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愛娟
背負巨債為養女治病
孝老愛親
廣西壯族自治區
2019年6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廖愛娟,女,漢族,1969年9月出生,廣西桂林市秀峰區甲山街道矮山塘村一位普通的農村婦女。

  2009年12月12日的清晨,桂林秀峰區甲山街道矮山塘村民廖愛娟路過桂林中心廣場時,聽到廣場的保安亭邊上傳來嬰兒的啼哭聲。廖愛娟尋聲而去,發現一個棄嬰躺在一輛嬰兒車上,女嬰臉色發黃,嘴唇蒼白。廖愛娟心疼孩子,在苦苦守候、多方聯系發現無人認領后,廖愛娟將孩子抱回了家。

  廖愛娟與丈夫滕林結婚后一直還沒有自己的孩子。與丈夫滕林認真討論后,夫妻二人決定收養這個女嬰。

  幾天后,女嬰在桂林181醫院被確診為重度β型地中海貧血患兒,醫生說很多這樣的孩子只能活3到5年。周圍的人都勸廖愛娟夫婦不要“犯傻”,滕林的父親還特意從老家趕來相勸。面對勸說,滕林猶 豫了,但廖愛娟看著懷里的孩子,眼神堅定:“每個孩子都應得到父母的愛,難道還要再拋棄她一次嗎?”面對妻子的堅持,滕林選擇了支持。廖愛娟夫婦給女嬰起了個好聽的名字——滕姍。“按照我們  當地‘金三銀七’的說法,小名珊珊諧音三三,喻意像金銀一般珍貴。”夫妻倆決定呵護著珍貴的珊珊。

  滕珊患的是重型β地貧,需要每月輸血,終生去鐵。最初,廖愛娟夫婦以為,每個月花2000多元給珊珊輸血,就可以維持她的生命了。沒想到,輸血費跟全部治療費比起來,根本不值一提。近年來珊 珊僅服用去鐵藥加上輸血費,每月藥費就高達1.2萬元。

  在與疾病的斗爭中,廖愛娟一家選擇了堅持。

  為了照顧珊珊,廖愛娟放棄了工作,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珊珊身上。丈夫滕林是矮山塘小學的一名教師,他一人承擔起了家庭的經濟重擔,多次因勞累過度造成胃出血和高血壓住進醫院,但卻始終無怨無悔。

  為了給孩子治病,廖愛娟的父母、弟弟、弟媳等親人都加入了這場愛的生命接力中。

  他們拿出了積蓄幫珊珊治病,還在生活方面全力幫助廖愛娟一家。廖愛娟母親把自己準備購買養老保險的5萬元全部交到廖愛娟手上。拿著母親的錢,廖愛娟的內心五味陳雜,家人們的大愛與堅定,讓這個家散發人間真、善、美的光芒,讓廖愛娟更加堅定要為珊珊續寫生命的奇跡,撐起孩子的世界。

  為了給珊珊治病,廖愛娟夫婦花光了積蓄,抵押了住房,還背上了20萬元的債務,但這一切,都是為了保障滕珊每天規范的治療。2010年12月19日,廖愛娟生下小女兒滕祺琦。在父母的言傳身教下, 妹妹也對姐姐十分關心,每次珊珊在醫院接受治療時,懂事的妹妹總是乖巧的陪在身邊。

  家人們的愛和堅強,照亮了珊珊的生命,成為珊珊對抗病魔最堅實的后盾。珊珊每天像正常的孩子一樣快樂成長,感受著情深的父愛和母愛。如今,珊珊已經成長為一名品學兼優的孩子,會彈優美的  尤克里里,會深情并貌地朗讀中華古詩詞。

  2016年8月,珊珊到了治療地中海貧血最佳年齡的最后期限,廖愛娟夫婦不得已向中央電視臺《等著我》欄目發出了求助,希望找到她的血親,找到合適的造血干細胞,讓珊珊繼續活下去。但是時間一 天天過去,始終沒有親人的消息。廖愛娟夫婦始終沒有放棄,他們多方奔走聯系,希望為珊珊找到合適的配型。但在聯系了中華骨髓庫和臺灣骨髓庫后,也無功而返。

  十年如一日的為尋找治療方案忙碌奔波、無怨無悔傾盡所有照顧孩子……廖愛娟說,最痛苦和最艱難的不是為籌錢四處奔波,而是即使傾盡所有的愛和能力,也沒法代替孩子因疾病帶來身體上的痛苦 和折磨。如今,廖愛娟夫婦依舊沒有放棄治療的一絲希望,在竭盡所能為珊珊提供完整家庭的同時,廖愛娟夫婦仍在用心尋找著珊珊的親生父母。“我們希望能找到孩子的親生父母,找到與珊珊匹配的造 血干細胞,讓珊珊能擺脫病魔,獲得一次新生的機會。”2017年榮獲廣西最美家庭稱號;2018年榮獲全國最美家庭稱號。

來源:廣西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