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
25
展
總策劃第1845期
蔣誠重慶
這位91歲老人,是上甘嶺戰役傳奇英雄!
蔣誠,男,1928年出生,現居重慶市合川區隆興鎮廣福村。在抗美援朝上甘嶺戰役中,他在右腹部腸子被炸出體外的情況下,以重機槍殲敵四百余名、擊毀敵重機槍一挺,并且奇跡般地用機槍擊落敵機一架,榮獲一等功一次,后又獲三等功一次。退伍后,他隱藏功績回鄉默默奉獻,詮釋了一名共產黨員的錚錚誓言。2019年9月,蔣誠入選“中國好人榜”。

蔣誠事跡短片 視頻來源:央視網

  重慶有這樣一名老兵——上甘嶺戰役中,腸子被炸出來,他重新塞回去。

  戰斗中,他以重機槍殲敵四百余名、擊毀敵重機槍一挺,并奇跡般地用機槍擊落敵機一架,榮立一等功。

  初心:解放全中國

  “老爺子,這一輩子后悔過嗎?”

  “不后悔!打那么多仗,我那么多戰友死了、殘了,我還活著,不后悔!”

  “幾十年了,沒人知道你是上甘嶺戰役的英雄,遺憾嗎?”

  “我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國家和人民也給了我不少,沒得啥子遺憾的。”

  ——這是一段跨越了時空、跨越了生死、跨越了榮辱得失的對話。對話的主角叫蔣誠,一位說話都不利索的91歲老人,如今重慶市合川區隆興鎮廣福村一個最普通村民。

  蔣誠生于1928年,整個青少年時期都是在戰火與動蕩中度過的。入伍前,蔣誠全家僅有“土二畝、佃房二間、牛一頭”,這么點家當,卻需要養活父母、兄嫂、弟、侄等七口人,生活之苦可想而知。

  1949年12月,在解放四川首府成都的隆隆炮聲中,21歲的蔣誠參加解放軍,隨后將原名“蔣啟高”改為“蔣誠”。

  “改名的話我猜應該是取忠誠于黨、忠誠于人民的意思。”說起改名及參軍過程,已經79歲的蔣啟鵬思考許久后緩緩地說:“至于哥哥參軍的原因,那時我才9歲,還真不曉得……”

  “解放全中國!解放全中國!”一直坐在旁邊,耷拉著腦袋似乎半睡半醒的蔣誠,突然睜開渾濁的雙眼,一邊用拐杖使勁地頓地,一邊嘴里含糊地以濃重的重慶方言反復嘟囔。

  “解放全中國!”或許,這句話正是蔣誠當年入伍時最樸素的初心。

 

屬于蔣誠的被塵封了三十六年的《革命軍人立功喜報》(復印件)。圖片來源:重慶文明網 張錦輝攝

  執念:消滅所有敵人

  蔣誠入伍后成為11軍31師92團1營機炮連戰士。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戰爭爆發,1951年1月,蔣誠所在的11軍31師編入志愿軍第12軍建制,并于3月由長甸河口入朝參戰。

  也就在入朝參戰的3月,時年23歲的蔣誠被火線提拔為機炮連副班長,與戰友一道,扛著他心愛的機槍,唱著“雄赳赳氣昂昂”的軍歌,跨過了鴨綠江。

  時隔近七十年,蔣誠在異國的戰場經歷了怎樣的血火考驗,才能在一年內實現火線提拔、火線入黨,已無法找到當初的見證人,而他本人也已無法清楚敘述入朝參戰后的種種過往,但戰史卻忠實記錄了蔣誠所部經歷的連番血戰。

  根據《中國人民志愿軍戰史》等史料記載,1951年4月22日至1951年11月,蔣誠所在的12軍先后參與第五次戰役、金城防御作戰等,大小戰斗400余次,并重創土耳其旅。

  “就是不停打、打、打!要消滅所有敵人!”從蔣誠勉強可辨的話語里不難發現,“消滅所有敵人”六字,貫穿了他所有的朝鮮戰場記憶。

  1952年10月,入黨四個月后,蔣誠迎來了永生難忘的上甘嶺戰役,也正是在這場震驚世界戰爭史的殘酷戰役中,他獲得了一個中國軍人的至高榮譽。

  1952年11月1日,蔣誠所在的12軍開始投入上甘嶺,也就是由此開始,之前的“上甘嶺戰斗”發展成為了“上甘嶺戰役”。

  彼時,在上甘嶺負責第一階段戰斗的志愿軍第15軍45師,已在短短半個月的血戰中拼光了5600余人,全師27個步兵連有16個是被打光2次后重建。蔣誠與戰友們,就是在如此殘酷的戰況下被頂上火線。

  “我小時候最喜歡問爸爸打仗的事,他每次都是嘆氣,隨便說幾句就低頭不做聲了。”蔣誠的三子蔣明輝回憶,父親年輕時一般不主動提及那場戰爭,反而是在神智、口齒都不太清的最近半年,會經常嘮叨大家都聽不懂的戰場情況。

  然而英雄老去,青史猶存。12軍戰史清楚地記載,11月8日,蔣誠所在的92團到達上甘嶺,旋即被上級要求三天準備,11日發動反擊。

  彼時,上甘嶺537.7高地已陷入最危急境地,該高地四個連日夜血戰后,僅剩24人退守七號坑道,并且連續11天斷水斷糧。

  蔣誠所在的92團,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站上了朝鮮戰場最危險的火線。

  就是在這場事關整個朝鮮戰局走向的殘酷血戰中,蔣誠創下了不世奇功,以手持輕武器擊落敵機一架。

  “一架敵機要轟炸我們,它沖下來,我就打它的頭;它飛過去,我就打它的尾巴……”神智、口齒已不清的蔣誠,說到擊落那架敵機時的細節,卻表達得異常清楚。

  按照蔣誠的回憶,當時突遭敵機轟炸時,作為機槍手的他,在戰友們都在緊急尋找掩蔽時,卻扛著機槍跳進了一處深坑。

  “我站在溝溝底,把機槍架在溝溝上頭,就開始打,也不管打不打得著。”老人雙手不停顫抖著比劃,那一刻他的眼神無比閃亮。

陳明秀展示蔣誠腰部的傷疤。圖片來源:重慶文明網

  傳奇:一人殲敵四百余人

  比蔣誠的回憶更具說服力也更具震撼性的,是他的立功受獎說明:

  “一九五二年十一月于上甘嶺戰役中,配合反擊堅守五三七點七高地戰斗里,該同志發揮了高度的英勇頑強精神,克服了重重困難,帶領班里在嚴密敵炮封鎖下,熟練地掌握了技術……擊落敵機一架……”

  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份立功受獎說明里還詳細地記載了一項在整個人民軍隊戰史上都堪稱奇跡的輝煌戰果:“以重機槍殲敵四百余名,擊毀敵重機槍一挺,有力地壓制了敵火力點,封鎖了敵運輸道路……”

  “我是他弟弟,但我真的從來不知道,他居然還殲敵四百多人的戰績,要不是親眼看到這些檔案記錄,我都不敢相信。”年屆80歲的蔣啟鵬看著泛黃的檔案,感慨萬千。

  往事并不如煙,即便是相隔半個多世紀,從這份早已泛黃的立功受獎說明字里行間中,仍能感受到那場戰事的慘烈。

  事實上,也恰是在這場戰斗中,蔣誠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傷。

  “他原來說過,腸子被打穿了,他就自己把腸子揉進去,還要打!”蔣誠的老伴陳明秀說起這些時,嘴角仍會止不住地抽搐,而蔣誠右腹部,是赫然一道六厘米的深凹進去的傷疤。

  無從猜度蔣誠在腹部出現開放性傷口,腸子都流出來的情況下,是以怎樣的悍勇把腸子塞回體內,又是以怎樣的堅毅,裹傷再戰。

  但他的立功受獎說明,直接證實了這一驚天動地的細節:“……身負重傷,還不愿下火線,配合步兵完成了任務,對戰斗勝利起了重大作用。”

  這也說明,裹傷再戰后的蔣誠,繼續戰斗至“配合步兵完成了任務”。此役畢,蔣誠被授予一等功,通令嘉獎。

  只是,如今的蔣誠,在低頭摸過自己那道傷疤時,只會憨憨地笑說一句:“我打的敵人還多些、還多些……”

蔣誠的部分獎章。圖片來源:重慶文明網

  歸隱:鄉野中沉默36年的一等功臣

  1953年12月,一等功臣蔣誠升任志愿軍第12軍31師92團1營機槍連班長。

  隨著朝鮮戰事結束,1954年,在朝鮮戰場征戰四年的蔣誠隨部回國。

  據浙江省《江山市志》記載,回國后的31師駐地正是江山市。因各部營房緊缺,1954年5月,華東軍區指示全區所屬部隊盡快著手興建各自的營房。

  蔣誠也在這場轟轟烈烈的建設中,再立新功。

  “班長、黨員蔣誠同志是上甘嶺戰役中的功臣,他在這次營建任務中,保持和發揚了過去的榮譽,表現得吃苦耐勞,肯鉆研技術,對工作負責,真正起到了一個班長的作用。”這是當年組織上對蔣誠的總體評價。

  而在“立功事跡”一欄,甚至用了洋洋灑灑近五百字,細致記錄了蔣誠的功績。

  蔣誠負責的是鋪夯石工作,這項任務需要相當技術,但完全沒經驗的他一開始被“打夯的同志挑出許多毛病”。

  但是,后來在蔣誠“不顧疲勞、埋頭工作”的鉆研下,從每天鋪不了合乎要求的5平方米,激增到每日保質保量鋪設12平方米,而這是“兩個人一整天的工作定額”。

  1954年12月,蔣誠因突出的貢獻,再獲三等功。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部隊嶄新的營房建好了,蔣誠卻沒來得及住上一天,就于1955年2月10日復原退伍返鄉。

  士兵檔案顯示,馳騁疆場四年的一等功臣蔣誠,退伍時帶回家鄉的只有五樣物品:便衣一套、鞋襪各一雙、毛巾一條、肥皂一條、布票16尺。

  回到家鄉,這個在血火戰場上悍勇無比的英雄,不知出于怎樣的考量,藏起了自己所有的功與名,成為了一名普通農民。

  “我們就曉得他參加過抗美援朝,不曉得他立過那么兇的戰功!”連蔣誠64歲的親侄兒蔣仁先,對于伯伯曾經輝煌的歷史,也是一無所知。

  “爸爸的幾個獎章我看過,但都是紀念章,沒看到軍功章。”兒子蔣明輝如是說。

  即便是窮盡了各種可能的方式全力搜尋,但蔣誠從1955年2月退伍到1964年4月這近十年的履歷,皆屬空白。

  “就是當農民唄!”老伴陳明秀一語道破,原來復原回鄉后的蔣誠,壓根沒有找過任何部門,而是完全以一個普通農民身份務農,閑暇時參與修建鐵路等。

  “爸爸性格好,話很少,總是沉默,不與人爭。”蔣明輝幼時的記憶中,父親總是像山一般沉默,沒有任何人猜得到,他曾是共和國的一等功臣。

蔣誠近照 資料圖片

  信仰:“國家”二字永遠高于一切

  從1952年上甘嶺戰役立下一等功,到1988年“落實政策”成為“全民職工”,時間流淌了整整36年。

  36年間,蔣誠沒向任何一級組織透露過自己曾經輝煌的功績,也沒找任何一級組織提出哪怕是正常安排工作的請求,只是以一個普通農民的身份默默勞作,甚至個人舉債修路,從而為兒子留下一筆“巨債”。

  而就在成為“全民職工”的1988年9月,蔣誠已年滿60歲零8個月,因超過了退休年齡,他正式退休。

  英雄老去,傳奇仍在。2015年,蔣誠所在的廣福村脫貧攻堅發展油橄欖種植項目后,已是86歲的蔣誠,全村第一個帶頭將全家的土地流轉后,還自告奮勇做其他村民的勸導工作。

  “老爺子這么些年對村里貢獻不少,年紀雖老但威望極高,經他勸導的村民,全部都同意流轉土地。”現任廣福村村支書楊元蛟說,在蔣誠神智尚清時,村里但凡有棘手的村民矛盾,只要蔣誠出馬,基本都可以拿下。

  “我是國家的人,我還要為國家做事的!”這是老伴勸蔣誠換下那條早已千瘡百孔的綠軍褲時,蔣誠倔強的話語。

  對這個老兵而言,即便是神智、口齒都不清了,但“國家”二字,仍舊永遠高于一切。

(來源:重慶日報、華龍網、央視網 責任編輯 陶恒)

  快評

英雄雖已經老去

傳奇將永留人間

向老兵致敬!

      更多好人
      更多>>
      視
      【第1849期】 張瓊瓊:用籃球點亮留守兒童的夢
      視.jpg
      【第1844期】 侍東亮:暖心護學的“奔跑哥”
      視.jpg
      【第1842期】 徐東華:危難之處顯身手,擋刀護民保平安
      [視頻]明月相守家國在心[00_01_56][20190918-171440].png
      未命名[00_00_17][20190917-171503].jpg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