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角之后更要勤學苦練
發表時間:2017-03-05   來源:中國文明網
    我對繼承的深刻理解源于我的成長經歷。1940年7月,我出生在北京。我的父親尚小云是京劇“四大名旦”之一,他不僅是技藝精湛的藝術家,也是著名的戲曲教育家,他創辦的“榮春社”為中國京劇界培養了數百位優秀人才。我的大哥尚長春是著名的京劇武生演員,二哥尚長麟則繼承父親的“尚派”,成為旦角演員,我的叔叔尚富霞也是京劇名家。生長在這樣的家庭,我自幼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喜愛上了京劇,5歲登臺出演了京劇《四郎探母》中的楊宗保。
    1950年,在師姐吳素秋的建議下,我拜陳富瑞老師為師,開始正式學習花臉。也是從那時起,“認真演戲,正直做人”成為我一直謹記的話。很多朋友認為,我出身京劇世家,自身條件也不錯,學習演戲一定是在鮮花掌聲當中度過的。其實不然,我從事的這個職業是一路伴隨著艱辛和汗水。過去,京劇表演者為使自己的功底更扎實,戲路更寬廣,常常要拜好幾位老師學藝,以便能取眾家之長。1951年,我拜李克昌老師為師,從唱詞、念白,一句一句地細摳,老師要求非常嚴格,往往一個段唱、一個詞就讓我練上十遍八遍,有一點走樣便從頭再來。1956年,我又拜蘇連漢老師為師,老師不僅在戲曲表演上教導我,還要求我閱讀各種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豐富自己的知識,從多方面提高自己的藝術素養。1960年6月,在父親的帶領下,我拜侯喜瑞老師為師。實際上,我14歲時就想拜侯老師為師,但侯老師沒收,20歲再次登門時,侯老師才收下我。第一天上課,老師就問,是否知道當初為什么沒收我?我搖搖頭。他說他擔心我是“公子哥兒”吃不了苦,后來發現我是個肯鉆研、能吃苦的孩子,所以才收下了我。侯喜瑞老師的表演氣勢磅礴,塑造人物細膩入微,處處透出“精氣神”。我越學越看到自己的不足,于是就像海綿吸水,一股腦兒把侯喜瑞老師所教的“看家本領”裝到了心里。這幾次拜師經歷,為我后來在京劇舞臺上的表演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上一篇:
  • 已是第一篇

下一篇:
責任編輯:賈 玉韜
分享到: 
相關報道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088748&encoding=UTF-8&data=AD5jrAAAAAcAAKG8AAAAAQAe5ZCN6KeS5LmL5ZCO5pu06KaB5Yuk5a2m6Ium57uDAAAAAAAAAAAAAAAvMC0CFQCBrhvaG_8FDrc1W2BkR5N3zfFTMwIUARv-T3pHLPkpyCpBvaFq7pC-Pzk.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4088748&encoding=UTF-8&data=AD5jrAAAAAcAAKG8AAAAAQAe5ZCN6KeS5LmL5ZCO5pu06KaB5Yuk5a2m6Ium57uDAAAAAAAAAAAAAAAuMCwCFCj9fpXwfoFdfPumgxgkkhuH7TBvAhRdYLIpUWGGSq9sKQzaTDNMJpuX-A..&siteid=7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