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明鋒
油田職工28年照顧工友老母親 把孤老當“親媽”
助人為樂
河南省
2016年10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楊明鋒,男,1962年8月出生,中共黨員,中國石化集團公司中原油田采油四廠安全環保科副科長。

  28年前,楊明鋒的工友舒世剛在一次意外事故中身亡,看到舒世剛年邁的母親無依無靠,楊明鋒和妻子便決定照顧舒媽,而這一照顧就是10000多個日日夜夜,他們的感人事跡被當地群眾廣為傳頌。

  在中原油田騰飛小區,人們時常看見一個中年婦女(楊明鋒的妻子)用輪椅推著個老太太逛街。老太太的兒子姓舒,中年人按西北人習慣,稱老人為“舒媽”。那年初冬,舒媽唯一的兒子意外離世,楊明鋒和妻子便主動擔起了照顧舒媽的重任。

  青春擔當:“撿”個孤老當“親媽”

  舒媽是個苦命人,人生三大不幸她樣樣占了:5歲時沒了娘,被送給人家當童養媳,丈夫長大后到玉門當建筑工人,24歲那年在事故中丟了命,舒媽在魯西農村把兒子希剛拉扯大,希剛參加工作后成家、生女,卻于1988年不幸身亡。

  當時,楊明鋒擔任中原油田采油四廠井下作業大隊團總支書記,他和同事幫忙處理完希剛的后事,就讓妻子周秀紅天天給舒媽送些吃的。

  沒想到,3個月后,舒媽的兒媳受不了打擊領著女兒走了,看著無依無靠整夜撕心裂肺哀哭的舒媽,楊明鋒和周秀紅心里很不是滋味兒。

  “舒媽沒了兒子,往后的日子可咋過呀!”夜晚,楊明鋒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小時侯,父母常教育我敬老孝老,我又是個共產黨員,現在舒媽遇到難處,我能袖手不管嗎?”

  楊明鋒一骨碌起床,跟妻子商量:“秀紅,咱們的父母,一對在山東,一對在甘肅,都不在跟前。舒媽那么可憐,旁人都不管,咱們就把她當親媽待吧?”

  善良的周秀紅最懂丈夫的心思,她很痛快地答應了:“好呀,我也是這么想的!”

  第二天一早,楊明鋒和妻子敲開舒家的門,捧緊舒媽的手:“希剛哥走了,今后我倆就是您的兒子、兒媳。您的后半輩子,我倆包了!”

  63歲的老人擦擦淚,半信半疑地點點頭。

  那年,楊明鋒和周秀紅都才26歲,兒子楊康剛剛兩歲。

  有人說“小兩口照顧舒媽是一時沖動”;有人說“走著瞧吧,過不了多長日子,他倆就會把老人當累贅扔掉”。還有人斷定“楊明鋒照顧老太太,無非是想撈點資本往上爬”。

  “我跟秀紅只圖讓舒媽有個幸福晚年。”楊明鋒卻說:“舒媽活一百歲,我們就孝敬她到一百歲!”

  萬日守望:孝老不只是加雙筷子

  長年照料一個非親非故的老人,絕非吃飯時加雙筷子那般簡單!

  舒媽的兒子屬非因公死亡。按當時的政策,兒媳調走后,舒媽住的房子要被產權部門收回。楊明鋒和妻子想把她接到自己家里住。老人瞅著楊家住得也不寬綽,說啥也不愿挪窩兒。

  楊明鋒橫下一條心——“再難也得給舒媽尋個‘窩兒’!”素來不求人的楊明鋒一趟趟地往有關部門跑,一遍遍述說舒媽的不幸,總算在自家北邊的居民樓為老人爭來一套42平方米的住房。

  舒媽沒啥收入,楊明鋒又是一番東跑西求,才解決了老人的水、電、燃氣、取暖等基本生活問題。后來,在楊明鋒的不懈努力下,舒媽還領到了生活費和低保金。

  前些年,舒媽住的那棟樓的多數住戶把房子租了出去,不少房客不情愿交取暖費,供熱部門打算停止供暖。

  “大冬天,舒媽沒暖氣咋過呀?”楊明鋒向有關領導匯報后,供熱部門單獨給舒媽鋪了一條管線,還換了新暖氣片。9年后,楊家搬進了北面的樓房。雖說兩家住的居民樓相隔不過百米,可楊明鋒為方便舒媽跟自己聯系,出錢為老人裝了電話。他把自己和妻子的名字、手機號用1號字打印在紙上,貼在電話機旁。

  2010年,楊明鋒擔心舒媽寂寞,給老人買了臺32英寸的液晶彩電,他還手把手教老人調換頻道。

  為方便老人如廁,楊明鋒把蹲便器改成坐便器。他在衛生間裝上熱水器,老人一擰水龍頭,就能流出溫水。

  舒媽的房間不大,可洗衣機、冰箱、空調、錄像機一樣都不缺。入夏前,楊明鋒都要檢查一遍舒媽臥室里的吊扇。他怕老人睡覺后吹空調著涼,只在客廳裝了空調。

  舒媽愛吃肉餡餃子,周秀紅就隔三差五買來鮮肉,包好餃子,把老人接到家里吃。

  為了給舒媽補充營養,周秀紅每周都給老人燉兩次排骨。老人牙齒不好,周秀紅把排骨燉得很爛。她給舒媽買水果,凈揀些軟活的。后來,周秀紅干脆領著舒媽鑲了假牙。

  在舒媽和楊明鋒兩家的房子里,每個房門把手上都掛著一根拐杖。舒媽在屋里行走離不開拐杖,楊明鋒每次出差都會捎回幾根既結實又輕巧的藤條拐杖。老人拄的天數多了,拐杖頭就磨成“半球”。楊明鋒恐怕老人滑倒,他隔一個月就把拐杖頭鋸成澀面。

  鄰居看了,不住地感嘆:“即便是親兒子,也不見得做得這么周到!”

  10年前,楊明鋒就在40公里外的油田基地買了新房,可舒媽不愿住在陌生的地方,直到妻子退休了,兒子在蘭州就業了,楊明鋒也沒把家搬走。

  “俺沒了兒子,可是添了明鋒和小紅這倆更孝順的孩子,俺這后半輩子活得值了!”舒媽逢人就說。

  大愛無疆:愛的小溪汩汩流淌

  28年,楊明鋒夫婦沒回雙方父母家過一個年,他們只有兩次一同離開騰飛小區。

  “不怕旁人笑話,我倆跟舒媽的感情比跟父母還深!”楊明鋒歉疚地笑著。

  楊明鋒和周秀紅的父母都打心眼里贊成子女孝敬舒媽。楊明鋒偶爾回膠東探親,母親都會讓他給舒媽捎一些東西。周秀紅的母親來油田看他們,總不忘給“老姐姐”買幾件衣裳,還常去和舒媽聊天。

  楊明鋒夫婦記不清有多少個臘月,父母提前打電話交代:“我們這里有你們的兄弟姐妹照應,你們不用回來了,好好陪舒媽過年吧。”

  前幾年,楊明鋒的父親和周秀紅的父親病重了,死活不讓家人告訴他倆。老人去世后,家人才打來電話。楊明鋒和周秀紅把舒媽托付同事照顧,匆匆趕去為老人送行。老人的后事剛辦完,兩位母親就催他們趕快回來照顧舒媽。

  前年秋天,兒子楊康結婚了。婚禮的前一天,楊明鋒80多歲的母親、岳母從千里之外趕來。第二天早晨,兩位老人都說家里有事兒,非要回去不可。

  楊明鋒的眼圈紅了:“老人家是怕待在這兒,耽誤我倆照顧舒媽!”

  28年來,楊明鋒和妻子的孝行也感染著兒子楊康。

  當年,楊明鋒和周秀紅不放心舒媽一個人在家——“萬一老人夜里有啥情況身邊沒人咋辦?”楊康就立馬說:“奶奶,您晚上把廚房的燈打開,有啥事您就把燈拉滅。”于是,觀察舒家廚房的燈光成了楊家人的習慣,他們半夜醒來都要朝那里望一眼。

  舒媽愛聽戲,楊康上初中時,用零花錢為老人買來十幾盤豫劇、呂劇磁帶。到了周末,楊康先給舒媽洗腳,再寫作業。楊康參加工作了,每次回油田,都給舒媽捎些新衣裳和好吃的。

  楊康結婚那天,他和新娘程悅依次把舒媽、姥姥和奶奶攙上臺,請舒媽坐在中間。一對新人向3位奶奶鞠躬時,不少來賓的眼里盈滿淚水。

  2015年春末,舒媽患腸梗阻住院,楊康特意請假回到油田,和父母輪替護理老人17天。舒媽出院了,楊康給老人買了張輪椅……

  孝老美德就像一條澄澈的小溪,在楊家汩汩地流淌著,同時,也感動著周圍的其他人。

來源:河南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