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銀燕
40余年來資助8個民族的35名孩子繼續學業
助人為樂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2018年6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馮銀燕,女,漢族,1943年3月生,伊寧市達達木圖鄉退休教師,2013年榮獲伊犁州助人為樂道德模范,2013年12月入選“最美新疆人”,2014年5月榮獲伊寧市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

  盡管對于慈善,人們已不再固執地認為,這只是富人的事。可即便如此,人們也很難將馮銀燕與慈善聯系在一起,甚至很多人認為,這位70歲的退休教師才是最需要幫助和同情的人,自己患“雙腎慢性腎衰竭” 10年,丈夫也患有重病,3個兒子都沒有正式工作,老二還患有糖尿病和肝癌。然而,命運卻從未改變這位堅強樂觀的女性,在40多年中,她一直用節省下來的錢堅持著自己的教育慈善事業,堅持著沒有終點的“愛心長跑”。

  1965年,高中畢業的馮銀燕從湖南老家志愿來到伊寧縣原火箭公社學校任初中數學教師。因為小學也缺數學教師,在給小學二年級代課時,她認識了一個名叫哈尼柯孜的維吾爾族女孩。一天,哈尼柯孜突然沒有來上課,馮銀燕上門打聽后才知道,哈尼柯孜的母親因難產去世,父親又是一個殘疾人,干不了體力活,只能去看水閘,一個月只有50元錢。“家里沒錢讓她上學,再說,一個丫頭上學干啥。”哈尼柯孜的父親將馮銀燕趕了出來。馮銀燕并不死心,每天中午放學后,她一趟趟地去找哈尼柯孜的父親。看水閘的地方離學校很遠,又在山坡上,自行車都騎不了,下午又要趕回來上課,她就帶著一個饅頭,天天去找哈尼柯孜的父親:“只要你讓她上學,學費我來交,文具我來買。”一個星期后,她終于說服了哈尼柯孜的父親,哈尼柯孜又回到了學校。

  李瑋,也是馮銀燕教過的一個壯族學生,家里有6個孩子,李瑋是老大。因為家里窮,不讓她上學,馮銀燕就把她接到自己家里。對于當時只有幾十元工資的馮銀燕來說,多一張嘴,顯然不僅僅只是多了一雙筷子。而且最多的時候,有5個孩子在馮銀燕家吃住。人多不夠住,馮銀燕就自己動手又蓋了一間房子。住的問題解決了,馮銀燕又開始種菜、養雞。因為這樣就省下了買菜、買肉、買雞蛋的錢。為了省錢,她甚至和11歲的大兒子一人趕著一輛毛驢車去山上拉煤,因為“一噸煤,汽車拉的運費竟然要十元錢”。不過,連十元錢都舍不得掏的馮銀燕在那些年資助了許多上不起學的孩子。在她看來,這些根本不值得一提:學費當時才幾元錢,一個本子才幾分錢!

  馮秋萍,是馮銀燕資助過的另一個孩子。1984年,馮銀燕回老家探親時,聽父母說起有一個叫馮秋萍的女孩,父母離異后各自組建家庭,父親在新源縣工作,對馮秋萍不聞不問,繼父對她也很不好,經常打她,并讓她輟學在家。聽到這件事后,馮銀燕坐不住了,她走了十幾公里路,找到馮秋萍:“你要是還想上學,可以到新疆來找我。”臨走時,她留下了自己的地址。回到伊寧縣后不久,馮銀燕收到馮秋萍的來信。馮銀燕立即借了200元錢,給馮秋萍寄過去當路費。擔心第一次出門的馮秋萍找不到地方,馮銀燕讓她從鄭州坐火車到烏魯木齊,自己又坐了兩天的班車到烏魯木齊,將馮秋萍接回了家。從此就住在了自己家里,供她吃住和上學,直至新疆醫科大學畢業,現在馮秋萍已在深圳工作,并組建了幸福美滿的家庭。

  2008年,馮銀燕聽說察布查爾縣有一對姐弟倆,因為父母雙亡,孩子一直由叔叔照管,可是叔叔結婚后,就不再管兩個孩子。兩個孩子的低保費也被叔叔領走,偶爾給些糧食和清油。她還聽說,弟弟劉航在村里上小學,姐姐劉紅紅在縣城中學讀書,成績非常優秀,每年的獎學金交完學雜費,不夠交住宿費,只好每天走5公里的路上學。初三畢業后,因為沒錢再上高中,一直輟學在家。當晚,想到兩個無依無靠的孩子,馮銀燕哭了一夜。第二天天還沒亮,她坐車到了察布查爾縣。姐弟倆所在的村子離縣城還有5公里,她舍不得打車,原本身體就不好的她,只能走一會歇上一會兒。找到姐弟倆的家,馮銀燕心疼地掉下了眼淚:一間屋子里,只有一張舊床和一口大鍋。她決定,無論再難,都一定要幫助這兩個可憐的孩子。“想到伊寧市去上高中嗎?”她問劉紅紅。望著眼前這位慈祥的老人,劉紅紅有些疑慮,縣中學都上不起,哪有錢到伊寧市上學呢?“只要你們愿意學習,我一定會供你們上完大學。學費的事,不用你們管。”馮銀燕把劉紅紅帶到了伊寧市最好的中學讀書,從自己不多的工資中替她交了借讀費和學雜費。

  為了他們的成長,馮銀燕更是操碎了心。劉航在察布查爾縣上初中時,有一天,劉紅紅告訴馮銀燕,周末回家時,她發現弟弟偷偷去了網吧。馮銀燕一聽就急了:“他哪來的錢?”“過年時親戚們給的。”劉紅紅說。第二天,馮銀燕就趕到了縣城。到了學校,她找到了劉航的班主任。班主任告訴她,劉航最近迷上了網絡,學習成績直線下降。“是我沒有管好他。”馮銀燕暗暗地責怪自己。當天,她將劉航接到自己家中,在客廳為他搭了個地鋪。

  為了讓劉航能到伊寧市三中上學,馮銀燕一遍遍到教育局找領導說明孩子的情況。在她的努力下,劉航終于進入三中。看到本該安享晚年的馮奶奶天天為自己操心,劉航也變得懂事了。經過一個學期的努力,他的成績由全年級372名上升到第25名,在班里排名第三。

  2011年,劉紅紅以優異成績考上了新疆醫科大學。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馮銀燕比自己的孩子考上大學還要高興。      

  在鄉村從事教師工作的幾十年中,最讓馮銀燕傷心的就是聽到有家庭困難的孩子輟學。“我不知道就算了,只要讓我知道,我就難過得睡不著覺。”她說。

  這40多年中,馮銀燕先后資助孤兒和單親孩子幾十人,包括漢、維吾爾、錫伯、蒙古、哈薩克、滿、壯、回等8個民族。

  因為自己的慈善事業,馮銀燕的生活中幾乎沒有什么比節約更加重要。穿別人送的舊衣服;舍不得用液化氣,從垃圾堆里撿了個煤爐回來,燒蜂窩煤生火做飯,直到去年小區里通了天然氣。甚至,她會去菜市場撿別人不要的白菜幫子回來吃。一臺舊電視和一個幾乎可以吵死人的舊冰箱是這個家里最值錢的家當。幾把準備給客人坐的小凳子還是壞的,凳面不小心碰一下就會掉在地上。  

  曾經幫助過的孩子,馮銀燕從來也不要求他們的回報,她唯一的要求是,在他們有能力幫助別人時,也可以伸出援手。她甚至不會主動與幫助過的孩子聯系,盡管她一直牽掛著他們。

  如今,馮銀燕最開心的是看到在她的幫助下,一個個孩子長大成人,成家立業。“拉他們一把,就可以改變他們的命運。”正是這種堅定的信念,讓她一路堅持下來,堅持沒有終點的“愛心長跑”。

來源:新疆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