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建光
苗族青年創辦助學家園 為數百失學兒童圓夢
助人為樂
云南省
2016年10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清朝末年,民間有個“行乞興學”的人物叫武訓。一部電影《武訓傳》,表現了少年武訓的苦難生活和他從青年時代起由“行乞興學”而終于獲得“苦操奇行”、“千古一人”美譽的坎坷經歷,曾經感動中國。

  近年來,在昆明王家橋社區有個苗族居民叫龍建光,他也是半生坎坷,一家貧困,卻將主要精力用在幫扶比他更貧困的各族群眾尤其是失學青少年身上。他的愛心善舉,感動了周圍很多人。

  為了兒童不再失學

  龍建光在武定獅子山對面的一個苗族小山村長大。少年時期,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走出山溝去上學,但是家境貧寒的他沒有等到這樣的機會。初中沒能讀完,他就輟學務農了。直到1994年,當時已經是一歲孩子父親的龍建光,還是不甘心就一輩子在山溝溝里,他帶著一家三口來到昆明,由于文化低,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建筑工地打雜,提沙灰、挖溝坎,粗木重石,盡是苦力活。這樣的工作,做了半年,勉強能維持一家人最簡單的生計。

  他覺得這樣下去,沒有什么出路,就改學電腦,然后去給一個朋友的公司打字,兼做一點辦公室雜務,又干了三年左右。后來快遞業興起,他改送快遞。再后來,他進到學校做后勤工作,這里工資不比快遞收入多,卻有機會來到他少年時就夢寐以求的學校,雖然自己干的只是后勤工作,但每天能聽到學子朗朗書聲,他就覺得自己很充實也很幸福了。

  后勤工作不需要很高文化,只要心細認真負責,就可以做好這個工作。這些要求,對龍建光而言不是難事。他從小輟學,就靠自己在江湖上找立足之地,察言觀色,細處用心,本是他的強項。學校也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后勤管家,很放心讓他獨當一面,如果不是一個“意外”,他本可以一直就這么在學校干下去。

  學校有幾個來自富民山區的苗族學生,因為窮,他們經常靠咸菜干糧打發用餐。龍建光早就注意到他們的困難,就經常給他們留點飯菜,或者送點菜金,算是自己對同樣是貧困家庭出生的孩子的一點幫助照顧。然而,有一天,他發現這幾個孩子齊刷刷地失蹤了。一打聽,原來是因為家里太窮,就連那點勉強維持生計的錢也供不上了,孩子們只好選擇輟學,一夜之前,從學校跑了。

  這事讓龍建光心里受到極大刺激。他原以為,只有自己才會遇到那樣的苦難,那是因為自己在大山里,而且當時農村日子普遍還很艱難。如今在省城,也出現了這樣的事,就不能不讓他感到特別難過。他利用空閑時間,到城市一個又一個角落去尋找,他想,一定要將這幾個孩子找回來上學!兩個月后,他在當時的張官營舊貨市場,還真找到了這些孩子,而且孩子隊伍比逃學時多出好多!這些孩子一邊收破爛,一邊小偷小摸,已經處在犯罪邊緣,情況十分危險!龍建光一有空就來到孩子們身邊,勸他們回學校上課,勸他們改邪歸正。孩子們卻問他:回去可以,上學要錢,錢在哪里?

  龍建光不假思索就一口回答:錢,全部由我來出!他十分決絕地將孩子們全部帶回了學校。

  人是回來了,錢在哪里呢?以龍建光那點微薄的工資,一家人糊口還勉強可以,要養一大堆孩子,就完全不可能了。他趕緊在親戚朋友中化緣,東家借一點,西家挪一點,自己一家人再省一點,先將日子維持著再說。

  連他自己也沒想到,這只是他助學扶貧的一個小小的開頭。

  為了挽救失學兒童,龍建光從此走上一條沒有盡頭的艱辛路。

  尋找更多的失學兒童

  龍建光找回了幾個失學兒童,他用種種辦法,讓這些孩子在學校安定了下來。由此卻引發了他一個思考:在社會上,還流落失散這多少失學兒童?

  他借回老家之機。經常走訪云南高寒貧困山區。見到山里的很多孩子,因為家庭極度貧困,依然沒有辦法受到教育。他們住著極其簡陋的松木土房,房頂都是用山上的植物和集市上買來的便宜薄膜鋪蓋而成的,有的家庭連衣服都是買不起一件,孩子長大后也只能放牛放羊,還是走不出大山。而且山區里好多家庭的經濟來源,主要是靠春夏季雨多時,到山上撿菌子,然后去集市販賣而來,年收入也就幾百元錢。看到這些情況后,龍建光感觸頗多!他就利用各種機會,向社會團體和個人募捐生活用品,二手閑置用品,籌集款項,然后送到山區,幫助貧困戶家庭孩子上學。龍建光個人也與幾戶特別貧困家庭的孩子結對,幫助他們上了附近學校,還有的被他送到鄉鎮學校上學。

  龍建光在那家由民間扶貧興辦的私立學校里擔任了后勤主管,學校有時派他出一些遠差,他也就借此機會,將尋找失學兒童的視線擴大到更大范圍。他曾遠赴四川德格藏區,幫助支持當地無法上學的藏族兒童,并經家長和當地政府同意后,從那邊接收了一些從沒機會讀書的孩子到昆明讀書上學。他先后三次赴藏區,從藏區各地帶孩子到昆明讀書。

  后來,因各種原因龍建光辭去了原來的工作,在一些朋友和國家政策的鼓勵下,他開始獨自建立小的資助平臺,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幫助失學孩子讀書上學。為了解決資助孩子最大的難題——經費,他跟一個朋友商量,去朋友正在進行的“城中村”改造項目上班,幫朋友搞管理,朋友從項目經費中抽出部分錢,專款用于支持失學兒童復學事業。

  龍建光專門尋找失學孩子上學的故事不脛而走。遠在易門也有陌生人找來,并告訴他,那邊有一群少數民族的孩子,急需幫扶。一開始龍建光覺得,無非就是再資助幾個孩子讀書。但那次探訪之行,深深震撼到了龍建光。

  需要龍建光幫助的那幾戶人家住在遙遠的山頂,車子從昆明開到易門,經過幾個小集市才到山腳,車開到山腳就需要步行了,因為前頭已經沒有路。山勢很陡峭,小路很難走,爬上去差不多都呈55~70度角的斜坡,彎彎繞繞,單從山腳走到山頂,就需要4個多小時,如何需要繼續翻過兩座大山,才到達那個少數民族小山村。到達目的地后,龍建光一行看到的是用幾根粗木搭起的房子,極其簡陋,而且全都漏風漏雨,那里還很缺水,很多人共用一個小洞涌出的水。非常簡陋的學校,就一間房子,沒有門,屋頂是一層薄膜和一點薄草,墻壁是粘土堆砌而成,黑板是沒有上漆的木板,30多個孩子,不分班級,擠在這間簡陋的教室里,很多孩子已經遠遠超過了上學的年齡,但是因家庭貧困,無法到學校上學,就請了一位文化不高的本地人去,將各種年齡段孩子混編在一起教課。這樣的學校,教學效果可想而知。

  深入了解情況后,龍建光知道了遠不是只幫助孩子上學那么簡單。他決定先幫山民解決飲水,修建簡易自來水管,然后再幫助孩子如何上學。

  龍建光帶領福華國際機構,去山頂修建了水管,解決了人畜飲水困難。當困擾山民祖祖輩輩的飲水問題得到解決后,龍建光提出要將孩子們送下山讀書時,孩子和家長卻不樂意了。他們的理由是,最困難的就是喝水,既然已經有水喝了,還下山去干什么?

  龍建光被問得哭笑不得。他一轉念頭,用同樣一個問題回答了孩子和家長:對面山頭還有個更大寨子沒水喝,你們想不想去幫助他們也建起自來水管?

  樸實的山民都說,當然想!

  那你們就得下山,去學本事,才能幫助更多的人,架管道,修大橋,讓大家都過上好日子。

  問題終于迎刃而解。

  幫扶路上無止境

  龍建光覺得,幫助貧困家庭最根本的問題,是要讓他們的下一代接受教育。后來龍建光和朋友正式成立了一個專門幫扶失學孩子的愛朋助學基金會。他開始著手把一些無家可歸的流浪兒童,被遺棄的孤兒,以及因為超生,父母無法撫養的孩子,陸續接到自己家中撫養照顧;他先給孩子們一個溫暖的家,再讓他們走進學校。以這個小小基金會為平臺,通過規范地向社會愛心人士籌款,逐漸讓孩子們有機會走進校園,接受教育。近年來,龍建光與妻子共同撫養照顧了24個孩子。現在還帶著17個孩子在一起生活,并幫助他們上學,負擔他們的一切需要。這些年齡從5歲—17歲不等的孩子,大多數是出自貧困山區的單親家庭、孤兒和遺棄孩子。孩子們的日常所需,生活費用等,全部由基金會募集,轉而全部用于孩子。此外,如有余力,龍建光還用資金幫助那些進城的農村貧困家庭,為他們的子女提供助學資金援助,減輕他們的經濟負擔。

  在龍建光幫助收留失學兒童的一所寄宿制學校里,最多是有500多個來自各地的貧困家庭學生,其中全免費的有近一半。這些孩子多數的來自香格里拉藏區。

  在祿勸,有一所由龍建光和基金會幫助援建的希望小學,這所學校由龍建光及其基金會籌錢出資,村民出力,人背馬馱,花了一年建設起來,學校容納了周圍四個村子的孩子就近入學,他們進到寬敞漂亮的兩層教學樓里,窗明幾凈,特別興奮,也特別感恩。龍建光卻沒有任何要求,只是在開學時,在講臺上為孩子們講了自己的童年故事:我為什么沒有機會讀書?

  從事幫助失學兒童事業已長達12年之久的龍建光,經他之手,幫助過山區留守兒童、流浪兒童、孤兒和失學兒童走進校園,讓他們重回校園,接受教育。從2001年至今,龍建光幫助圓夢的失學兒童達數百人,親自資助撫養多達60多個孩子,其中200多個孩子完成了小學教育,100多個孩子完成了國家九年義務制教育,他們中很多人已經走上社會,成為有用之才。

  幫助貧困孩子上學,成為了龍建光的人生目標。他說,在他有生之年,不管遇到多大困難,他都要把這個事繼續做下去。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夠將扶貧助學事業做得更好更大,讓那些需要的人得到幫助,也希望自己悲憫之心,惠及更多的孩子。

來源:云南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