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雨
鄉鎮退休教師16年堅守農村一線 甘當文化傳播者
助人為樂
江蘇省
2018年3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個人簡介:王春雨,男,1942年11月出生,江蘇省灌云縣東王集鎮六里村村民,1963年參加工作,1966年入黨,大專文化。2002年于王集中學退休,退休后義務到東王集鎮關工委從事關心下一代工作,2015年被鎮黨委政府聘為文化站編外管理員,現任連云港市灌云縣東王集鎮關工委副主任。

  事跡簡介:鄉鎮退休老師。2002年以來,15年來如一日披星戴月義務挖掘村史,收集資料、撰寫好人故事,匯編鄉土教育讀本,在東王集鎮先后建成“一碑四譜”“三史一觀”、“永遠的豐碑”、“五里槐戰役”等主題教育館,組織本鎮退休老人成立“夕陽紅小劇團”。借助本村、本鎮先輩們、新鄉賢的先進事跡,用身邊“草根英雄”激勵教育身邊人,潤物無聲,起到了傳統說教無法替代的教育作用。受教育群眾達16萬人次,同時也打通了傳達黨的方針政策從天安門城樓到田間地頭最后一公里的問題。其中“一碑四譜”主題教育于2012年榮獲中宣部“全國公民道德建設十大創新案例”;“三史一觀”主題教育代表江蘇省入選2017年度中宣部(中研會)重點課題。

  從2002年退休起,閑不住的王春雨看到本地很多村里青年人大都外出謀生,留守的多是婦女、老人、孩子,由于他們文化水平不高、理解力不強,導致黨的方針政策不能直接從天安門城樓傳達到田間地頭、丑陋習俗橫行成為農村文化之痛。“退休了就不能為家鄉精神文明建設做點什么嗎?”他苦苦思索后下定決心,從收集、整理地方豐富的“好人故事”入手,修志、編史、建館,讓鄉土文化扎根,讓“好人故事”傳播,讓村民得到潛移默化的熏陶。

  讓每一個故事都喚醒情懷鄉土的守望

  “東王集是一塊革命的熱土。在抗日戰爭期間,這里影響最大的就是發生在鹽河邊上的‘五里槐伏擊戰’。”王春雨從縣志和仍健在的老戰士口中得知:上世紀早期,在當地有一個吳家擺渡的人家,他的名字叫吳志基,吳志基家的大場南邊有一棵大樹,這棵樹有十幾米高,兩個人摟不過來的粗,離張店(今灌南境內)有五里,故而這個村莊被附近的人稱作五里槐。1939年7月初,在這里爆發的那場戰役打響了灌云抗日的第一槍,由八路軍山東縱隊隴海挺進支隊第三團(團長湯曙紅)率領的我抗日軍民共擊斃日寇運輸物資隊63人,阻擋了日軍南下淮陰圍剿兄弟部隊的步伐,為漣水抗日游擊隊的轉移贏得了時間,粉碎了日寇不可戰勝的神話,極大了振奮了我抗日軍民的士氣,受此影響,當地很多青年人紛紛加入抗戰的洪流中。

  為了讓60多年前發生在東王集大地上的這件“紅色故事”講述得更有溫度,王春雨開始了從老家到當年戰役發生地大約25華里路途、兩年多時間、多達數十次的奔波,在縣黨史專家的幫助下,一手編寫、策劃、創建了鹽河“五里槐伏擊戰”紀念館,館內紀念文字全稿約15000字,詳盡記錄了戰役的全過程,并再現了江木親等一批我抗日軍民的英雄形象。

  在此基礎上,王春雨又多方收集線索,整理、編撰了合興村的“孫大埝戰斗”、元邦村“四大門戰斗”等“紅色故事”和改革開放后涌現的韓圩村“一碑四譜”、合興村“三史一觀”、三里村“創業館”和“小英雄”王祖帥英勇救人事跡等為主線的新時期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學習教育創新載體,相繼建起了以講述“好人故事”為主題的系列主題教育館,并在縣委宣傳部和鎮黨委、政府的指導幫助下,打造了全縣乃至全市首家村級“紅色革命史學習教育基地”,供村民們尤其是廣大青少年一代永久參觀學習,讓他們不斷接受本村、本鎮身邊人身邊事的感染和熏陶,為把東王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提供不竭精神動力和道德滋養。其中,合興村“三史一觀”等載體通過挖掘村史、編寫鄉土教材、講好鄉土故事等方式,解決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最后一公里”問題,讓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基層一線落地植根的做法還代表江蘇省被選入中宣部(中研會)重點研究課題。

  讓每一段文字都押上美麗鄉情的韻腳

  近年來,在黨的富民政策的影響下,蘇北農村逐漸脫離貧困,農戶逢上家中婚喪嫁娶等“紅白事”,請上幾桌客熱鬧熱鬧是很正常不過的事。但是在喜事鬧洞房、喪事唱悲戲等過程中,一些流散藝人為了迎合部分人的喜好,把一些帶有封建糟粕、低級趣味、黃色段子的東西穿插其中,更有甚者,有些鄉鎮的部分耶穌教堂也成立了宣傳隊,宣傳上帝的一套理論和基層黨組織爭奪民心。王春雨等一批老黨員形象地把這種現象稱為“灰色地帶”“黃色文化”帶來愈演愈烈的負面影響。

  為了搶奪農村宣傳陣地制高點,2003年初,東王集關工委決定成立以王春雨任團長“夕陽紅小劇團”,以宣傳黨的光輝、人間真善美和身邊好人好事為主導,傳遞正能量,遏制丑陋習俗。

  “幾年來,王春雨同志為首的一幫老同志自編、自導、自演40多個文藝節目,演遍周邊6個鄉鎮,得到觀眾一致好評。”東王集鎮黨委書記湯景棟介紹,由于節目素材源自身邊人身邊事,不僅對普通群眾有警示教育意義,很多劇目甚至被鎮黨委作為每年黨員干部冬訓的教材,有力地推進了鎮村兩級基層組織的黨建工作,可以說,每一個劇目里的每一個文字都是對美麗鄉情的呼喚,鄉情教育起到了傳統說教無法替代的作用。

  “鄉情教育中,‘孝道’是一個核心的文化元素。”王春雨回憶,那年春節前,小劇團在本鎮后河村演出后,一位中年漢子跪倒在村關工委常務副主任馬丙金面前,痛哭流涕地說:“馬主任,我錯了,我現在就把我媽帶回家,好好地孝敬她”。原來這個劇目就是以中年漢子為原型的創作:他是一個典型的“不孝子”,不盡贍養老人的義務,還偶有打罵老母親的劣跡,村里多次上門做工作都收效甚微,沒有想到一次演出竟然把他的思想工作做通了。小劇團還有一個相對固定人頭的傳統節目:由四位農村大嫂主演的“咱村好人好事多”。每到一個村里演出前,王春雨都先到村里采訪調查征求線索,回來編唱詞填進去,再到該村演出。這個節目對全鎮村民影響很大,因為都是身邊人身邊事,所以對身邊人教育效果很好。

  俗話說“寧帶千軍萬馬,不帶戲子十人”。這個團長的辛酸苦辣就不用說了:節目要自編自導,演員要自找自排,劇務要自備自帶,出工出力不算,還要自掏腰包。該鎮黨委宣委說,別的都不說,光是兩個大木箱80多斤的器材、服裝每次都是團長騎自行車帶去帶回這一項,王老師就夠累的。盡管如此,王春雨仍是毫無怨言。他說,為了讓美麗鄉情成為農村這塊文化宣傳陣地的主角,自己甘當無私奉獻的文化傳播者。

  截至2017年底,在“夕陽紅小劇團”的影響下,東王集鎮關工委有先后成立了老年舞蹈隊和韓圩、六里等村文藝宣傳隊,這里已成為紅色文化宣傳的樂土。

  讓每一例典型都凸顯尊崇鄉賢的力量

  春風化雨,潤物無聲。十幾年來,盡管受地方經濟發展滯后的影響,很多青年人“孔雀東南飛”,可是每當他們返鄉探親訪友走進一個個紅色教育基地,聽王春雨講述一個個“好人故事”,無不為之震撼!“我們要學習家鄉革命前輩和王老師這樣的老同志無私奉獻、發揮余熱的精神,為家鄉振興添磚加瓦。”該鎮在外創業有成的村民朱鸞鳴說,是老一輩拋頭顱曬熱血為我們營造了安逸的生活,是王老師引導我們做人不能忘本。作為生在改革開放年代的人,是趕上了好政策讓我們先富了起來,我們要反哺家鄉。“得知老家要修路的消息,我帶頭捐款15萬元!”

  在朱鸞鳴的帶動下,朱權亭10萬、朱一剛3萬、朱兆繡3萬……一條“致富路”很快修建了起來。不僅如此,每逢中秋、春節,很多在外創業有成的東王集人回鄉探望父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慰問品和禮金去敬老院看望困難群眾和孤寡老人。

  “還有些舉家已外遷的東王集人,如,身家過億的朱海濤、常年在外創業的朱兆剛等,他們家鄉情結也很重,熱心幫助同鄉青年人外出創業培訓技能、安置崗位,還幫助我們教育外出人員富了不忘家鄉。”王春雨說,現在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了本土創業。即使是很多留守家庭,也在植根“紅色鄉愁”培育處的淳樸鄉風、民風的感召下,通過勤勞致富、勤儉持家贏得鄉鄰的尊重,像好妯娌孫士蘭,好媳婦王麗、南衛衛,好婆婆黃仁梅等,她們又通過自己的言行涵養著鄉情民俗,凝聚著一種正能量。而在東王集,這些人正成為農村主流,他們根植鄉土,胸懷見賢思齊、崇德向善的力量,成長為新時代的鄉賢,引領著文明新風尚。

  今年5月,東王集鎮黨委安排王春雨做鎮文化站一名編外兼職管理員。截至目前,以“紅色鄉愁”為主線,他已經舉辦三期文藝宣傳隊演員培訓班,一期農村業余創作人員培訓班,兩期文藝工作座談會,三次大型演出,六次農家田頭演出,接待鎮中小學生500余人次左右。

  “講好‘好人故事’,讓‘美麗鄉愁’扎根,這不僅僅是一個政治工程,更是一個民心工程,而東王集大地上日益濃郁的培育、尊崇、學習鄉賢的風氣無疑對這個工程起到了助推劑的作用,只有當一代一代新鄉賢的鄉土、鄉情、鄉愁越來越多地轉化成熱愛家鄉、感恩家鄉、回報家鄉的實際行動時,我們的鄉村才會越來越美麗。”鎮黨委書記湯景棟動情地說,王春雨就是這個工程師、我們身邊的新鄉賢。

來源:江蘇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