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涌泉:觀眾之恩當“涌泉相報”
發表時間:2016-07-05   來源:中國文明網

  他,是活躍在當今戲曲界的實力派作家;他,多年來致力于傳統戲曲的創新與普及;他的作品《阿Q與孔乙己》《程嬰救孤》《風雨故園》多次登上世界舞臺……本期《深入生活 扎根人民——文藝名家講故事》欄目對話河南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國家一級編劇陳涌泉。

陳涌泉在訪談現場

  因為熱愛讓我走近民族戲曲

  大學畢業,我進入河南省曲劇團工作,之所以選擇到劇團當編劇,歸根結底是出于對民族戲曲的熱愛。我出生在河南省唐河縣,河南被人們稱為“戲曲之鄉”,因為這里有光輝燦爛的戲劇文化。明清以來,在河南有據可查、曾經流行的劇種有45種之多。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專業或業余劇團演出的戲曲劇種仍有豫劇、曲劇、越調、二夾弦、大平調、宛梆、懷梆、太康道情等30余種,受此影響,我從小就對戲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進入劇團前,我就知道戲曲行業不是很景氣,但是進劇團后,發現實際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差。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戲曲行業還相當繁榮,但從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之后,就很少有大學生選擇進劇團工作了。很多原本的劇團創作人員都轉行另謀高就,演出市場嚴重萎縮,加上經費投入不夠,劇團幾年都排不出一臺新戲,常常是老戲老演、老演老戲。

  我還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走進河南省曲劇團大院的情景,那里雜草叢生、無處下腳,我背著行李,跟著工作人員來到住處——一間由雜物間改造而成的宿舍,房間里用“景片”(戲曲演出的背景畫)作隔擋,六七個人“群居”在一起。看到這個環境,我心里涼了一大截。捫心自問我也動搖過,而促使自己堅定信心度過那段困難歲月的動力,依然是內心深處對戲曲的熱愛,以及后來自己的作品搬上舞臺后觀眾給予的熱烈掌聲。我覺得雖然自己在物質上窘迫一些,但精神上依然富足。我一直發自內心地認為,觀眾就是戲曲的上帝。作為編劇,我始終記住一個原則:作品是寫給千千萬萬觀眾看的,只有心里有觀眾,劇場才可能有觀眾。

  依靠創新開辟傳統藝術新境界

  藝術創作要以創新為生命。傳統戲曲只有與現代藝術元素有機結合,才能永葆生機和活力。作為一名編劇,唯有解放思想不斷創新,才能超越傳統觀念的束縛,將戲劇藝術帶向新的境界。

  在創作《阿Q與孔乙己》之前,市場上已經有話劇版、電影版、地方戲版的《阿Q正傳》,從藝術創新的角度來說,重新改編《阿Q正傳》必須對觀眾有新的吸引力,于是我苦苦思索如何才能有所創新。突然有一天,我想到能否將“阿Q”和“孔乙己”這兩個同為魯迅先生筆下的經典人物進行有機結合。這兩個人物,一個代表農民形象,一個代表舊知識分子形象,把這兩類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結合到一起,應該會產生新的沖突和矛盾。思路打開后,下筆如有神助,很快這部戲就完工并排演了,觀眾非常認可,引起了很好的反響。

  常懷對藝術經典的敬畏之心

  雖然藝術創作本身是一個多元化的過程,對經典的解讀也可以有不同的角度,但在我看來,改編經典的前提首先是要對經典有敬畏之心,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不能盲目標新立異。百花齊放、推陳出新的前提是繼承傳統,傳藝、傳神、傳德、傳真、傳善、傳美。只有堅持不忘本根、辯證取舍,才能使經典藝術血脈延續、發揚光大。

  我的作品中影響最大的應屬《程嬰救孤》了。這部劇在多個國家演出過,累計演了九百多場,今年將第三次赴美國演出。這部改編于《趙氏孤兒》的作品之所以廣受歡迎,主要是整部戲弘揚了中華民族舍生取義、敢于犧牲、不畏強暴的傳統美德和偉大精神。這種美德和精神,也是整個人類共同的追求。

  創作《程嬰救孤》時,我想到了我父親。解放戰爭時期,我的大伯是地方游擊隊小組長,消息走漏后,國民黨保安團到家里抓人,父親被誤當成大伯抓到鄉公所,吊在梁上拷打半天,但他始終沒吭一聲。后來大伯、大娘相繼去世,留下兩個年幼的孩子,在那個貧困年代,父親又毅然擔起了撫養兩個侄子的重任。父親的精神,讓我切身感受到了中華傳統美德就活生生流淌在我們的血液里。我要做的,就是用當代觀眾的審美,挖掘和闡釋“程嬰們”身上所蘊含的民族精神,展現他們的仁愛正義、誠信擔當。萬丈高樓平地起,文藝經典是藝術創作改變的基礎和源泉。戲說、扭曲甚至顛覆經典,作品必定缺血缺鈣、干癟無物,必然會被觀眾無情拋棄。

陳涌泉在訪談現場

  贏得青年才能擁有戲曲的美好明天

  現在,戲劇觀眾存在嚴重老齡化傾向,如何培養青年觀眾一直是我關注的問題。只有青年觀眾源源不斷地培養起來,觀眾隊伍才能不斷發展壯大,戲劇才能有生存的土壤。

  十幾年前,我就開始致力于這項工作,聯合相關部門舉辦了《阿Q與孔乙己》進校園演出活動,在鄭州大學、中國人民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等高校師生中產生了良好反響。我創作的劇本《風雨故園》《程嬰救孤》先后入選大學語文相關教材。在創作之余,我還經常應邀到高校做戲劇講座。

  過去,很多人認為,青年人不喜歡傳統戲曲,但就我的親身經歷來看,凡是認真看過一場演出的學生,都會和戲曲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青年學子們對戲曲之熱情、劇場效果之強烈,甚至遠遠超過了老戲迷。記得《阿Q與孔乙己》在中國人民解放軍信息工程大學演出時,兩場演出不約而同出現了相同的場景:樓上樓下兩千觀眾和劇中人齊聲朗誦臺詞,綠色海洋里掀起滾滾聲浪,場面十分震撼。其實,戲曲與青年的心靈距離,遠比我們想象的要近得多。與其花精力討論青年喜不喜歡戲曲,不如趕快拿出實際行動來縮短兩者之間的距離。只有贏得了青年觀眾,戲曲這一古老的民族藝術才會真正擁有燦爛的明天。

  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

  2015年,我獲得了“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榮譽稱號,這是黨和人民授予我的崇高榮譽,我更愿把它看作是黨和人民對我的一種期望。藝無止境,德需長修,德藝雙馨是我一生的事業,我會一直銘記在心,孜孜以求。

  河南衛視《梨園春》欄目曾經給我做一臺晚會,將我的主要作品匯聚在一起,給戲迷朋友一個集中展示。大家討論這臺晚會要叫什么名字時,我毫不猶豫地說叫“涌泉相報”,因為這個名字能反映我的創作觀念和心路歷程。踏入戲劇界以來,我在創作中得到了很多領導、專家、老師的幫助,特別是當自己的作品登上了舞臺之后受到了很多觀眾的喜愛,對我來說,這是一筆寶貴的財富,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還有一個原因是,我的所有作品來源于人民,是人民賦予了我創作題材和靈感,我的作品理應回報給人民。

  人民不僅給我們提供鮮活生動的素材,還賜予我高超的創作“技巧”。我在劇團工作這么多年,每次隨團演出時,往往是觀眾看戲、我看觀眾——我會坐在舞臺一側,透過幕條觀察觀眾,哪一點他們笑了,哪一點他們哭了,哪個情節他們無動于衷,哪個情節他們反響強烈。我把觀眾的一顰一笑記在心上,認真揣摩,仔細領悟,日積月累,逐漸鍛煉出一種能力。寫劇本時,仿佛就面對著觀眾,每寫一段,我都可以感受到他們的反應,這樣就可以有效管控自己,掌握無法之法,寫出觀眾愛看的戲。

  作為戲劇人,我一定會堅持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創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用最美的鄉音和老腔,唱響時代的樂章,讓戲劇藝術在實現中國夢偉大進程中更加出彩!(中國文明網、光明網記者根據訪談整理)

  人物簡介:陳涌泉,1967年10月生,河南唐河人,國家一級編劇,中國戲劇家協會理事、河南省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兼秘書長。主要作品有《程嬰救孤》《風雨故園》《阿Q與孔乙己》《都市陽光》《兩狼山上》等,曾獲曹禺戲劇文學獎、全國“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國家文華大獎、中國電影華表獎等。

上一篇:
下一篇:
  • 已是最后一篇

責任編輯:賈 玉韜
分享到: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留言文章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494474&encoding=UTF-8&data=ADVSSgAAAAcAAIQLAAAAAQAt6ZmI5raM5rOJ77ya6KeC5LyX5LmL5oGp5b2T4oCc5raM5rOJ55u45oql4oCdAAAAAAAAAAAAAAAuMCwCFBPChF2IMxRQaBkHg8DARVLYFXpAAhR5Yaz9-yNrnZ_fuZqy3rzMOGHlTw..
留言查看地址:http://comment.wenming.cn/comment/comment?newsid=3494474&encoding=UTF-8&data=ADVSSgAAAAcAAIQLAAAAAQAt6ZmI5raM5rOJ77ya6KeC5LyX5LmL5oGp5b2T4oCc5raM5rOJ55u45oql4oCdAAAAAAAAAAAAAAAuMCwCFDY08esmQ3Gi_yqVigQ58dZyJ508AhRGpSWXTTsmujabW5_LKIoKcMcozg..&siteid=7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