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維芹
七旬老人幾十年照顧4個癱瘓家人 用愛撐起苦難家
孝老愛親
河北
2015年5月
sbhr.jpg
人物故事:

  孫維芹,女,今年76歲,河北省滄州市青縣馬廠鎮東姚莊村人,幾十年來無怨無悔的照顧兩個癱瘓在床的弟弟和兩個癱瘓在床的兒子,用她瘦弱的肩膀撐起了整個家,生活的重擔壓彎了她的后背。

  孫維芹原是北蔡莊人,結婚之前家里就有兩個兄弟因為肌肉萎縮癱瘓在床,孫維芹幫著家人對兩個兄弟悉心照顧,每天給兄弟們擦洗身子、喂菜喂飯、端屎端尿,從來沒有叫過苦、喊過累、嫌過臟。后經人介紹嫁到了東姚莊,婚后仍然堅持每天回家照顧兩個生病的兄弟,在自己本就不富裕的家里擠出糧食給兩個兄弟做吃做喝,兄弟倆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堅持了幾年之后,其中一個兄弟實在不忍心再拖累自己的老姐姐,就自己喝農藥自殺了,孫維芹現在想起來還在深深自責,責怪自己沒有看緊弟弟。孫維芹怕另一個兄弟也產生輕生的念頭,終于同意將弟弟送去了養老院。

  孫維芹嫁到東姚莊之前就知道婆家生活困難,一貧如洗,但孫維芹看到丈夫老實忠厚就毅然決然的嫁了過來,果然婚后丈夫對她照顧自家患病兄弟不僅不反對,還經常和她一起回娘家干點力所能及的活。對此孫維芹回報丈夫的是更加勤奮努力的過日子,婚后先后生育了三個兒子和兩個女兒,日子在夫妻二人的努力下也漸漸好起來了,此時的孫維芹覺的生活的艱辛已經過去了,以后的日子肯定越來越好。正當她對生活充滿信心時,夢魘又再一次降臨到這個剛剛看見希望的家庭,大兒子和二兒子在十幾歲的時候也出現了肌肉萎縮的癥狀,且身體情況每年都在加重,曾先后在北京、天津、石家莊等地檢查并治療過,都沒有明顯的效果,直到現在完全癱瘓在床。大兒子姚殿厚今年58歲,二兒子姚殿清今年52歲,由于年輕時就出現肌肉萎縮的癥狀所以都沒有結婚,并分別在2005年和2007年開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孫維芹就像照顧孩子一樣照顧兩個兒子,喂飯、洗衣、端屎端尿等等,其中大兒子下半身肌肉無力,無法下床,二兒子全身肌肉萎縮,吃飯都要孫維芹將饅頭、稀飯喂到嘴邊,姚殿厚流著淚說:“十幾歲就什么都干不了了,打小就沒離開過娘。”姚殿厚的話不僅說出了對母親的依賴,也飽含對母親感激和愧疚。

  孫維芹今年77歲,老伴83歲,但是看起來卻比實際年齡老了很多。老伴因為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孫維芹自己也先后動了兩次大手術,現在身上滿布手術留下的疤痕,前年更因為心臟黏液瘤做了手術。做完手術后的孫維芹,沒有時間養病,兩次都不顧大夫的反對提前出院,出院后又手把手的照顧自己的兩個兒子,每次給兒子端屎端尿時都捂著手術的刀口,自己咬牙忍著。用孫維芹自己的話說:“我不動手術怎么辦呢,兩個兒子還得靠我照顧。”

  常年的勞累加上術后有沒有好好休養,孫維芹現在只要干一點重活,手就會腫起來。由于家中沒有勞動力,沒人下地干活,家里的地就算是種上每年的收成也不好。一家人唯有靠孫維芹經營小賣部為生,原來孫維芹自己身體還可以時自己駕著驢車進貨。從東姚莊到青縣批發市場有十幾里地,每次去進貨之前孫維芹總要先喂完兩個兒子吃飯,再給他們擦洗收拾好了,自己再套上驢車出門,這個時候已經10點多了,進完貨回家都1點多了,進家后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兩個兒子是不是又拉了尿了,收拾好后又趕緊做飯喂他們吃飯,等到孫維芹自己在吃完飯有時都是下午3點多鐘了。夏天時走在路上太陽照的眼睛都睜不開,好幾次勉強到家后都一頭栽倒在炕上,即使這樣自己進的一箱冰棍也舍不得吃一根。冬天時有一次進貨時,趕上下大雪,驢車走在路上都打滑,孫維芹就自己下來牽著驢車走回了家,回家后身上臉上都是雪,守在爐子邊上半天才暖和過來。每次看見自己的老娘累成這樣,姚殿厚兄弟倆都會守在老娘身邊掉眼淚,孫維芹卻總是笑著對兒子們說:“娘不累,只要看見你們哥倆能吃上喝上,娘就不覺得累。”現在孫維芹的身體越來越差,而本來進貨用的驢也老死了,進貨主要靠兩個出嫁的女兒回家時捎回來,主要賣一些香煙、啤酒。村里人看她生活困難常常繞道到她家來買,即使這樣小賣部一天收入也就十幾塊錢,加上低保,僅僅夠一家人維持基本生活。

  孫維芹面對生活很堅強也很要強,結婚時家里只有兩間土坯房,之后兩個兒子先后生病,孫維芹硬是從牙縫里省出錢蓋了現在住的四間正房。雖然有兩個癱瘓在床的兒子,但孫維芹也從未想過拖累其他三個兒女,兩個女兒出嫁后生活也不富裕,也只能有時有會兒的幫襯家里,而孫維芹自己也說兩個女兒也都靠打工,能不麻煩她們就不麻煩她們了,畢竟她們也不是“大款”。小兒子姚殿新被孫維芹送去當兵,就是怕家里的情況拖累他,姚殿新復員后到大邱莊給人當了養老婿,孫維芹自己說:“他要在家,家里有兩個癱瘓的哥哥,肯定也沒人愿意嫁給他,他以后也會埋怨我,現在他自己成家過日子了,我心里也痛快點。”

  生活給了孫維芹很多的磨難,但她始終以樂觀的態度面對生活,以感恩的心態面對社會。村里鎮上給了孫維芹很多的關心和幫助,她始終把謝謝掛在嘴邊,面對一些好心人給她的錢財資助她也總推說不要,她一直在說:“我是經過舊社會的人,現在這個社會好給了我很多幫助,我現在經營小賣部,國家給辦了低保,一家人可以吃飽,得謝謝國家對我們的幫助。”

 

【進入網友互動】

來源:河北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