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
“你放心,我不會不管你的”
發表時間: 2019-05-29來源: 銅川日報

 

  5月23日上午,天氣格外晴朗,碧空如洗,滿目蒼翠,在樹林隱秘處的高世美家里,他正推著妻子袁竹絨在小院里散心、曬太陽。間隙,高世美拿著水瓢彎腰給花兒澆水,妻子斜著臉微笑地看著他,像這樣能夠笑著聊家常,輕松愜意的生活對于癱瘓了18年的袁竹絨來說,太難得了,她哽咽地說“簡直就是做夢。”

  1989年,家住耀州區廟灣鎮柳林村邊村組的高世美和從小一起上學、長大的袁竹絨結婚了。袁竹絨性格文靜又賢惠,高世美勤快又能干,眼看著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但誰也沒有料到,這短暫的幸福生活隨著袁竹絨的生病戛然而止。2000年的一天早上,一直不太舒服的袁竹絨突然腿腳發軟,無法站起,高世美著急地抱起妻子趕往醫院,但跑了大大小小的醫院,做了各種檢查,妻子的病始終沒有確定病因,并且癥狀越來越嚴重。高世美至今還記得在西安檢查住院時的情景:“我去的時候帶了3000塊,醫院說要10萬押金,那個年代,我一個農民,哪來這么多錢。”面對巨額的醫藥費,一向頂天立地的高世美心痛又無奈,他只能一個個地去求醫院的醫生,求他們不要放棄自己的妻子。后來,一個好心醫生被他的執著感動了,給了一些治療方案,并建議他回當地醫院進行治療。

  兩年后,35歲的袁竹絨徹底癱瘓了,那一年,兒子12歲,女兒才8歲,家里所有的重擔全都壓在了高世美一個人的肩上。從此,高世美成了村里人根本“照不上面”的人。他不僅要照顧癱瘓在床的妻子,洗衣、做飯,還要照看孩子,忙地里的農活兒,有時候他坐著都能困得打盹兒。袁竹絨看著丈夫辛苦勞累,賺的錢全部花在自己的身上,病卻沒一點起色,甚至還負債累累,就對丈夫說:“咱倆離婚吧,你把我送回去,送到我娘家,我不想拖累你了。”高世美知道妻子心疼他,就打趣地說:“你這下是賴上我了,人家《婚姻法》可是有規定的,夫妻雙方有一方是殘疾人,是不允許離婚的。你放心,我不會不管你的。”在高世美的眼里,妻子袁竹絨還那么年輕,她們倆人既然是一家人,就必須同甘共苦,如果他放棄了她,就實在“不夠人了”。

  對于袁竹絨來說,這18年異常難熬,起初她無法接受自己再也站不起來、生活無法自理的事實,內心崩潰,情緒陰晴不定。有一次高世美有事外出,她從家里的炕上翻到地下,爬到廚房,想為丈夫孩子做飯,可癱瘓的身子怎么也不聽使喚,她只能躺在地上絕望地嚎啕大哭。回家看到這樣的場景,高世美的心如針扎一般,她抱起妻子,安慰她,同時他在心里默默地許下一個承諾:“一定要好好照顧妻子,絕不再讓她受一點委屈。”面對妻子的心情低落,自暴自棄亂發脾氣,高世美總是笑臉相對,等她發泄完畢后,他又開導、安慰她。妻子不能外出心里無聊煩悶,高世美每天就把外面發生的事情細細地講給妻子聽,然后耐心地聽著她的絮叨。

  2013年對高世美和袁竹絨來說,是最難的一年。2012年年末,由于長期臥床,袁竹絨的腿上、身上出現了大片褥瘡,身體不斷消瘦,精神狀態越來越差,甚至連飯都吃得很少。眼看著快要過年了,高世美趕緊把妻子送到醫院。由于褥瘡屬于頑癥,沒有具體的治療辦法,治療了10天后,醫生建議轉院,無奈的高世美只能把妻子接回家,等待著上帝的審判。過完年,在好心人的幫助下,高世美又把妻子送到耀州區中醫院進行住院治療。因為褥瘡影響,袁竹絨嚴重貧血,缺乏蛋白,身體虛弱至極,高世美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便一步不離地陪在醫院,無論白天還是黑夜。陪院期間,高世美一邊跟著護士學護理,一邊給妻子寬心,加油打氣。而這一次,袁竹絨在醫院一住就是58天,進醫院時樹木還是枯枝,出醫院時,整個山都綠了。

 

  出院后,高世美更是小心護理妻子,每天給妻子洗澡擦身,定時泡腳按摩、翻身護理,經常還推著妻子到屋外曬太陽,散心,同時還變著花樣給妻子做飯,增加營養。此后,妻子身上再也沒有生過一處褥瘡,而且容光煥發,氣色十分好。在袁竹絨的心里,雖然命運不公,讓她遭遇了不幸,但能夠遇到如此善良體貼的丈夫,她又是多么幸運,她常對人說:“要是沒有他的照顧,我可能早就沒了。”在她的眼里,丈夫高世美就是世間最偉大、最好的丈夫。因為高世美的細致照料,近幾年,袁竹絨再也沒有住過院,精神狀態也不錯,有時,高世美去地里忙農活兒時,她就在家里繡鞋墊,做針線活兒,打發無聊的時間。

  2016年,高世美家被確定為建檔立卡貧困戶,享受低保補助,醫藥費報銷。除此之外,高世美還成了當地的生態護林員,加入香菇產業合作社,享受易地扶貧搬遷政策,收入逐漸增加,欠債也還清了,他還被推選為邊村組小組長。2019年,高世美被推舉為2018年度“柳林好人”,從此柳林“好丈夫”的稱呼遠近聞名,人們無不傳誦著高世美不離不棄呵護癱妻十八載,相濡以沫演繹人間溫暖的事跡。(原玉紅 張夢煥 張明強)

責任編輯: 胡 楊
【糾錯】
新時代文明實踐
文明影音
創建活動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未成年人
文明傳播
文明之光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