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殿義務消防隊
二十四小時“在線”戒備的義務消防隊
敬業奉獻
福建省
2018年6月“中國好人榜”
人物故事:

  高殿社區義務消防隊,2008年10月由社區綜治管理中隊整合重組后成立,現有隊員80名。除了消防,該隊還是集治安巡邏、安全檢查、衛生督導、民兵預備役等多種職責于一體的“全能戰隊”。組建至今,高殿義消共獨立或協助消防部門撲滅火災195 起,協助救人5起6人,入選2017年感動廈門十大人物。目前,該隊已加入市級消防聯防網絡,承擔多起市級消防任務。

  負重前行無怨無悔 

  無論是救災還是救火,高殿義消都一往無前。而在平時,他們二十四小時“在線”戒備——在別人安睡著的夜里,他們卻常常驚坐而起,覺得有消防車的聲音呼嘯而過,抓起手機一看:還好,一切平安。

  “突發災難面前,我們不上,誰上?”這是高殿義消隊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我們流血流汗沒事,但不能讓群眾因為傷痛流一滴眼淚。”他們一直咬牙向著腦海中那座懸崖往上“爬”,一“爬”十年。

  2011年4月9日8時35分,義消隊巡邏經過寨上一棟三層出租房,發現二樓窗口冒出滾滾濃煙。10分鐘內15名隊員趕到現場,此時火勢仍在蔓延。救火時,有人突然大喊:“還有一對雙胞胎反鎖在屋子里!”

  高殿義消負責人張俊強和幾名隊員沖進火場,濃煙中依稀聽到哭聲——兩個男孩縮在鐵門前絕望地呼救。“叔叔來了!”張俊強將手臂穿過鐵門縫隙摟住孩子,“別怕,我們救你們出去。”房間里沖出的熱浪溫度越來越高,鐵門越來越燙,他手臂碰到就起了層水泡。眼看水槍已無法控制屋內大火,張俊強大喊:“往我身上沖!”他要讓自己的手臂保持冰涼,保護懷中孩子不被高溫燙傷。

  另兩名隊員拿來斧頭,狠狠朝鐵門砸去,一下、兩下……由于用力過猛,斧頭直接被劈斷,巨大撞擊力讓隊員的虎口撕裂,血一滴滴往下淌,但他們仍一下下地砸擊門鎖。溫度越來越高,孩子的頭發被燙卷了,張俊強又將身體向烙紅的鐵門靠了靠,“別怕,馬上救你們出來。”他沒注意到自己的半邊頭發已經燒焦了。20分鐘后,當隊員抱起孩子沖出火場,嚇癱在地的父母放聲大哭:“你們救了我們全家啊……”

  天災面前他們連續作戰累得昏睡過去 

  2016年9月15日凌晨3時5分,“莫蘭蒂”臺風正面登陸后肆虐廈門。那個凌晨,義消80 名隊員換好民兵制服,備好裝備物資,緊急集合。

  凌晨5 點,風雨未過,這支隊伍已經出現在街頭。除了幫忙搶通道路,隊員們還要清除那些懸掛在頭頂的鐵皮。災后第三天,隊員開始著手清除高崎一處200 多平方米、壓蓋在三棟民房上的大鐵皮。張俊強帶頭爬上七層高的樓頂,站在邊緣,手舉切割機,開始鋸割;有些地方梯子搭不到,隊員就用身體為他做支撐。切割金屬的火花四處飛濺,鐵皮上的污水、碎石不斷落下,隊員咬著牙,現場只有扯著嗓子喊出的唯一一句口號:“準備,一二三,起!”當隊長把大鐵皮一塊塊分割后,其余隊員扛起跑著將之運送下樓。

  正干得大汗淋漓,當天上午10點,接到火情報告!20多名隊員第一時間趕往現場,疏散群眾、滅火施救、搬開了周圍十多個煤氣瓶……25 分鐘后,火情剛被控制,水都沒喝一口,所有人返回高崎,繼續搶險——那一天,隊員前后共清理了8個小時,才將整塊鐵皮安全“拿下”。從7 樓下來的那一刻,剛剛落地,隊員們就癱在地上不動彈,累得昏睡過去…… 幾十分鐘后,醒過來的他們又起身朝另一處坍塌走去。

  已記不清接了多少個求救電話,出動過多少次拆除行動。連續高強度工作后,汗水完全浸濕了衣服;密不透氣的膠靴,貼在出汗的腿上,很快“咬”出來一塊塊破皮,傷口浸著汗水后火辣辣的疼,但沒有一位同志叫苦,也沒有人休息。他們只有一個想法:“我是黨員,我先上!”就這樣,憑著一把切割機,幾條繩索,一棟樓一棟樓地清理過來。在抗臺救災的這些日子里,不知有多少同志在揪心操勞,有多少同志在日夜辛勞,有多少同志沒有吃上一頓安穩飯、沒有睡上一宿安穩覺,聲音嘶啞了,眼睛熬紅了,臉變黑變瘦了。“莫蘭蒂”搶險救災,這支隊伍整整奮戰了15天,清除了100多棟樓的樓頂安全隱患,清理倒地樹木100多棵、回植60多棵,實現社區環村路的交通暢通。

來源:福建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