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圖片20181119092317.png
王淑芳
一片真心向北斗
  28歲擔任北斗設計師,她是兩代北斗系統建設方案的論證者;
  32歲擔任主任設計師,她是4項國家軍用標準的執筆者;
  35歲投身北斗推廣,她誓做新時代交通強國建設的奮斗者。
  追星北斗,圓夢交通。
  本期對話全國三八紅旗手標兵、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導航中心副主任 王淑芳 。
  • 視頻
  • 文字摘編
  • 現場圖片

  記  者:您是參與北斗衛星系統建設的第一代大學生。一個什么樣的機遇或者環境讓您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北斗?

  王淑芳:當時北斗(衛星系統)在籌備,籌備組到北航去招生,我積極報名了,覺得有一種新鮮感,這是一種挑戰。

  記  者:那您當時聽說過北斗,了解北斗嗎?

  王淑芳:一點都不了解。那時他們有一場宣講會,我當時聽得熱血沸騰。

  記  者:您還記得是哪句話讓您沸騰了嗎?

  王淑芳:就是這個項目是世界第三、國內空白。中國沒有,而你學的知識恰巧能用上。

  記  者:之后您就毅然決然地加入到北斗團隊中了,是嗎?

  王淑芳:還是有猶豫的,因為我們家挺窮的,學費都是借的,我給家里寫了封信,但在寫信的過程中已堅定了信心。我想,可能這一輩子有很多機會掙錢,但參與國家一個大工程這樣的機會并不是人人都有,個人發展應該是離不開時代的發展,身處時代大潮,只有潮起時自己才能跟著走。

  記  者:就是再給您一次機會,您依然還是這種選擇?

  王淑芳:依然會這樣選擇。

  記  者:現在提到北斗,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些,但我們仍很困惑,北斗到底在哪兒?

  王淑芳:現在,人們幾乎都離不開手機。其實,國產手機大部分都裝有北斗的芯片。我們所使用的導航可能就是北斗提供的技術。

  記  者:所以北斗每天都在伴隨著我們。今天我們也準備了兩個小道具,聽說這都跟北斗的應用有關。

王淑芳展示北斗搜救型手機。來源:訪談視頻截圖

  王淑芳:這個叫北斗搜救型手機,個兒很大,其實不做“三防”的話也沒這么大。一代(北斗)開始的時候,這么大個兒,十幾斤重。我們做實驗,都是拉著、背著,現在北斗也隨著改革開放發生了很大變化。

圖為王淑芳在北斗用戶機研發時期的工作照。圖片由嘉賓提供

  記  者:剛接觸這個領域的時候,與您想象中有差距嗎?

  王淑芳:差距非常大。一說到當科學家,做航天,做科研,大家會覺得非常高大上。但我參與北斗(科研工作)的時候,連個固定辦公室都沒有,到處借辦公室。開始是在一個招待所,辦公桌都沒有,后來條件再好一點,在招待所有一個特別小的小間,里面坐4個人,沒有空調,只有一個大頭扇。所以,基礎科研不是一天兩天甚至一代人能夠見效的。

  記  者:一直支撐您的動力是什么?

  王淑芳:我覺得有兩個。第一,信心。美國有GPS,俄羅斯有GLONASS,我相信中國人也具備這樣的能力。第二,奉獻。基礎科研需要有奉獻精神的人,所以,我愿意做這樣的人。

  記  者:在這種(初期)高輻射的環境中,對您個人有什么影響?

  王淑芳:我女兒現在剛上初一,我好多同學的孩子都上大學了,就是因為當時怕輻射不敢要孩子。當年我們在做北斗實驗時,一位女同事懷了雙胞胎,我們都特別欣喜,她卻嚇得直哭,為什么?怕寶寶畸形。她頂著巨大壓力,生下兩個寶寶。我現在欣慰地告訴大家,是一對非常健康的男孩。

  記  者: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今年,在兩院院士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我相信您對這句話也有自己的深刻理解。

  王淑芳:是的。就我自己而言,最初,北斗并沒有對外大力宣傳。按常理,好不容易村里飛出個“金鳳凰”,可能爸媽都巴不得到處宣揚,但我沒跟家人說,他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他們(不理解)甚至覺得有點丟人,認為閨女本來上了那么好的大學,現在到底在干啥也不方便去說。

  記  者:您也沒有跟他們解釋過?

  王淑芳:不便解釋太多。更多的就是告訴他們我很好。我畢業三年媽媽就走了。1998年,北斗在星地聯調,是上衛星前的最后一次調試。回到家,知道媽媽沒了,我就請了兩天假,很多人都不太理解,說你們至于忙成那樣嗎?那會兒,北斗人太少了。放衛星的地方就是衛星軌道,其實跟地面停車場特別像,要先到先得,我們當時在跟其他國家爭一個軌道的位置。現在想想,當年若不是搶占先機,去爭取一些國際的頻率資源和軌道資源,現在,可能再有錢也不一定有中國的北斗。

  忠孝難兩全,在第一次央視報道我的事跡時,我70歲的大姐哭著給我打電話說,如果爸媽在該有多好。我當時眼淚直流,我相信父母在天上一定能看到今天的北斗,因為北斗也在天上閃亮。

  記  者:我們了解到,2007年您到了交通部工作。

  王淑芳:對,從科研崗位轉到了北斗的應用行業。北斗科研是很高深的,到交通行業,主要是行業應用。所以那會兒我自嘲:“完了,我又從天上落地下了。”

  記  者:據了解,您曾經到一個地方做宣講,結束后,臺下觀眾要提問,他們邊舉手邊喊:“北斗、北斗,等一下。”是嗎?當時您在臺上聽到這樣的稱呼,心里生氣嗎?

  王淑芳:不生氣,反而很自豪,我成北斗“代言人”了。

  記  者:現在您到了交通部,更重要的是做北斗的推廣?

  王淑芳:推廣北斗的過程非常難,總出差、到處跑。

  記  者:聽說您在出差路途中寫過一首詩,非常美,“踏朝霞,迎風雪;城際如梭,高鐵山間過。野鳥銜枝蓄冬巢,遲暮中年,無暇時光錯。”當時什么情況下寫的這首詩?

  王淑芳:這是我當天往返山西太原。當時車在山間走時,看見一棵棵樹呼嘯而過,我覺得自己像一只鳥,鳥兒在蓄冬巢,我在干什么?我在做自己的事業。突然有種感慨,做北斗這么多年,一晃二十幾年過去了,所以說遲暮中年,無暇時光錯,必須抓緊時間做事。

王淑芳工作室成立。圖片由嘉賓提供

  記  者:這張圖片記錄的又是一個激動人心的瞬間了。您給我們講講工作室的揭牌儀式是什么時候舉行的?

  王淑芳:2017年5月4日。

  記  者:為什么選在青年節?

  王淑芳:因為我的工作室以青年為主,您知道做IT的,基本都是青年人,我的工作室成員平均年齡32歲。

  記  者:這么年輕。工作室成立的初衷是什么?

  王淑芳:我是這樣想的,一個人力量必定有限,一定要有一個團隊,所以當時就想成立一個工作室。我們這個工作室每年承擔至少一項到幾項的民生實事任務。比如,2016年,我們在重點應用車輛上裝了北斗衛星導航,重點應用車輛就是易出事的大貨車、易發生群死群傷事故的大客車、易產生次生災害的載有危險品的車。那一年較2011年,10人以上重特大事故死亡率同比下降60.9%,這件事我印象深刻。

  記  者:下降這么多!

  王淑芳:工作室成立的初衷,首先是一種精神傳承,其次是讓更多的團隊走向民生,為行業服務,為百姓服務。

  記  者: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這40年間,交通運輸行業也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為交通人,您有什么感受?

  王淑芳:非常自豪!這40年,中國交通領域有很多世界第一,城市地鐵里程世界第一、高速公路里程世界第一、高鐵里程世界第一,我們都由衷地自豪。同時,交通領域正插上科技的翅膀迅猛前進。北斗進交通,就是為交通插上科技的翅膀。

  記  者:與您聊天的過程,也是感受榜樣力量的過程。我們需要更多像您這樣的人,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落細落小落實的過程中,奉獻自己的力量,謝謝您!

  (記者:范曼瑜 攝像:劉鯤鵬 林和 攝影:段琳玉 編導/剪輯:高晟寒 趙洋 責任編輯:張慧磊 監制:劉鯤鵬)

  • 王淑芳向記者介紹王淑芳工作室。中國文明網 段琳玉 攝
  • 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導航中心副主任王淑芳正在接受中國文明網記者采訪。中國文明網 段琳玉 攝
  • 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導航中心副主任王淑芳正在錄制《40人對話40年》欄目。中國文明網 段琳玉 攝
中國文明網出品
QQ圖片20181119092317.png
王淑芳
一片真心向北斗
王淑芳:一片真心向北斗

  記  者:您是參與北斗衛星系統建設的第一代大學生。一個什么樣的機遇或者環境讓您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北斗?

  王淑芳:當時北斗(衛星系統)在籌備,籌備組到北航去招生,我積極報名了,覺得有一種新鮮感,這是一種挑戰。

  記  者:那您當時聽說過北斗,了解北斗嗎?

  王淑芳:一點都不了解。那時他們有一場宣講會,我當時聽得熱血沸騰。

  記  者:您還記得是哪句話讓您沸騰了嗎?

  王淑芳:就是這個項目是世界第三、國內空白。中國沒有,而你學的知識恰巧能用上。

  記  者:之后您就毅然決然地加入到北斗團隊中了,是嗎?

  王淑芳:還是有猶豫的,因為我們家挺窮的,學費都是借的,我給家里寫了封信,但在寫信的過程中已堅定了信心。我想,可能這一輩子有很多機會掙錢,但參與國家一個大工程這樣的機會并不是人人都有,個人發展應該是離不開時代的發展,身處時代大潮,只有潮起時自己才能跟著走。

  記  者:就是再給您一次機會,您依然還是這種選擇?

  王淑芳:依然會這樣選擇。

  記  者:現在提到北斗,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些,但我們仍很困惑,北斗到底在哪兒?

  王淑芳:現在,人們幾乎都離不開手機。其實,國產手機大部分都裝有北斗的芯片。我們所使用的導航可能就是北斗提供的技術。

  記  者:所以北斗每天都在伴隨著我們。今天我們也準備了兩個小道具,聽說這都跟北斗的應用有關。

王淑芳展示北斗搜救型手機。來源:訪談視頻截圖

  王淑芳:這個叫北斗搜救型手機,個兒很大,其實不做“三防”的話也沒這么大。一代(北斗)開始的時候,這么大個兒,十幾斤重。我們做實驗,都是拉著、背著,現在北斗也隨著改革開放發生了很大變化。

圖為王淑芳在北斗用戶機研發時期的工作照。圖片由嘉賓提供

  記  者:剛接觸這個領域的時候,與您想象中有差距嗎?

  王淑芳:差距非常大。一說到當科學家,做航天,做科研,大家會覺得非常高大上。但我參與北斗(科研工作)的時候,連個固定辦公室都沒有,到處借辦公室。開始是在一個招待所,辦公桌都沒有,后來條件再好一點,在招待所有一個特別小的小間,里面坐4個人,沒有空調,只有一個大頭扇。所以,基礎科研不是一天兩天甚至一代人能夠見效的。

  記  者:一直支撐您的動力是什么?

  王淑芳:我覺得有兩個。第一,信心。美國有GPS,俄羅斯有GLONASS,我相信中國人也具備這樣的能力。第二,奉獻。基礎科研需要有奉獻精神的人,所以,我愿意做這樣的人。

  記  者:在這種(初期)高輻射的環境中,對您個人有什么影響?

  王淑芳:我女兒現在剛上初一,我好多同學的孩子都上大學了,就是因為當時怕輻射不敢要孩子。當年我們在做北斗實驗時,一位女同事懷了雙胞胎,我們都特別欣喜,她卻嚇得直哭,為什么?怕寶寶畸形。她頂著巨大壓力,生下兩個寶寶。我現在欣慰地告訴大家,是一對非常健康的男孩。

  記  者: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今年,在兩院院士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我相信您對這句話也有自己的深刻理解。

  王淑芳:是的。就我自己而言,最初,北斗并沒有對外大力宣傳。按常理,好不容易村里飛出個“金鳳凰”,可能爸媽都巴不得到處宣揚,但我沒跟家人說,他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他們(不理解)甚至覺得有點丟人,認為閨女本來上了那么好的大學,現在到底在干啥也不方便去說。

  記  者:您也沒有跟他們解釋過?

  王淑芳:不便解釋太多。更多的就是告訴他們我很好。我畢業三年媽媽就走了。1998年,北斗在星地聯調,是上衛星前的最后一次調試。回到家,知道媽媽沒了,我就請了兩天假,很多人都不太理解,說你們至于忙成那樣嗎?那會兒,北斗人太少了。放衛星的地方就是衛星軌道,其實跟地面停車場特別像,要先到先得,我們當時在跟其他國家爭一個軌道的位置。現在想想,當年若不是搶占先機,去爭取一些國際的頻率資源和軌道資源,現在,可能再有錢也不一定有中國的北斗。

  忠孝難兩全,在第一次央視報道我的事跡時,我70歲的大姐哭著給我打電話說,如果爸媽在該有多好。我當時眼淚直流,我相信父母在天上一定能看到今天的北斗,因為北斗也在天上閃亮。

  記  者:我們了解到,2007年您到了交通部工作。

  王淑芳:對,從科研崗位轉到了北斗的應用行業。北斗科研是很高深的,到交通行業,主要是行業應用。所以那會兒我自嘲:“完了,我又從天上落地下了。”

  記  者:據了解,您曾經到一個地方做宣講,結束后,臺下觀眾要提問,他們邊舉手邊喊:“北斗、北斗,等一下。”是嗎?當時您在臺上聽到這樣的稱呼,心里生氣嗎?

  王淑芳:不生氣,反而很自豪,我成北斗“代言人”了。

  記  者:現在您到了交通部,更重要的是做北斗的推廣?

  王淑芳:推廣北斗的過程非常難,總出差、到處跑。

  記  者:聽說您在出差路途中寫過一首詩,非常美,“踏朝霞,迎風雪;城際如梭,高鐵山間過。野鳥銜枝蓄冬巢,遲暮中年,無暇時光錯。”當時什么情況下寫的這首詩?

  王淑芳:這是我當天往返山西太原。當時車在山間走時,看見一棵棵樹呼嘯而過,我覺得自己像一只鳥,鳥兒在蓄冬巢,我在干什么?我在做自己的事業。突然有種感慨,做北斗這么多年,一晃二十幾年過去了,所以說遲暮中年,無暇時光錯,必須抓緊時間做事。

王淑芳工作室成立。圖片由嘉賓提供

  記  者:這張圖片記錄的又是一個激動人心的瞬間了。您給我們講講工作室的揭牌儀式是什么時候舉行的?

  王淑芳:2017年5月4日。

  記  者:為什么選在青年節?

  王淑芳:因為我的工作室以青年為主,您知道做IT的,基本都是青年人,我的工作室成員平均年齡32歲。

  記  者:這么年輕。工作室成立的初衷是什么?

  王淑芳:我是這樣想的,一個人力量必定有限,一定要有一個團隊,所以當時就想成立一個工作室。我們這個工作室每年承擔至少一項到幾項的民生實事任務。比如,2016年,我們在重點應用車輛上裝了北斗衛星導航,重點應用車輛就是易出事的大貨車、易發生群死群傷事故的大客車、易產生次生災害的載有危險品的車。那一年較2011年,10人以上重特大事故死亡率同比下降60.9%,這件事我印象深刻。

  記  者:下降這么多!

  王淑芳:工作室成立的初衷,首先是一種精神傳承,其次是讓更多的團隊走向民生,為行業服務,為百姓服務。

  記  者: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這40年間,交通運輸行業也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為交通人,您有什么感受?

  王淑芳:非常自豪!這40年,中國交通領域有很多世界第一,城市地鐵里程世界第一、高速公路里程世界第一、高鐵里程世界第一,我們都由衷地自豪。同時,交通領域正插上科技的翅膀迅猛前進。北斗進交通,就是為交通插上科技的翅膀。

  記  者:與您聊天的過程,也是感受榜樣力量的過程。我們需要更多像您這樣的人,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落細落小落實的過程中,奉獻自己的力量,謝謝您!

  (記者:范曼瑜 攝像:劉鯤鵬 林和 攝影:段琳玉 編導/剪輯:高晟寒 趙洋 責任編輯:張慧磊 監制:劉鯤鵬)

王淑芳向記者介紹王淑芳工作室。中國文明網 段琳玉 攝
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導航中心副主任王淑芳正在接受中國文明網記者采訪。中國文明網 段琳玉 攝
中國交通通信信息中心導航中心副主任王淑芳正在錄制《40人對話40年》欄目。中國文明網 段琳玉 攝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