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順德
熱心民警成為“校園幫教能手”
助人為樂
廣西壯族自治區
2018年6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提起鐵路民警楊順德,在柳州市里許多遇到子女教育方面的問題的家長,都認識他,也已習慣找他尋求幫助,因為他“校園幫教能手”的稱號早已名聲在外了,即便是已經退休兩年,他依然樂此不疲。

  今年62歲的楊順德,是南寧鐵路公安局柳州公安處退休民警,已經幫教了400多名“問題少年”、800多個家庭。

  楊順德從事幫教工作始于1999年,由于當時被查出鼻咽癌,領導為照顧他養病,調他到稍微輕松點的崗位——校園警務區工作。當楊順德走進學校后,一天也沒閑著,他在調查后發現,一些中小學生經常逃學、泡網吧、離家出走,有的甚至還走上了打架斗毆,違法犯罪的道路,讓他感到憂心忡忡,他開始走近“問題少年”。

  為讓自己的幫教能被學生所接受,楊順德自費買了電腦和學習有關青少年心理學等方面的知識,并和學生們約法三章,要求彼此間講平等,講誠信,他很快就和學生們交上了朋友。在學校里,由他講述的法制課是最受歡迎的一門課程。

  在給學生幫教宣講過程中,楊順德總帶著一個特殊的杯子。由于長期化療放療,他的咽喉逐漸喪失了造水功能,話一講多,咽喉就會干燥難受,因此,無論他走到哪里,他都會用自帶的這個杯子喝水。這個杯子是楊順德曾經幫助的一名學生小張送給他的禮物。2000年,小張的父母找到楊順德,說他兒子整天整夜呆在電子室里打游戲,還和一些不良青年混在一起,抽煙、喝酒、打架……家長勸說幾句,小張不但不聽,反而還拿起刀來威脅。楊順德了解情況后,在小張和家長間進行耐心的引導和溝通,還帶他到一些特困優秀學生家中訪問。經過上百次的交流,小張由當初的排斥到接受,發生徹底變 化,2003年順利升入高中。后來,小張無意中聽說幾年間幫助自己的恩人竟是位癌癥病人時,非常感動,特意買了這個不銹鋼保溫杯送給他。

  在楊順德的手機里,儲存最多的是求助孩子、家長和有關機構的信息,即使出差外地或休班時間也要開展幫教工作。除了熱線電話、網絡聯系外,經常利用休息時間幫教學生或家長,與幫教對象打球、爬山、陪他們到書店買書談心、到學生家中訪問、捐助家庭困難的學生等。2012年,一名初中女生因交友不慎,經常遲到、早退,成績下滑十分嚴重,學校不讓其參加考試和學校組織的活動,引起家長強烈不滿,與學校的矛盾激化。接到家長求助后,他和幫教小組民警及時到學校和學生家庭協調溝通,最終妥善處理解決此事。在他的努力下,一批原來任性驕縱、貪玩厭學、游戲成癮和離家出走的“問題”青少年,重新回到學校,從違法犯罪的邊緣回到正路,有的加入了共青團,考取了重點中學。其中有三名男生在他的影響下成為了人民警察。

  楊順德熱心為群眾排憂解難,他經常深入鐵路沿線學校、站段工區、城鎮機關、街道社區,為大中小院校師生、職工家屬、青年民警上法制課。十幾年來共上法制課600多場次,聽眾48多萬人次,組織師生、家長、志愿者開展各類主題實踐活動40多次;接聽來自全國接受全國各地的求助電話、來信、來訪一萬多人次,回訪2000多人次。

  楊順德還義務到民辦和私立學校給家長和學生上法制課,多次以志愿者身份參加有關公益活動,并向貧困山區的孩子們捐贈了運動衣、書籍和文具,在他的影響帶動下,一些家長和志愿者也加入到愛心捐助活動中。2004年,他拿出一萬元來支助融水縣山區里的10個貧困學生,11年過去了,得到楊順德支助的這些學生如今都已成材,其中四名女生考上了重點大學。特別是受到他資助的女學生梁麗霞,在廣西師范大學畢業后回到融水大浪中學任老師。在楊順德的影響下,梁麗霞也成為了一名幫教志愿者。

  家住福建省莆田特困農民吳某,在為10多年前因工傷事故被單位辭退又投訴無門的情況下,多次欲自殺。2004年吳某向楊順德寫信求助,訴說自己80多歲的母親長期生病臥床不起,9歲的兒子因家庭貧困面臨輟學。楊順德接到來信后,便主動向當地有關部門和管轄民警反映情況,同時還經常去電、去信做其思想工作和宣傳有關法律知識。逢年過節、吳某家中遭遇臺風和兒子生病時,楊順德多次組織捐款、贈書、寄賀卡,使吳某對生活重燃希望。

  楊順德一直探索創新工作方式方法,充分發揮團隊的力量,使幫教工作取得更好的成效。經過長期實踐積累,他和他的幫教小組逐步形成了獨具特色和實效的“三心”、“四講”和“三法”的幫教原則和工作方法(即對待幫教對象要有愛心、耐心和信心;講平等、講理解、講誠信、講引導;“情感交流法、心理解除法、循序漸進法”),當有的中小學生向小組民警反映被學校勸退、老師體罰等情況時,民警不僅對學生提供幫助,楊順德還送法上門,給學校老師作如何預防校園官司的輔導報告,受到學校領導和師生、家長的好評。

  楊順德還兼任南寧鐵路局關工委、柳州市關工委、市婦聯、市文廟講師團講師,柳州市家庭教育指導中心在“順德幫教小組”掛牌設立了柳州市家庭教育服務站。雖然已經離開工作崗位,他仍然牽掛著“問題少年”的幫教工作,他說:“我在幫教的過程中,已經忘記了病痛,雖然有時也有不舒服的感覺,但是這些孩子的問題,引導我一步步走下去,一步步探索下去,一步步研究下去,一步步實踐下去。”

來源:廣西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