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長云、申長明、申長久
兄弟三人跋涉數千里拍攝1000多小時 只為紀念父母的愛
孝老愛親
河南省
2018年6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申長云,男,1965年7月生,申長明,男,1968年5月生,申長久,男,1972年2月生,三人皆為河南省新鄉市牧野區居民。

  申氏三兄弟整整耗時8年,跋涉數千里,花費數萬元,拍了1000多個小時的視頻素材。在母親去世10周年那天,用一種特別的方式——在父母生前居住的家屬院播放他們拍攝的紀錄片《不能忘懷的愛》,來表達自己對父母的緬懷和對家庭的感悟。因事跡突出,被授予全國“和諧家庭·幸福榜樣”稱號、感動中原人物提名獎、新鄉文明城代言人等榮譽,2017年7月18日,申氏兄弟榮獲河南省我為正能量代言貢獻獎。

  緣起“這么辛苦,就是為了把父母留住”

  “家就是有親人和親情的地方,家是生活的起點也是生活的終點。我的父親母親,就是我家的蒼穹。”在新鄉市一家影像工作室內,申長云、申長明、申長久三兄弟再次重溫了他們拍攝整理的一部紀念過世父母的紀錄片——《不能忘懷的愛》。雖然這部片子他們已經看了無數次,但每次結束的時候,3個年逾不惑的男人還是會動容落淚。“每次在片子里看到他們的音容笑貌,總覺得他們還陪在我們身邊。”申長明說。

  三兄弟的父親申連成,生前是新鄉磚瓦廠的工人,曾被評為市勞模,還當選過河南省人大代表,于1994年去世;母親李文英也去世12年了。

  “我的父親母親基本上不識字,但我們的父親一直教育我們‘克勤克儉、無私奉獻’,而母親對家庭的付出,則讓我們兄弟姐妹懂得了家的含義。”申長明說,母親過世后,他們兄弟姐妹5人一直在商量,用什么方式來紀念雙親,把父母的責任和愛在這個家傳承下去。

  “傳統的放鞭炮、唱大戲、鼓吹手,我們也考慮過,但總覺得缺了點什么。直到我們無意間看到《山有多高》這部紀錄片,激發了我們拍紀錄片紀念父母的靈感。”大哥申長云說。

  《山有多高》是一名臺灣導演為紀念父愛而拍攝的一部紀錄片,獲得過第39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兄弟仨湊一起看完后被紀錄片里的情懷感動了,他們決定為自己的父母拍一部屬于自己家庭的紀錄片。

  申氏三兄弟都是攝影愛好者,3人在新鄉市區合伙開了一家影像工作室,平時主要承接婚慶等視頻拍攝業務,拍紀錄片這種“高大上”的東西,還是頭一回。為此,他們特地找來拍紀錄片的專業人士幫忙。“第一次拍紀錄片很辛苦,這么辛苦,就是為了把父母留住。”申長明說。

  拍攝 耗時8年行程數千里、拍攝1000多小時

  提起紀錄片拍攝的漫漫8年,申長久用“八千里路云和月”來形容。雖然家里的攝像機里之前有不少父母親歡慶過節的視頻素材,但對一部紀錄片來說,還遠遠不夠。8年里,他們跋涉了數千里路,花費了數萬元,拍下了1000多個小時的素材。

  “要拍母親,肯定要去山西那邊找我姨他們。”申長明說,1942年鬧饑荒的時候,姥姥籮筐里挑著舅舅和小姨逃荒到山西,母親李文英則因為腳傷而留在河南。母親與兄妹雖然相隔兩地,但依然親如一家。

  小姨家在山西山區,山路崎嶇難行,他們經常走錯路。有一次他們的車壞在半路,三兄弟推著車在山里走了半天才找著修車的地方。“還有一次山西下大雪,我們的車鉆進雪堆里連門都打不開了,我們只好從天窗里爬了出來。”回憶起拍片子的艱難,3人如今當成笑話來講。

  “每次費盡艱辛來到姨家,吃著姨包的餃子,就想起了我們的母親。這8年來,我們往山西跑了五六趟,行程有數千里。”申長云說,在拍攝過程中,有太多令他們難忘的時刻,特別是與小姨以及當年的老鄰居張嬸、黃嬸聊起父母生前事跡的時候,說到動情處,大家抱頭哭作一團。

  2011年,是父親工作過的磚瓦廠倒閉前的最后一年。為了更好地拍攝父親在磚瓦廠的素材,大哥申長云特意申請調回磚瓦廠,親自到廠里干了一年勞力,拉父親拉過的大車,泡父親泡過的澡堂,體驗父親當年的工作。“十幾趟磚瓦廠跑下來,父親在我們心中的形象更清晰也更高大了。”申長云說。

  放映和老鄰居一起再看父母音容笑貌

  2015年3月24日,對申氏三兄弟來說,是個大日子。這天既是他們母親的10周年祭日,也是他們的紀錄片第一次“公映”。

  那一天,申家三兄弟沒有請戲班子,也沒有放鞭炮,而是來到父母生活過的廠家屬院與父母當年的老同事、老鄰居一起觀看了這部紀錄片。

  “1000多個小時的素材,我們剪出來26分鐘,主要是圍繞母親的一生來剪的。別看只有26分鐘,光是剪輯,我們花了260個小時都不止。”申長明說,畢竟是門外漢,第一次拍紀錄片缺乏經驗,1000多個小時的素材沒有做相應的檢索記錄。

  這就意味著,哪怕一個一兩秒鐘的鏡頭,他們也需要從浩如煙海的1000多小時的素材里慢慢挑選。“沒辦法,我們只能用笨辦法一點一點地找。那幾天,我一坐到電腦前就頭疼。差不多用了半個月的時間,才剪出來第一版片子,大約有40分鐘。”申長明笑著說,“片子最終定稿前,他們開了6次研討會,先后把片子改了5版,精簡到26分鐘。”

  片子上映前,老三申長久還特意設計了一張海報,貼在老院里:“敬請磚瓦廠父老鄉親前來觀看。”海報上,當年磚瓦廠的煙囪高高豎立,就像父母還在的那時候。

  當天晚上7時許,夜幕降臨,銀幕亮起,申家兄弟姐妹和院里的幾十位老人守在銀幕前。當銀幕上出現申連成、李文英的身影時,那些老同事、老鄰居想起舊事,都禁不住流下了眼淚。“他們兄弟幾個給父母拍電影,多出息、多孝順。申家老兩口九泉之下也高興。”一位老人說。

  感受拍紀錄片讓家人更親密

  8年時間,紀錄片里當年母親懷抱著的光著肚兒的小孫子,如今已長成翩翩少年;8年時間,也讓三兄弟對父母的“責任與愛”的家庭觀念理解得更加透徹。

  申長明說,目前這部26分鐘的片子主要是為祭奠母親去世10周年而剪的,接下來一段時間我們將剪一部一個多小時的關于整個家庭的紀錄片。

  “父母雖然不在了,但因為拍這個片子,讓我們兄弟姐妹5家更親密了。家,不能散,要經常在一起聚聚。”申長云說。

  母親過世的12年里,每年誰家孩子過生日、成人禮,一大家16口人都會聚在一起慶祝。每年的清明、中元節以及父母的祭日,幾家都會一同前往。閑暇時間,他們還經常組團出去旅游,許多地方都留下了他們的身影。

  “母親當年與她的兄弟姐妹分離大半輩子,她格外看重一家人的團聚。拍這部紀錄片的8年來,我們兄弟姐妹更加懂得了家的真正意義。”申長云說。

來源:河南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