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華
鄉村醫生十數載服務鄉鄰
敬業奉獻
貴州
2015年5月
sbhr.jpg
人物故事:

  義龍試驗區龍廣鎮柘侖村是一個以布依族為主的少數民族聚居村寨。早些年,老百姓受到自然環境、教育條件、傳統思想束縛,思想觀念相對落后、守舊。家里有人生病,不是積極聯系醫生、醫院進行及時救治,而是去四鄰八寨請“巫師”“巫婆”斬妖除魔,搞封建迷信那一套。很多病人因此耽誤了黃金救治時間,要么不治而亡,要么落下終身殘疾,愚昧的迷信活動讓很多家庭陷入悲劇,妻離子散。每每看到村里的鄉親因為救治不及時而丟掉性命的時候,年輕開明的韋華心如刀絞,作為村中為數不多的一個高中生、“知識分子”,面對一件件、一樁樁人間悲劇,他決定學醫,以此改變鄉鄰的命運。

  1998年,已為人夫、為人父的韋華,毅然走進了黔西南州衛生學校,主攻社區醫學專業。經過兩年多的學習,韋華學成歸來,在家開了一間診所,開始了數十年服務鄉鄰的風雨歷程。

  從醫以來,韋華始終不忘初心,學醫的目的不是賺錢發財,而是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村里的鄉親破除迷信,在及時治病的同時“醫愚”,改變自己的命運。所以,他看病,錢從來不是第一位的,他的心里裝著的是村里老老少少的健康。

  有一次,魯屯鎮柘圍村一個40來歲的婦女去德臥娘家回來,走到韋華家門口時突然因肚子疼痛難忍摔倒在地,豆大的汗珠不住滾落。韋華來不及多想,叫來家人把婦女抬進診所,一邊治療一邊聯系其家人。半個多小時后,病人的親屬趕到,韋華叮囑說:我的診所條件有限,你們要馬上送她去大醫院檢查治療,千萬別耽誤了。

  幾天后,病人家屬打來電話,千恩萬謝之余,對他說道,婦女得的病很急,若不是他臨時采取了急救緩解措施,后果不堪設想。

  在看到許多碰瓷訛詐的案例之后,很多人都抱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觀念,為了不給自己找麻煩,很多人甚至見死不救,那份冷漠讓生命在眼前消失。而韋華這個淳樸的鄉村醫生,當別人問及,“你這么盲目救治,萬一她死在你家診所了,你怎么向她的家人交代呢?”韋華誠懇地說道:“當時情況危急,來不及想那么多。即使真有問題,相信病人家屬也能理解,總不能不管不問吶,我還是相信好人多一些,行善自有天知。”

  “行善自有天知!”他是這么說的,也是這樣做的,而且一做,就是17年。他從死神手里搶回來的生命有多少,自己也已經記不清了。

  村里坡普組的賀禮英,由于拉肚子脫水休克了好幾個時辰,他的家人以為人已死了,傷心之余準備操辦后事。當時,有人提議,還是請韋醫生來看看吧。凌晨三點多,睡夢中的韋華接到電話二話不說,一咕嚕翻起身騎上摩托車就往賀禮英家趕。一下車就給“病人”檢查,摸摸還有溫度,他便開始按摩手足。經過一番折騰,病人體溫有所回升。韋華當即撬開病人的嘴,把淡鹽水喂了下去,又用土法進行了輔助救治,漸漸地,病人有了知覺,蘇醒過來。現在說起來賀禮英還心有余悸,說韋醫生是他的再生父母。

  韋華的敬業精神讓他獲得老百姓信任和稱贊,他敢于向封建迷信亮劍的作風讓他在村民心中樹立了威信。自診所開辦以來,鄉親們常患的一些小病在他手中可謂是藥到病除。他為人厚道,收費合理,童叟無欺。很多暫時付不起醫藥費的村民,能免就免,不能免的,他也只是記在賬上,從來不去催問。到現在,在外還有5000多元的醫藥欠款。有些病人年老已經過世,他就不動聲色地把賬劃掉。家人有時念叨,他總是說:“人家也難嘛!有錢他們會自己送來,沒錢催也沒用。都是鄉里鄉親的,算了。”

  柘侖村513戶,2488人,在積極搞好村級公共衛生工作的同時,韋華經常主動進村入戶做好疫情調查、登記、上報工作,及時宣傳鼠疫、雞窩病、狂犬病、禽流感、口蹄疫等病種的防治知識。而且還自己研究牛馬禽獸的醫治方法,30年間醫好牛馬豬羊3000多頭,為老百姓挽回了難以計數的經濟損失。他說:“人的健康和生命比什么都重要,動物也是生命,況且在我們農村,牛馬豬羊,就是老百姓的生計啊。”

  韋華憑借一心為民的醫者仁心,2006年獲得了“貴州省優秀鄉村醫生”稱號。韋華說:這個榮譽不是終點,而是鞭策我繼續努力前行的動力!現在老百姓生病都會來我這里看,不再請巫婆,不再搞迷信活動,就是我最大的成功。

進入網友互動

來源:貴州文明辦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