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華秋實 永不言退
發表時間:2017-04-01   來源:中國文明網

  2002年1月,蒙特卡洛國際雜技節(當今規模最大、水平最高的國際雜技藝術節之一,代表了國際一流水平,被譽為“雜技界的奧斯卡”),當我們帶著《芭蕾對手頂——東方的天鵝》節目來到現場,看到其他國家選手的參賽節目,瞬間“壓力山大”。

  賽前,我們只有一次適應現場的訓練機會,結果由于旅途勞頓等原因,動作完成得亂七八糟。再看其他選手的節目,他們簡直像玩命一樣:黑著燈,在十幾米高的鋼絲上跳躍,什么保護都沒有;大跳板這頭的人一砸下去,那頭的人就飛上十米空中,像一片羽毛似的,又輕又穩地落在五人疊羅漢的頂上。看了這些高難技巧,我和魏葆華倍受刺激之后反而釋懷了,背負已久的金獎包袱也放下來了。我對魏葆華說,咱們跟他們比的不是危險,我們只要把自己的作品展現好就行了!

  正式比賽時,馬戲大蓬里座無虛席,當我站在魏葆華的左肩上一轉,只聽得全場4000多名觀眾不約而同地發出一聲驚呼,等我再邁到魏葆華的右肩,擺出我最驕傲的造型——后阿拉貝斯站肩時,全場觀眾像被施了魔法一般,熱情瞬間點燃,掌聲、跺腳聲、口哨聲排山倒海地傳來……觀眾反響之熱烈讓我們始料未及,甚至我連伴奏音樂聲都聽不到了。

  當我落到地上,包括王室成員和評委在內,現場所有的觀眾都起立為我們鼓掌。那一刻,我的腳底是軟的,踩不踏實了,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晃動著,幸福的淚水不知何時已從臉頰滑落。那天的謝幕,我們先后4次返場。在返場謝幕的時候,我腦子里就像放電影一樣,所有的經歷、回憶一瞬間全都涌了上來:訓練時腳趾縫觸電般的疼痛,為了多訓練一會兒趕不上回旅館的末班公共汽車的懊惱……當拿到“金小丑”獎時,我覺得所有的付出都值了。

  很多人都問我什么時候離開雜技舞臺?作為一名“高齡”雜技演員,我沒有給自己設定期限,希望自己能一直演下去。我希望我們的表演能夠成為經典,同時為中國雜技開辟一條新路,讓傳統技藝和西方經典能夠融合發展,讓更多的中國雜技演員可以在這條路上走得更遠、更穩。

  從6歲學藝到結婚生子再到重返舞臺,回首來時路,我最大的感受是:在你堅持不住的時候,再繼續堅持一下,就離你的目標近了,最終會達到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
  • 已是最后一篇

責任編輯:李雪芹
分享到: 
相關報道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158178&encoding=UTF-8&data=AD9y4gAAAAcAAKOwAAAAAQAZ5pil5Y2O56eL5a6eIOawuOS4jeiogOmAgAAAAAAAAAAAAAAALjAsAhQjzuKvD8_agwwuGe56mhYguCmCpQIUUyA3lpr9qHuadqfEQEQ36e3xhrM.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158178&encoding=UTF-8&data=AD9y4gAAAAcAAKOwAAAAAQAZ5pil5Y2O56eL5a6eIOawuOS4jeiogOmAgAAAAAAAAAAAAAAALjAsAhQuuBePIunVEUZ40m-MyqznPwpTHgIUNYTxTAP8BtFHEoduubam9uY2THM.&siteid=7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