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糧票:40年前買糧 40年后珍藏
發表時間:2018-12-29來源:中國文明網

  40年前,國家發展剛剛起步,物資比較短缺,所有東西都憑票供應。買米要糧票,吃糖要糖票,吸煙要煙票,喝酒要酒票,就買火柴,也要火柴票。糧票自然是所有票里最重要,因為它關乎吃飯問題,有了它才可以填飽肚子。我家40年的故事,就要從一張糧票說起。

  講述人:楊皋,男,81歲,退休職工;

  記錄人:劉運飛,男,47歲,事業單位工作人員,講述人的二女婿。

  上個世紀70年代,我們縣城只有一家飯店,名叫國營飯店。店里的包子最是好吃的,包包子的大嫂練就了一雙巧手,包的包子皮薄餡多。一籠熱氣騰騰的包子出鍋,面皮又薄又透,趁著熱乎勁一口下去,橙紅的辣椒油伴著濃香的湯汁融化在口中,那叫一個香。雖然1個包子才賣1兩糧票加5分錢,但舍得去吃的人卻寥寥無幾。花錢是一方面,主要買包子還需要糧票。那時的糧票都是按人頭供應,我家7口人,每月只有72斤糧,常常吃不到月半就光了,哪里還舍得花糧票去買包子。

  每個月最頭痛的事莫過于買糧。全縣的糧食供應都在縣糧食局,無論天晴下雨,還是酷暑嚴寒,糧食局門外排隊買糧的人總是絡繹不絕。我家孩子多,每次要排隊都是幾個娃輪流換班,有時一排就是一整天。冬天天氣冷,孩子們在寒風中瑟瑟發抖。有時碰上下雨,孩子頭發和褲子都淋得濕透。孩子們都覺得排隊是苦件差事,總是大的推小的,小的推幼的。買完糧食后,工作人員就會在糧本里撕走相應額度的糧票。每次買完糧,看到工作人員“瀟灑一撕”,我心里就想:哎,糧票要是能多供應點就好了。

講述人家里珍藏的糧票。圖片為講述人提供

  糧食局主要有三種糧供應:大米、包谷和面粉。大米是最受人們歡迎的,最先賣空。可誰家買回去也不蒸上一鍋純白米飯,都得墊上大半鍋紅薯或南瓜,上面只淺淺地鋪上一層大米,俗話說“瓜菜半年糧”,目的是為了抗餓。

  為了改善家里的飲食結構,妻子也是想著法兒做些“新鮮飯”。所有飯里數“面面干飯”最受一家老小的歡迎。妻子先將苞谷(玉米)用石磨碾成米粒大小,再用冷水泡發2-3小時,開水煮到八成熟,撈起濾干。摻上大米,攪拌均勻,上鍋蒸熟。有時若鍋里放點油,加點蔥花姜末,爆香炒制,出鍋時別提多香了。

  1985年開始,國家取消了農產品統購統銷制度,這一舉措極大激發了農民生產的積極性,“米袋子”“菜籃子”逐漸豐盛起來。到了1992年,國家取消了計劃供應糧,實行議價供應,糧票也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如今,從箱子里找出塵封已久的糧本和糧票,讓人倍感親切,回想起那段崢嶸歲月,感慨瞬間涌上心頭。40年過去了,市場繁榮了,經濟振興了,國家富強了。如今,想買什么都買得到。晚輩在外地工作,前不久,給我買了一些小吃寄給我,說是網上買的。有武漢的“周黑鴨”、孝感的麻糖、新疆的大棗、天津的大麻花、北京的綠豆糕,家里擺列得就像一個副食店。雖然我牙齒掉了,胃口也差了,可一小塊零食嚼在嘴里,心里是滿滿的幸福感。

  每次孩子們回家,都囑咐我要多吃綠色食品:肉要吃土豬肉、雞要吃土雞、蛋要土雞蛋,連吃菜都要吃農家肥種植的。我們可真是趕上了好時代啊,過上了衣食無憂的日子。可珍惜糧食的習慣我一直沒有改變,有時桌上掉了米飯,我會撿起來吃。孩子們總說“不講衛生”,但我心里總覺得“粒粒皆辛苦”,如今生活富裕了,可每一粒糧食都不能浪費。

  【記錄人的話】

  父親是從苦日子過來的人,吃不飽、穿不暖的問題困擾了他大半生。如今條件好了,有吃有穿了,但父親老了,母親也于去年離開了我們。這些糧票是父母節儉生活的見證,也是邁向新生活的開端。雖然家里的日子逐漸紅火,但我們家仍然保持著勤儉節約的家風。有時我也會讓女兒看看這些糧票,給她講姥姥姥爺過去的故事,讓她要學會感恩,要將這段歲月銘記心中。(十堰文明網供稿)

責任編輯:張 殊凡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