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盤石磨:40年前悠悠轉 40年后回憶長
發表時間:2018-11-20來源:中國文明網

  上世紀70年代以前,農村沒有機械打面機,祖祖輩輩都是靠“驢拉磨”。那時候,幾乎家家都有一盤石磨,生活就在石磨的一圈又一圈里走過四季。我家40年的故事,要從一盤圓圓的、笨重的石磨說起……

  講述人:宛希倫,男,75歲,農民;

  記錄人:陳茜,女,27歲,公務員,講述人的外孫女。  

  這盤石磨是我爺爺傳下來的,傳到我手里,是第三代了。當時,家里最重要的物件就是這盤石磨,上世紀70年代,這石磨在我家可是立下了汗馬功勞。每天晚上,兩個女兒和我的啞巴兄弟就會輪著推磨,磨玉米面、苞谷磣、紅薯干……全家人的口糧都靠它。一口好磨需要常常鏨,時間長了磨牙會鈍,就要請石匠來家里鏨磨。老石匠一手握著錘,一手握著鏨,在磨上一錘一鏨地使勁兒刻,只需半日功夫,石磨就又長出“新齒”,又快又好用。這盤石磨在我小時候特別厚,傳到我手里時就只有三尺厚了,如今這石磨只有一掌高了。

講述人老家那口傳了三代人的石磨。圖片為講述人提供。

  孩子們最喜歡的就是磨豆腐了,在上世紀80年代,豆腐還是稀罕物。磨豆腐的前一天,妻子會將精挑細選的豆子用水浸泡,第二天一大早先將磨盤清洗干凈,端放在磨架上,然后一勺一勺往磨眼里添黃豆。我和啞巴兄弟推磨,兩扇磨盤疊合在一起,圍繞著磨臍,一圈一圈、一次又一次的輪回中,乳白色的豆汁順著磨盤緩緩流出。黃豆磨成漿后,妻子先用紗布把豆渣濾掉,然后將漿水倒入大鐵鍋中用柴火煮沸,再用手輕沾石膏水,蜻蜓點水般在豆漿中點化開。這個石膏水是個“有手法”的關鍵活,點多了不行,點少了也不行,要恰到好處。隨后,豆漿便緩緩開出花。這時,站在灶邊的孩子們是最開心的,妻子先給每個孩子盛一海碗豆腐腦,每碗加上一勺白糖,孩子們個個吃得喜笑顏開。隨后,妻子在面篩里鋪上細紗布,把煮好的豆花倒進去,用木板蓋好壓實,再壓上大石頭,三四個小時后,豆腐便成了。之后每一餐,煎炒炸煮,豆腐成了餐桌佳肴,孩子們像過年吃肉一樣高興。

  1992年,我拿出全部的積蓄,購置了打米機、打面機和豆腐機,辦起了村里第一家米面加工廠。四鄰的鄉親們都到我這里來打米磨面,轟隆隆機器一響,雪白的面粉、金黃的玉米面、白嫩的豆漿傾流而出。因為有了加工廠,村里好多人家里的石磨就慢慢擱置一邊,大家從祖祖輩輩留下的石磨上解放了出來。只有孩子們過年回來,妻子才會將石磨刷洗干凈,為他們煮一碗熱氣騰騰的手磨“懶豆腐”(我們當地一種食物),看著孩子們吃得高興,我們也就沒把石磨請出灶房。

  2000年,家家戶戶日子都好了起來,沒人愿意再自己做豆腐了,都喜歡買現成的,來加工廠磨面打豆漿的人也越來越少,我就和妻子商量把加工廠轉讓了,我也就光榮退休了。不過那盤石磨我可沒舍得扔,一直放在院子里,成了我家小小的風景。每每看到它,都讓我想起以前的日子,回憶里,有酸苦也有甘甜。

  如今,改革開放已走過40個年頭,我們農民的生活條件也越來越好,豆漿機、破壁機、烤箱、微波爐……各種現代化的機器走進了我們的生活。只要愿意,隨時都能吃上一碗熱騰騰的豆腐腦,隨地都能買幾個香噴噴的白面饅頭,但是轉動的石磨已成為生活的剪影,永遠定格在我的心中。

  【記錄人的話】

  石磨如今早已退出了歷史舞臺,它的遠去結束了那個年代的艱辛、無奈和沉重,留下了老百姓為了美好生活奮力打拼的信念。前幾年,外婆因為生病離開了我們。外公說,有時候腦海里時常會浮現出外婆喂豆子自己推磨的場景,耳畔還有石磨吱呀吱呀轉動的聲音,還會想念那一鍋熱氣騰騰香氣四溢的豆腐。我知道,外公是想念外婆了。(十堰文明網供稿)

責任編輯:張 殊凡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1. 字號加大
  2. 字號減小
  3. 打印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