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春梅
“最美媳婦”以殘疾之軀照顧4個病殘親人
孝老愛親
四川省
2018年3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公爹臥病在床20年,生活不能自理;娘家的爹娘心血管硬化、腦萎縮,需要長期照顧;弟弟有智力障礙,也需要長期幫助……家住南充市高坪區白塔街道辦梨樹街社區仙鶴巷7號的朱春梅,在丈夫把大部分時間用于開公交車、打短工養家糊口的情況下,她拄拐杖、坐輪椅,用二級殘疾之軀和孝心、愛心為4個病殘親人撐起一片晴朗的天空,成為他們的心靈歸依。朱春梅的孝心、愛心感動左鄰右舍,大家稱她為“最美媳婦”、“最美女兒”、“最美嫂子”。曾獲得“感動南充2016”十大新聞人物、高坪區“好兒女”、四川好人等榮譽稱號。

  命運多舛  家人病倒夫妻雙雙下崗

  朱春梅的父親在原南充縣五金公司工作,媽媽在制衣廠訂扣子、鎖扣眼。朱春梅記得,小時候姐弟三人晚上做完作業,就和爸爸一起幫著媽媽訂扣子、鎖扣眼。朱春梅問媽媽為什么拿這么多活兒回家,媽媽告訴她:“鄉下的爺爺、外公、外婆年紀大、病痛多,看病吃藥都需要用錢,我們要盡量多做點活,多掙點錢孝敬他們……”母親的言傳身教和耳濡目染,在朱春梅幼小的心田里,種下了“孝老敬親”的種子。

  成年后,朱春梅進了南充市高坪區金珠酒廠工作。1993年,時年22歲的朱春梅,同剛從部隊轉業分到該廠工作的覃勇相戀。覃勇在部隊里服役4年,榮立過三等功。

  朱春梅和覃勇剛相戀時,一個閨蜜悄悄勸朱春梅趕快“剎車”。閨蜜說:“覃勇一家太特殊了,他的爸爸覃邦坤是個老病號,長期背著藥罐罐;覃勇的媽媽三四年前病故,為他媽治病的錢現在還沒還清;覃勇的兩個弟弟中,一個智力障礙是個長期包袱,一個在讀書還需用錢。他家負擔這么重,你嫁入這樣的家庭,簡直是自討苦吃。”

  “覃勇是轉業軍人,忠厚老實,只要我們相親相愛,用勤勞的雙手,是可以改變家庭條件的。”朱春梅不為所動,執意同覃勇交往。

  1994年11月,朱春梅和覃勇喜結良緣。不久,他們有了自己的愛情結晶,對未來的生活充滿了憧憬。

  然而,朱春梅和覃勇沒想到,大禍接二連三的砸在他們頭上。

  1996年,年近七旬的公爹覃邦坤在晨練時被一輛的士撞倒,頭部受傷、手臂骨折,接著又患上了腦萎縮、前列腺、痛風等疾病,一直臥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屋漏偏遭連夜雨、船破又遇頂頭風。1997年,金珠酒廠破產,朱春梅和覃勇雙雙下崗。一家人的生計頓時成了問題。

  但厄運并沒有就此結束,四處奔走找工作期間,朱春梅發現腿部經常疼痛。剛開始朱春梅認為是路走多了,把腳走疼了,并沒有在意,但后來腿部疼痛日益嚴重、難以忍耐。到醫院一檢查,她患上了雙側髖臼變形、雙髖關節病變。

  朱春梅進行了手術治療,病痛緩解,但因家庭經濟窘迫,治愈不徹底,朱春梅就出院了。朱春梅雖能行走,但醫生要求她盡量少走路、少站立,多休息。為此,朱春梅買來拐杖和輪椅,只有在非行走不可時,才丟開拐杖、離開輪椅。

  所幸覃勇下崗后,到了一家公交公司當司機,才使這個家庭得以勉強度日。

  孝心感天  她用大好年華照顧家人

  覃勇身體健康的弟弟成年后到湖南謀生,同家人幾乎沒有聯系。覃勇要開車養家糊口,照顧臥床不起的公爹和智障的弟弟的任務,就落在朱春梅身上。

  20年來,朱春梅拖著病痛的身體,默默地照顧公爹和弟弟。公爹不能翻身,朱春梅就幫他擦洗身子,接屎、接尿,端茶遞水,喂飯喂藥。怕他長褥瘡,朱春梅還要經常幫他翻轉身體,推拿按摩。

  公爹一直多病,發病住院是家常便飯,無論是嚴寒酷暑,還是半夜三更,只要公爹發病稍重,朱春梅都會立刻將他送往醫院。2010年5月的一天,公爹突然全身僵硬,只有呼氣沒有吸氣,雙眼一直盯著前方,眨都不能眨一下。當時家中只有朱春梅一個人,朱春梅特別著急,甩開拐杖鼓起勁背了公爹幾次,都沒能成功。后來在鄰居幫助下,朱春梅把公爹送到醫院,把公爹從鬼門關搶救了回來,醫生告訴朱春梅,如果再    晚一會送來,病人就沒救了。

  朱春梅20年如一日,為公爹端屎倒尿、喂藥擦身子。有人問朱春梅累不、煩不、難為情不?朱春梅笑著回答:“公爹也是自己的父親……人人都會老,都會有無奈無助需要幫助的時候,這沒有什么羞不羞,難不難為情的。只要心底還有良心的話,都應該報答父母的養育之恩。”

  朱春梅常說,長兄如父,長嫂如母。對智障的弟弟,朱春梅為他洗衣服、煮飯,從不懈怠。

  除要照顧公爹、弟弟外,朱春梅還要照顧娘家的父母雙親。朱春梅娘家父母均年近八旬、體弱多病,患高血壓、糖尿病、心血管硬化、腦萎縮等多種疾病,常常需要人照理。而朱春梅娘家弟弟在成都務工,妹妹嫁到天津,照顧二老的責任也全部落到朱春梅的肩上。

  從1996年以來,朱春梅用自己的青春年華陪伴4個殘疾人、病人。盡管娘家和公爹家相距不到500米,但長年累月在娘家和公爹家奔跑,對一個腿腳不方便的人來說,這500米也足已累得死去活來。

  朱春梅的善行感動左鄰右舍,大家稱她為“最美媳婦”、“最美女兒”、“最美嫂子”。

  大病再襲  她最擔心4個病殘親人

  常年積勞成疾,終于在2002年7月的一個晚上爆發了。當晚,朱春梅突然劇烈咳嗽,大口吐血。而此時丈夫出差在外,她只能一個人艱難地來到醫院。經檢查,由于長期勞累,她患上了肺結核。剛剛懷上的孩子也沒能保住。僅住了4天院,她就拖著并未痊愈的身子回家照顧公爹和智障的小叔子,以及娘家父母。

  由于長時間、超負荷勞累,朱春梅的骨科病逐漸惡化,左右腿股骨頭病變壞死,疼痛持續不斷。

  “雙髖關節病變、股骨頭壞死,建議立即住院手術。否則,下半生就要在輪椅上度過。”2012年7月,朱春梅拿到病情診斷書時,想起家里需要照顧的公公和小叔子,淚如泉涌:“我倒沒什么,但我還有三個老人、一個智障人需要照顧呀……我完全離不開輪椅的話,怎么煮飯、洗衣,怎么照顧公爹?”

  朱春梅只好強忍疼痛,一邊繼續盡好為人媳、為人女、為人嫂的責任,一邊尋求中醫保守治療。但每月二三千元的中醫藥費用,仍然令朱春梅的家庭無法承擔。

  2015年6月,朱春梅被評為二級殘疾。

  愛心幫扶  她有望自由行走

  “最美媳婦”、“最美女兒”、“最美嫂子”的事情,牽動著大家的心。高坪區民政局組織局救助股、信訪股,與區交通運輸局、區老齡辦、區殘聯及白塔街道辦、梨樹街社區工作人員一起,從7月份開始多次到朱春梅家中了解情況、走訪調查,并派專人到了解其病情。

  區民政局在給予5500元慰問金、臨時生活救助金同時,按低保條例規定,將朱春梅按程序納入城鎮低保;針對兒子輟學的情況,該局與省民政干部學校聯系,為朱春梅的兒子爭取到上學名額,學雜費全免,全額資助生活費并指導就業;商請白塔街道辦聯系區醫保局,協調將朱春梅納入特殊殘疾人跟蹤服務,解決部分門診費用;商請白塔街道辦銜接具體幫扶聯系社區的區交通運輸局,將其納入重點幫扶對象。

  2016年7月,朱春梅在愛心人士幫助下,前往成都某醫院檢查治療。該院在了解到朱春梅的孝順事跡后,免去近萬元檢查就診費。該院院長、全國著名骨科專家賴志剛為朱春梅進行了診斷,“只要進行科學的治療,你下半生能自由行走,不會在輪椅上度過……你今后可以繼續照顧你家里的老人和弟弟。”

  “連日來,我睡覺都笑醒了。”長年來飽受困境和疾病折磨而愁眉不展的朱春梅,臉上綻放出難得的笑容,笑得格外開心、格外幸福。“我從心底感黨和政府及所有愛心部門、愛心人士對我家的關懷。我只是一名普通婦女,對家庭盡責、對長輩盡孝是我的責任。我沒有其他奢求,只盼望家人平平安安。”

  我認為,一個人的價值,不在于他多么有錢有勢,而在于他不管是在任何艱難困苦、精神壓力之下,還保持著一顆熱愛生活、孝老敬親的赤誠之心……

來源:四川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