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苦較真 服“柴”不服輸
發表時間: 2018-02-07來源: 中國文明網

  1943年,我出生在北京的一個京劇世家,從小耳濡目染,可以說是在劇院里成長起來的。在我才幾個月的時候,就坐在母親腿上看父親和程硯秋先生演戲。再大一點的時候,我跟著父親走南闖北,每天趴在臺邊看戲,那時候我就暗暗立志:我要做父親那樣的人,在舞臺上生龍活虎,滿臺生輝,站在燈光最亮的地方,做一名受全國觀眾喜愛、歡迎、尊敬的京劇演員。

  父親一直是我的榜樣,他用自己的行動告訴我,要認真、較真,不怕苦。七歲的時候,我開始學戲,跟著京劇大師茹富蘭先生學《石秀探莊》。記得有一天,雨下得很大,家里也沒人接送,我抱著雨傘就走了,回來的路上一心顧著背戲,一邊背一邊自己拍著板,背得太投入,不小心撞上了電線桿子,腦袋撞出了一個大包。

  1953年,我考進了中國戲曲實驗學校。當時一起學戲的有好多人,我總覺得自己比其他人要學得慢,但“服柴不服輸”,雖然我比較慢,但絕不服輸,我告訴自己要加倍努力,一定要比他們強。父親當時已經是社會比較知名的藝術家,每天還在家練腿功,練腰功,背戲排戲,不間斷的訓練。作為他的孩子,我更要加倍努力,不怕吃苦。

  那時候,學校有位七十多歲的先生叫遲月亭,是著名藝術大師楊小樓先生的合作者,他特別喜歡能吃苦的孩子。遲月亭先生知道我有把戲學好的想法時,每天給我多加了一遍功。他讓我靠木樁子坐下,兩條腿劈開,我們稱之為“撕腿”,遲先生在我的兩條腿不停地加磚,等加到三塊磚的時候,我疼得哇哇直哭。遲老先生就說,你想不想成為父親這樣的好角兒?我說要,他說那再加一塊磚。正因為當時嚴格的訓練,我們在臺上都站得特別穩。

  老先生常說,要想人前顯貴,就得人后受罪,但這個“貴”不是富貴,穿綾羅綢緞,住洋房坐汽車,而是在臺上穿蟒袍玉帶、戴盔頭翎子重要角色,受到觀眾的認可,這叫“貴”。

責任編輯: 李雪芹
相關稿件
新時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