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上臺下 練好人生每一場戲
發表時間: 2018-02-07來源: 中國文明網

  命運總是愛和我們開玩笑,從中國戲曲學校畢業以后,我并沒有像期望中那樣順利地接父親的班。隨之而來的“大演現代戲”階段,小生行當成了雞肋,沒有用武之地,我只好到中央戲劇學院進修導演專業。

  1964年,因為當時的時代背景,我不得放下鐘愛的舞臺。但我深知,不能因此疏于練功。我們勞動的地方是張家口沙嶺子,近兩年的時間,天天割稻子,雖然已經累得腿都搬不上土炕了,但下工后,為了不被人看見,我會走上幾里路到山溝里去練功。每天走進山里,我會先躺在石板上休息一會兒,看著藍天,和飛鳥交流,我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夠展翅飛翔。周圍要沒有人時也會喊喊嗓子。說實話,我那個時候看不到前途,但是我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一個人成長的真正嚴師是自己,從小就知道京劇是一門技術活兒,天天練都不一定成,更何況不練。所以農場的生活環境雖然艱苦,但并沒有讓我放棄自己的追求,我仍然眷戀著令自己心馳神往的舞臺。

  1972年,可以算是我人生的轉折之年。北京軍區將當時我所在農場勞動的所有演職員招至麾下,組建戰友京劇團,這次參軍讓我的人生再次啟程。我的第一出戲叫《格斗》,是中央電視臺第一次直播現代戲,我擔任了這部戲的導演。再后來陸續恢復了《呂布與貂蟬》《羅成》等戲的演出,演遍了各大軍區、工廠、礦山、農村、學校。

  真正重新回到夢想中的小生舞臺是在1979年,受杜近芳老師之邀參演《謝瑤環》。《謝瑤環》一戲是為了紀念田漢先生,杜近芳先生擔任主演,需要有一個人來扮演袁行健,杜老師提出讓我來擔當這一角色。僅有十幾天排練時間,很多人都對15年沒登臺的我沒有信心,但我自己深知多年來并未荒廢練功。首演那天,臺下座無虛席,過道擠滿了人,就連后臺側幕也站滿了同行,那時的盛況直到今天我都記得。后來袁世海先生也請我去國家京劇院演《群英會》,也有了想調我去那兒的意向。但我內心很清楚,合作歸合作,我不能離開我的戰友,在我最不得志時,是部隊收留了我,我不僅不能離開,還應該帶著團隊認真演出,才算是感恩。

責任編輯: 李雪芹
相關稿件
新時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