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長德
古稀老人29載悉心照顧4個繼子女撐起多難家庭
孝老愛親
安徽省
2018年6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人物簡介:劉長德,男,1944年9月生,安徽省合肥市肥西縣上派鎮燈塔社區居民。

  事跡簡介:30多年前,劉長德與唐本珍的妹婿在一起打工,兩人關系很好,親如兄弟。唐本珍的前夫因病不到40歲就去世了,丟下妻子和四個年幼的孩子。看到姨姐日子如此艱難,妹婿找到了還是單身一人的劉長德,希望他幫忙照顧好姐姐及孩子們。“行,兄弟”,性格憨厚、為人直爽的劉長德,干干脆脆答應了。

  但是,真實的日子卻是無比艱難。1989年,劉長德與唐本珍組建了新的家庭,承擔起了撫養四個和自己沒有血緣關系孩子的重擔。不幸的是,小兒子因腦出血留下了嚴重的后遺癥,緊接著大兒子去世,女兒也因腦中風入院治療,這個家庭承受了一次次的打擊。但是劉長德不拋棄、不放棄,為了孩子和家庭,他賣掉自己老家的房子、一個人打幾份工掙錢來給孩子治病,硬是把這個家給撐了起來。從最初被周圍人說“傻”,到如今感動著周圍無數人,劉長德用行動恪守著諾言,把男人的責任扛在肩上。2017年,劉長德先后獲評肥西好人、合肥好人、安徽好人,并被評為合肥市誠實守信標兵。

  貧困時  他是孩子的好父親

  “身邊的人都說我傻……”這是劉長德記憶中別人對他這段婚姻最初的評價。日子本就艱難,還要撫養四個孩子,最大的孩子十七歲,最小的八歲,而且沒有一個是親生的……面對親人的擔憂和旁人的非議,劉長德沒有任何猶豫,雖然日子艱難,但是劉長德卻一直將自己的承諾銘記在心。

  結婚沒多久時,家里僅有的三間房被洪水沖塌了,再加上家里沒有經濟來源,六口人的生活都沒有著落,劉長德就到合肥去做瓦工,帶著一家人租住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     

  “做瓦工掙的錢不夠全家人開銷,孩子們只能勉強溫飽,也沒有像樣的衣服穿。”劉長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想方設法多掙錢,恨不得一個人當作兩個人用。白天,劉長德出去做瓦工,晚上再去做些臨時工,常常忙到深夜才回來。“看到孩子們有飯吃,有新衣服穿,我覺得苦點累點也值了”,他自己則一直穿著工友們給的舊衣服,結婚近30年來,他從沒有給自己添置一件新衣裳。   

  “那時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們吃飽穿暖不生病,一生病我整個人都慌了,就怕孩子們有任何閃失。”養育四個孩子的不易,劉長德深有體會。一家人剛到合肥,有天晚上下著大雨,小兒子突發高燒,怎么也退不下去。因為工地所在的地方偏遠,路上也叫不到車,劉長德硬是背著小兒子跑上了十多公里才到醫院。“幸虧你來的及時,不然你兒子腦袋可能就燒壞了。”當聽到醫生告訴他兒子送醫及時已經沒事的時候,已經近50歲的劉長德喜極而泣,放下心來的他一下子癱倒在地。

  劉長德對四個孩子視如己出,孩子們也漸漸的待他如同親生父親。雖然日子并不富裕,但是一家人其樂融融。

  困境中  他是全家的頂梁柱

  日子過得飛快。就在孩子們逐漸長大獨立,一家人生活逐步變好的時候,接二連三的不幸向這個原本就貧困的家庭襲來。

  2012年,小兒子騎車不慎摔倒,顱內出血,醫院告知不排除植物人的可能,即使經過治療清醒過來,也會留下后遺癥,而且治療費用巨大。這個結果給了一家人一個沉重的打擊。看著哭泣的老伴和兒媳,劉長德做出了決定:一定不能放棄治療!不管花什么代價,也要保住孩子的性命。

  劉長德思前想后,將自己老家在政府幫助下翻建的兩間老房子賣了出去,所得的四萬多元現金全部用于小兒子的治療。他則繼續出去打工掙錢,給兒子治病。已經六十多歲的劉長德,在工地上沒日沒夜的干活,不僅是最拼的而且也是最省的,甚至連一瓶礦泉水都舍不得買來喝。劉長德的努力沒有白費,經過治療,小兒子終于慢慢恢復了過來,雖然喪事了行動能力,但對這個家來說,已經是個很好的結果。

  禍不單行。2013年的冬天,大兒子突然因為一場意外離開了人世,丟下了兩個尚未成家的孩子。2015年7月,二女兒因為腦中風不得不住院治療。劉長德剛操辦完大兒子的喪事,接著又要四處籌錢幫女兒治病。

  經歷了孩子們相繼患病,特別是白發人送黑發人的痛苦,劉長德更加的蒼老了,但他依然堅強的支撐起整個家。

  年紀大了,外出打工也變得困難,他只能在家門口打點零工,每天風吹日曬,為這個家努力著。打工得來的錢除了給老伴買藥,剩下的全部用于小兒子和二女兒治病之需。

  夕陽下  她是老伴的好拐杖

  早上五點起床,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這是劉長德現在的生活節奏。“老伴患有嚴重的白內障、高血壓,眼睛看不見也不能做任何事情,現在孩子們可以不要我操心了,我就專心照顧老伴的衣食住行。”雖然經歷了多年的風雨,劉長德的身體還算硬朗,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照顧妻子唐本珍。

  劉長德現在和妻子住在政府特別照顧安排的廉租房內。粗糙的水泥地面,一張床,一張桌子,一臺黑白電視機,用寒磣來形容劉長德的家并不過分。在用紙糊著窗戶的衛生間里,放置著一個大大的盆。每天晚上,劉長德都雷打不動的將妻子唐本珍的洗澡水打好,給妻子洗澡,洗完澡,再給妻子按摩。  

  在照顧好妻子的同時,劉長德還抽空到小區里拾破爛。“政府也給安排了低保,老伴每天需要吃藥,只要能動,還是盡量不要給政府和孩子們添負擔。”

  在劉長德的世界里,孩子和妻子就是他的一切,孩子和妻子安好,便是他最大的幸福,“要說這一生有什么后悔的事,那就是后悔自己沒有多大的能耐,沒有給老板和孩子們更好的生活。”

  每天傍晚時分,劉長德總要攙扶著妻子在小區里散散步,“長時間呆在家里,老伴著急,帶她出來散散心。”夕陽下,劉長德瘦削的身形被無限的拉大。

  29年的歲月就這樣不經意間從身邊劃過,從不惑到古稀,從最初的一句諾言,到一輩子的踐行,從最初被人說“傻”,到如今感動著親戚朋友,感動著周圍無數人,劉長德不知道自己人生的年限是多久,但是他知道只要他還活著,就會盡心盡力的照顧好這個家——只為了踐行當初的諾言,只為了男人承擔的責任。

來源:安徽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