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小藥箱:40年前成為村醫標配 40年后見證執著堅守
發表時間:2018-12-13來源:中國文明網

  聽診器、體溫計、血壓計,青霉素、土霉素、甘草片,幾件簡單的器械加藥品,就是藥箱的全部家當。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這樣的藥箱不僅是“赤腳醫生”的標配,也是農民群眾看病就醫的主要依賴。如今,藥箱依然是鄉村醫生的標配,只不過藥箱里裝的醫療器械要比過去先進許多。從過去小藥箱簡單的配置到如今的先進醫療設備,小小的藥箱見證著鄉村醫療衛生事業的變遷和發展。我家40年的故事,就要從一個小藥箱說起……

  講述人:谷清明,男,52歲,診所主治醫生;

  記錄人:谷媛媛,女,講述人之女,基層行政機關工作人員。

  我出生在內蒙古烏審旗一個名叫納林河的村子,出生后身子一直很弱,隔三差五地生病,愛子心切的父母帶著我輾轉各地求醫問藥,漫漫求醫路讓我們這個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窘迫。捉襟見肘的日子急速消磨著父親的意志,讓他本就蒼老的臉上蒙上厚厚的惆悵。

  直到有一天,父親的一句話改變了我的整個人生。記得那是一天晚飯后,父親盤腿坐在炕上,抽著自己卷的紙煙,煙霧中父親看向我,堅定地對我說“兒子,求人不如求己。你去學醫吧,自己當了醫生,就再也不用找別人看病了。”也是父親的這句話,讓我踏上了治病救人這條神圣又艱辛的路。

  1983年,鄉醫院招收學徒,父親聽說后,當即把我送了過去,開始了我的學醫之路。這期間,我學到了不少醫學知識。1990年,我又跟隨我們當地的馬醫生學醫,算是正式開啟了我作為鄉村醫生的旅程。1992年,在家人的支持下,我到北京的醫學院進行了更加系統、更加專業的醫科學習。

講述人使用過的第一個藥箱。圖片由講述人提供

  1995年我回到家鄉,辦起了一家診所,診所里的設備和藥品非常有限,陪伴我出診的就是一個小藥箱。小藥箱的鎖扣旁印著“為人民服務”,里面是簡單的隔層,上層裝針管,下層裝藥品,藥品也只是常用的土霉素、四環素等,醫療設備除了一個聽診器,就是我的“寶貝”針灸包。針灸治療是我國中醫傳統的醫療技術,它不僅可以治病,還可以通經活絡。就這樣,“放下藥箱下地,背起藥箱出診”成了我的日常狀態。通過自己的努力學習,我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醫學技能得到不斷提升。因為看病方便、便宜,我的診所深得村民信任,三里五村的人都找我看病。

  2006年,為了方便出診,我借錢買了人生第一輛坐騎——“大洋牌”125摩托車,騎行在鄉間的小道上,小藥箱的“咣當”聲加“嗡嗡”摩托車聲成了我獨有的標志。不論刮風下雨,不論夜間凌晨,只要村民在門外喊一聲“谷大夫”,我便第一時間背著上小藥箱出診,從不收取出診費。而且我一直堅持一項原則,大家來看病,能吃藥的不打針、能打針的不輸液。村民們賺錢不容易,要讓村民少花錢、看好病。病患盡快康復就是我最大的快樂!

講述人診所里的現代化熬藥機。圖片來源:講述人提供

  前幾年,為了方便大家看病,我也把我的診所搬到了旗里,同時也對醫療設備進行了更新換代,配備了許多現代化、智能化的設備,血氣分析儀、四維彩超、螺旋CT等先進醫療設備一應俱全,連熬藥都實現了自動化。

  改革開放40年來,人們生活富裕了,健康意識也提高了,人們更愿意選擇來診所或者去更大的醫院看病。我出診的次數越來越少,我的藥箱也就“退休”了。隨著國家醫療事業改革的深入,縣一級醫療衛生事業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鄉村醫療事業的不斷發展讓百姓看病不再難、不再遠、不再貴,人民群眾健康得到進一步保障,有了更多的幸福感、獲得感。我的小藥箱雖然閑置了,我卻舍不得扔掉它,我把它擦拭得干干凈凈,放置在診所顯眼的位置,因為它不僅見證了我35年來從醫路上的風風雨雨,也寄托著我最初懸壺濟世、治病救人的夢想,更承載著無數患者對生命和健康的希望。

  記錄人的話

  曾經,這樣的小藥箱在偏遠的農村地區就是一所醫院,承載著無數父老鄉親的健康夢想,而父親就是那個守護鄉親們健康夢想的人。我家這個日漸老舊的藥箱,見證了父親歷經風雨的青春歲月和家鄉醫療條件的可喜變化。還有無數像父親一樣堅守在基層一線的衛生工作者,正是他們,為祖國的醫療衛生事業不斷發展貢獻了不可磨滅的力量!(鄂爾多斯文明網供稿)

責任編輯:張 殊凡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