切需要哲學社會科學更好發揮作用。面對改革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各種深層次矛盾和問題不斷呈現、各類風險和挑戰不斷增多的新形勢,如何提高改革決策水平、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迫切需要哲學社會科學更好發揮作用。面對世界范圍內各種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鋒的新形勢,如何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增強文化軟實力、提高我國在國際上的話語權,迫切需要哲學社會科學更好發揮作用。面對全面從嚴治黨進入重要階段、黨面臨的風險和考驗集中顯現的新形勢,如何不斷提高黨的領導水平和執政水平、增強拒腐防變和抵御風險能力,使黨始終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迫切需要哲學社會科學更好發揮作用。總之,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我國哲學社會科學可以也應該大有作為。

  面對新形勢新要求,我國哲學社會科學領域還存在一些亟待解決的問題。比如,哲學社會科學發展戰略還不十分明確,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建設水平總體不高,學術原創能力還不強;哲學社會科學訓練培養教育體系不健全,學術評價體系不夠科學,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還不完善;人才隊伍總體素質亟待提高,學風方面問題還比較突出,等等。總的看,我國哲學社會科學還處于有數量缺質量、有專家缺大師的狀況,作用沒有充分發揮出來。改變這個狀況,需要廣大哲學社會科學工作者加倍努力,不斷在解決影響我國哲學社會科學發展的突出問題上取得明顯進展。

責任編輯:王鈺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