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勇松
大學生每天4次透析 捧出6項發明專利
敬業奉獻
湖南省
2018年6月“中國好人榜”
1111.jpg
人物故事:

  3月21日,鄒勇松拿到了中國專利局頒發的新型專利授權通知書:“共享打印機”。近兩年,他申請授權的專利和軟件著作權已達6項。鄒勇松是長沙理工大學計算機與通信工程學院15級研究生,出身貧寒的他自幼患有腎炎,現已進入終末期。采訪鄒勇松的幾個月,記者反復回味著這位每天用4次透析維持生命的青年展示出的人生態度——心若向陽,無畏綻放。

  風中帳篷撐起生命渴望

  十五樓露天陽臺的帳篷里,鄒勇松在給自己做透析。陽臺外,北風呼嘯,仿佛要把小小的帳篷撕碎。2月10日中午,記者第一次在長沙市四方坪的出租屋見到鄒勇松,就被這景象震撼了。

  用加溫箱加熱透析液、紫外線燈消毒、在帳篷里透析。每隔幾小時,鄒勇松要置換一次透析液,以排出體內毒素。一袋兩公斤透析液導入體內,若不小心讓空氣進去,渾身骨頭就會劇痛。帳篷里的他打著噴嚏。長沙此時氣溫只有3攝氏度。

  2017年6月手術以來,鄒勇松在沒有親人陪護的情況下,每天給自己做4次透析。至今,已1000余次。

  鄒勇松出生在湖南省新化縣蘆茅村一個農民家庭,自幼患腎炎。為掙錢給鄒勇松治病,父母、哥哥和姐姐相繼離家前往廣東打工。如果找不到合適的腎源,他將一直靠腹透維持生命。

  “爸,媽,最近病情惡化很快,肌酐已經700多了,喘不過氣,說話都沒力氣……兒時最多的記憶就是你們的肩膀,背著我走過多少路,跨過多少山,挨了多少餓。我曾想,等畢業了就有能力讓你們過一個快樂幸福的晚年。可是天不遂人愿。如果有來生,再做你們的兒子,報答今生的養育之恩。——您的兒子鄒勇松,2017年5月2日晚”

  鄒勇松把這份遺書藏在枕頭下,每天睡前掏出來瞧一眼。“有一天,我聽見爸媽在病房外說話,‘只要他活著,再怎么難,也要治’。我當時就哭了。親人都沒有放棄,我怎么能放棄?我還有那么多事要做,必須努力活下去”,鄒勇松說。

  研二時,鄒勇松提前完成畢業論文,目前在一所高校無人駕駛研究所實習。7時起床做第一輪透析,半小時后出門,路上買個早餐,邊吃邊走到單位工作。12時下班回家做第二輪透析。午飯是前一天做好的,熱一熱便吃。14時出門上班。傍晚去菜市場買點菜回家,把飯菜準備好,便開始第三輪透析。透析結束,吃完飯繼續科研。23時睡覺前再透析一次——這便是鄒勇松一天的生活。

  農歷臘月二十七,鄒勇松的父母從廣東提前回來陪兒子過年,一進門就看到墻邊一大堆紙盒子——那是兒子幾個月來的透析液包裝盒。

  透析液是每個月在藥店買好送貨上門的。一次15箱,每箱8袋,每袋34元。這對鄒勇松來說是一筆不小的開支。他用工作賺的錢維持生活和醫藥費。

  鄒勇松拆開一盒透析液,慢慢將紙盒推平,告訴爸媽:“廢紙盒可以賣錢呢。”

  兒子又要透析了,母親關心地問:“為什么不把帳篷放在屋里,暖和一些啊?”

  “這房子是合租的,我只有一小單間,放客廳會影響別人。”鄒勇松回答。

  開飯啦!昏暗的燈光下,一碗魚、一碗青菜炒肉。鄒勇松和爸爸媽媽,一家三口吃著團圓飯。

  寒風呼嘯,吹不走生命渴望,吹不淡濃濃親情。

  夢想之花在絕境中綻放

  病床上的鄒勇松形容枯槁,剛動完手術,腹部插著一根透析導管,手里卻拿著手機一直寫著什么。見有同學來,鄒勇松微笑相迎。

  鄒勇松的同學和老師給記者描繪著這一幕。“很震驚,病成那樣,居然還在搞科研!勇松一直笑著說話,我們心里卻在流淚。”同學劉奕岑說。

  住院期間,鄒勇松堅持用手機寫專利和軟件著作權的申請材料。

  讀研以來,鄒勇松先后獲研究生數模競賽省級二等獎、國家級三等獎及國家獎學金。他專注于各種發明,2016年3月申請的專利——“一種緊急救助處理辦法”,旨在最短時間內提供給求助者最優選擇。如有人受傷需要救治,系統會根據用戶位置信息,將周邊醫院由近及遠進行排序,求助者可根據反饋信息進行自由選擇,并聯系意向醫院前來救援。既提高救援效率,又滿足求助者的自主選擇需求。

  鄒勇松的研究方向是多傳感器融合定位。住院時他改進了軟件包算法,寫出了激光雷達自建實時電子地圖和多源融合定位系統軟件。

  “多源融合定位,可以提高無人駕駛定位的精準度”,鄒勇松解釋。在此基礎上,誕生了另一項發明專利——智能機器人的導航方法和導航系統。

  鄒勇松說,衛星定位系統可能會受環境或天氣影響導致信號丟失,所以通常利用輪速或者慣性導航獲取車輛的瞬時位移增量來推算軌跡,從而輔助GPS定位。但是,用慣性數據推算軌跡存在一個弊端,即誤差會隨著時間推移而累加。因此他研究通過在無人車輛上安裝多類傳感器實現優勢互補,采用數據融合算法實現更高精度的定位。

  病床束縛不了思維的翅膀。

  “共享打印機”的構想源自微信照片打印機。手術后20多天鄒勇松回到出租屋休養。他的“共享打印機”創意文本已經成型,開始實物創制。他網購了二手打印機、二手電腦、二維碼掃描儀,再買來手機卡和網卡,請研究室同事設計打印機外殼包裝。接著,注冊門戶網站“印了么”(www.mefack.com)購買虛擬主機,進行軟件編碼。

  這個發明可以克服傳統打印的弊端,鄒勇松說:“很便捷,用戶只需在網站上注冊一個賬號,將要打印的文件上傳,點擊系統生成二維碼,保存在手機里,然后對準打印機上的二維碼掃碼口,就可打印出文件了。”

  2017年8月,鄒勇松提交了“共享打印機”實用新型專利授權申請;9月,提交“智能機器人的導航方法與導航系統”發明專利授權申請,以及“多源融合定位系統”“激光雷達自建實時地圖軟件”“自動打印機軟件”等3項軟件著作權。

  為什么自己在家做腹膜透析而不選擇報銷比例更高的血液透析呢?

  鄒勇松解釋:“血透每2~3天要去醫院做一次,一次要4個小時,意味著我出院后每隔兩三天就要去醫院,肯定會耽誤工作。如果不能按計劃做我的發明,那我活著才是真痛苦。”

  “那天晚上去病房看勇松,他在看一本Java專業書。一個身患尿毒癥穿著白色病服的男同學,瘦得只剩皮包骨,打著點滴,卻還在認真看書。床頭是同學送的鮮花……這一幕讓我難忘。夢想的花在絕境中也會盛放,那健康的我們,又有什么理由不奮斗?!”同學胡繼啟感慨。

  共享打印輸出人間真情

  3月5日,長沙理工大學云塘校區理科樓B區大廳。

  “看到樓下多了個打印機,我們還以為跟旁邊的自助售貨機一樣,是掃碼付款,一試,竟然不要錢”,一個學生告訴記者,“后來才知道,這是我們學院鄒勇松的發明,無償為同學服務,真是個活雷鋒。”

  打印機出了故障,有同學在鄒勇松創建的“印了么”QQ交流群反饋信息。

  鄒勇松聞訊匆匆趕來,打開打印機外箱,發現紙槽空了。他卸下書包,掏出一包A4打印紙裝好,將手機上的一個二維碼對準掃碼儀,在屏幕上點擊確認,“滋滋”幾聲,文件就打印出來了。

  班長胡檢華透露一個秘密:“打印機自2017年11月投入使用到現在,人氣并不高,總用戶不到百來名。班上同學得知勇松的共享打印機是他自費購買原材料、無償提供給大家使用,就都猶豫不用了。勇松問我:是哪里做得不好嗎?照理說免費打印使用的人應該很多才對。他不知道,正是因為他不收費,連打印紙和墨盒都是他自費提供,我們不忍心用啊。”

  說到奉獻,成文葉回憶:“我和勇松是高中同學。他常常請假沒來上課,可成績很好。我們有難題,他總是耐心講解。他在學校附近租了個房子,每天早上第一個到教室開門,放學最后一個離開。冬日早晨,他總會從家里提來一個大保溫瓶,將熱水分給同學們喝。直到班主任組織募捐,我們才知道,勇松原來是一個病人。”

  在廣東石油化工學院讀本科時,鄒勇松擔任輔導員助理,每逢周末隨“青志盟”開展“愛心包裹”行動(去郵局為山區孩童寄送文具、衣服);在長沙理工大學讀研期間將科研與關注民生結合:看到新聞里有救護車因交通堵塞沒能及時趕到現場,導致病人去世,他便創制出“一種緊急救助方法”的發明專利。

  “最需要別人幫助的人,卻是幫助別人最多的人”,輔導員易亭亭評價。團支書王建新說,“研究生會的工作總能積極完成好,平時同學們有什么需要幫忙的,他隨叫隨到”。

  鄒勇松卻說:“比起別人的幫助,我做得微不足道。蘆茅小學康景賢校長不因我重癥而拒收,親自安排入學;中學班主任李洪佩老師為我申請各種補助和減免學費;大學時,一位退休教授通過學校資助中心每月支持我360元生活費,畢業時我想辦法找到他,他依然不告知名字。他教導我:‘不必惦記著給我回報,你有作為就是最好的回報’;讀研后導師董國華教授無微不至關心我,幫我籌集治病經費,聯系腎源。我雖不幸,卻有幸遇到這么多關心幫助我的人。父母也從小教育我要多幫助他人。他們外出打工,把老家的房子主動無償讓給村里沒房子的康立閑伯伯夫婦住著,已有10年了。”

  “我是2013年12月3日,大三時加入中國共產黨。入黨誓詞對我來說,最核心的是‘奮斗終身’4個字!我的生命會比一般人短,我的終身也許只是別人的半輩子,所以我更珍惜時光。我的夢想是當科學家,如果能讓社會進步,能改善人們的生活,哪怕提供很小的便利,我都心滿意足,沒白來世界一趟。泰戈爾有句詩:‘世界以痛吻我,要我報之以歌。’我把它記在了本子上。不過做了一處改動,把‘要我’變成了‘我要’——世界以痛吻我,我要報之以歌。”(光明日報記者 唐湘岳 通訊員 潘枝花)

來源:湖南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