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最甜蜜的牽掛
尹云峰妻子趙妮.jpg
她叫趙妮,我們經朋友牽線相識于2010年初夏,電話和短信成了我們愛情的導火索,那時我已到西藏工作兩年,她還在讀大三。
標簽:最美軍嫂     發表時間:2015-08-13     來源:中國文明網     責任編輯:王文宇                

  她叫趙妮,我們經朋友牽線相識于2010年初夏,電話和短信成了我們愛情的導火索,那時我已到西藏工作兩年,她還在讀大三。

尹云峰與妻子趙妮婚紗照

  那年,她20出頭,和大多數少女一樣,想過各種王子與公主相戀的場景和情節,但這相隔一千多公里的愛情并沒有在她的劇本中,可是我們都勢不可擋地陷入其中。

  我們的家都是在貴州省安順市,高中也是當地兩所重點中學,離得很近,熟悉的學校,熟悉的小路,饞嘴的小吃……共同的回憶,難忘的鄉愁,這些對于漂泊在外的小情侶是永遠討論不完的話題。

  她用的手機是當時的街機諾基亞,僅有500條短信容量。她說那時最開心的事就是收到我的短信,然后細細品味每一個字符,但很快手機就被我倆的甜言蜜語給填滿了。她把短信翻看了一遍又一遍,但不管哪一條都舍不得刪,后來她就買了個筆記本,將手機里的每一條短信抄下。

  就這樣,大半年后我們見面了。結婚后,我問她第一次見面時對我的印象怎么樣,她說,她看到我臉被曬得黝黑黝黑的,仔細看還有細小的龜裂,印象分在她那里只能勉強及格,但我憨厚的樣子和渾厚的身板為我加分不少。

  還好面試通過,這也才使得我們的愛情繼續。假期對于相距一千多公里的戀人來說總是短暫的,假期結束,我們的愛情又回到了電話、短信的狀態。

  后來她大學畢業,通過教師招考,進入貴州安順二中教書。原本我們都以為當老師可以有寒暑假,上班也比較輕松,可是進入其中后才知道,寒暑假要培訓,剩下的時間用手指都可以數得過來。學校里的行政人員和班主任,除了要上課還要坐班,在學生進校前到校,學生放學后下班。很不幸,她從進校的第一天開始就在這兩個角色之間輪流穿插。

  她常說,老師如果一堂課沒上好,耽誤是幾十個學生,因此她把大部分時間都留給了備課,吃飯對她來說就是能填飽就行,基本過著有時間就好好做一頓飯,忙起來就隨便吃點干糧充點饑的生活。

  她對長輩很孝順。2011年,她大學畢業那一年,我姑媽出車禍,右腿多處骨折,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能動,這一躺就是一年多。姑媽的孩子在外地讀書,不能回來照顧,只有姑父與之為伴,但照顧一個吃喝拉撒都需要在病床上完成的病人,姑父一個人也會感到力不從心。

  “你放心吧,我會每天去看姑媽的。”知道我和姑媽一家比較親,電話里她堅定地說到。后來,她確實也是這樣做的,到菜市買菜,做病號飯,為姑媽洗頭、擦拭身體、端屎接尿,做得比護工還好,臨床的病友以為是親女兒,后來知道是我女朋友后羨慕不已。那時她還要準備學校的招聘考試,白天照顧姑媽,晚上才能回家復習考試內容,我和家人都為之感動。

  我父親工作時因搶救工廠一次意外失火,吸入過多有硫化物毒氣,后來經過多次透析后才從死神手里撿回一條命,但身體從此落下很多疾病。母親也身患高血壓、高血脂、腰椎間盤突出等各種疾病,家里能放東西的地方都堆滿了各種各樣維系他們生命的藥物。

  隨著時間推移,父母的年齡增大,他們的身體更是每況愈下,因為工作的原因,我又不能在他們身邊盡孝,她就替我把我父母的身體狀況常掛記在心。

  為了讓我能安心工作,她請教學醫的同學,怎么量血壓、測血糖,老年人咳嗽感冒用什么藥好。漸漸地,她成了老師中護理做得最好的。每次給我父母檢查身體情況,她只有從儀器中得到放心的數字后,才會將他們的健康情況匯報給我;如果數字不在這個正常的范圍她就會帶我父母上醫院。這些都是我從父母口中才得知。

  這些事讓我父母看在眼里樂在心里,雖然還沒過門,但在我父母心里她已然成了我們家里的人,還沒問我是否同意,就在電話里對我說,這個兒媳他們認定了。

  我們原本商定在2013年1月4日這個被許多戀人賦予特殊意義的日子去登記。但隨著時間的臨近,她等來的卻是我不能赴約的電話,當時她也臨近期末考試,不能丟下教鞭趕來和我登記。那天她看著朋友在網上曬的結婚證,她哭了……

  我知道一個女孩對婚姻的期待,屢次的爽約肯定讓她心里很難受。那一年因為單位有任務,我沒能按時休假,后來又到其他地方參加培訓。培訓結束,我向單位請了兩天的假,偷偷地和她的幾位朋友在老家策劃了一場求婚,終于給她戴上了久違的戒指。

  時間畢竟短暫,當天晚上我就乘火車走了。臨走前,我安慰她說,西藏的結婚證和這里的不一樣,那上面有藏漢兩種文字,等你放寒假來西藏,我們一起去領那個特別的結婚證。她眼神里充滿了期待,說:“是嗎?那還真洋氣!但這次不能再變卦了。”就這樣,2014年春節剛過,唯恐我再次爽約,她帶著戶口本飛往拉薩,我們就這樣在拉薩領證結婚,宏偉的布達拉宮為證。

  婚后,她帶著那本“洋氣”的結婚證和滿滿的幸福獨自回到了貴州。為了不讓我擔心,她開始把自己煉就成為真正的女漢子,除了獨自操持家務、照顧長輩,還學會從換燈泡到修熱水壺,從買菜做飯到扛米上樓,從掃地除塵到通下水道……

  但是,再堅強的女漢子也有脆弱的時候。去年6月的一天中午,天下著雨,她在爬回家必經的一個露天樓梯時摔倒。頓時,鮮血順著小腿流下,雨傘也被摔到一邊,雨水打在臉上,混著淚水流下,浸濕了她的頭發和衣服。那時她已經有了我們的寶寶,后來還是沒有保住。她哭著給我打電話說:“我想要你陪我……”

  電話里,我毫無辦法,我很想問她現在身體好些沒有,可是我忍住了,因為我怕她說還沒好,而我又不能帶她去醫院;我很想問她晚上想吃些什么,可是我忍住了,因為我怕她說了想吃的,而我不能給她做;我想問她疼不疼,可是我忍住了,因為我怕她說疼,而我不能給她一個擁抱……我只能任憑她在電話里對我抱怨,我知道或許這樣對她會更好。

尹云峰與妻子趙妮

  今年春節后,我休假回家,爸媽也過來小住了幾天,我們做好分工,中午的飯菜我安排,下午的飯菜她做主,爸媽每天都吃到我們做的飯菜,心里美滋滋的。

  短暫相聚后便是長久的分別,她的午飯是我最放心不下的。我擔心自己走后,她的午飯又是隨便對付。我趁她上班期間包了很多水餃,炒了很多菜肴用小碗分裝。她回家后看到那么多菜簡直驚呆了,緊緊抱著我,長久流著淚后說:“你是要把這一年的午餐都給我準備好嗎?我舍不得吃。”我告訴她,我把這些菜都凍在冰箱里,中午回家來不及做飯時把這些菜熱熱就……。“我不聽,我不聽。”還沒等我說完她就拼命的搖頭。

  我不想看到她送我時傷心的畫面,4月8日,我把家里打掃了一遍,把床單被子衣服疊整齊,然后趁她去上課時悄悄的走了。火車上電話響起,但我只聽見她的哭聲……

  回部隊后沒多久,尼泊爾發生8.1級強震,西藏部分地區受災嚴重,我跟部隊出征救災。因為災區通信中斷,我兩天沒有與她聯系,我擔心她為我著急,晚上休息時,我編好給她報平安的短信,跑到一處比較高的山頭,搜索到一格信號終于將短信發出,但隨后我收到她發來的20多條短信。

  我們在一起最幸福的時光就是等她下班后,一起到超市購物,一起對比哪一種商品最劃算。每次走到零食區她會拽著我的衣角,看著貨架上饞嘴的零食,撒著嬌對我說:“可不可以買一包,就一包!”看著她那種表情,我怎能拒絕。

  歸隊前,我想著要是我不在家她想吃零食怎么辦。為了緩解這種離別之苦,我趁她上班時,一個人跑到超市,把她喜歡吃的零食都買了一遍,然后悄悄地藏在櫥柜頂、沙發靠包里、天花板夾層……這些她平時不怎么關注到的地方,并把這些零食的保質期和藏匿地點一一記在我的小本子上。

  每當她想吃零食時或者一些對我們有意義的節日時,我都會給她意想不到的驚喜。后來她在收拾房間時,還是陸續地發現了一些藏在房間里的零食,但是她告訴我她又放回去了,要等我告訴她時她才去拿。就這樣,我們雖然相距千里,但通過這種小互動,總能感覺彼此的存在!許多朋友說,她能嫁給我是前世修來的福分,其實能娶到她才是我的福分,也是我最幸福的牽掛。 (尹云峰 口述 李敬 整理)                            

上一篇:
下一篇: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