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
19
00000.jpg
總策劃第1839期
潘紹新安徽
兩度援藏初心不改:“我感覺這里需要我”
潘紹新,男,漢族,1977年8月出生,中共黨員,安徽省淮北市人,現任淮北市人民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2018年3月,潘紹新響應組織號召,遠赴西藏。在那里,他全力支援山南市人民醫院創建三甲醫院,做了該院建院以來第一例白內障超聲乳化手術。“我感覺這里需要我。”回到淮北后,他立即申請長期援藏。7月,帶著對家人的虧欠和牽掛,潘紹新毅然再度遠行。2019年3月,潘紹新榮登“中國好人榜”。

視頻來源:央視網

  許多人認識潘紹新,是從2018年9月24日中央電視臺的《新聞聯播》里。

  當天,《新聞聯播》以《明月相守 家國在心》為題播發新聞,報道了中秋佳節來臨之際,一群人為國、為家選擇奉獻與堅守的故事。新聞中,第一個故事的主人公就是淮北市人民醫院眼科副主任醫師,當時在西藏山南市人民醫院開展醫療援助的潘紹新。

  本該闔家團圓的時刻,潘紹新堅守在海拔3700米的山南為藏族同胞義診,而他的家人,卻只能和全國觀眾一起,在電視里看到他。  

  “我們都要努力,加油!”

  2018年3月,作為安徽省2018年短期援藏醫療隊的一員,潘紹新遠赴西藏山南市人民醫院,全力支援該院創建三甲醫院。

  因為任務緊急,從確定援藏到出發,只有短短三天時間。當潘紹新將這一消息告知愛人張建梅時,她甚至來不及做好思想準備,便要為丈夫收拾行囊、送他遠行。臨別時,潘紹新在車上向她揮揮手,做了一個唯有夫妻倆能看懂的手勢:“我們都要努力,加油!”張建梅差點哭出聲來,但她硬生生地克制住了。她默默提醒自己,不能哭,不能讓丈夫有后顧之憂。

  3月20日,潘紹新和全省其他醫院的同行一起抵達山南。胸悶、頭疼、鼻子出血……甫一落地,“大名鼎鼎”的高原反應立刻襲來。盡管做了充分的心理準備,還是很難受,但他咬牙堅持著。放慢走路、做事節奏,這有利于緩解高原反應。

患者向潘紹新(右二)和同事送錦旗、哈達致謝。圖片來源:淮北文明網

  到了山南市人民醫院,還有時差關、語言關在等著潘紹新。嚴格來說,西藏和內地均采用北京時間,但地理因素導致兩者實際相差兩個多小時。上午9點半上班,下午3點半上班,晚上8點多太陽還沒落下,不僅潘紹新不適應,就連打電話回家時,老人都很訝異:“我都睡了,你那還大天亮呢?”語言難題倒還好。潘紹新在那收了兩個徒弟,平時坐診或手術,由他們充當翻譯。

  很快,潘紹新便了解了科室狀況。人手少,一共三位醫生,技術較內地要差些,無法開展白內障超聲乳化手術。這是該院的短板之一,也是創建三甲醫院的必備條件。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裝機器。醫院早就買了白內障超聲乳化儀,但由于沒人會使用,只能擱置在倉庫中。潘紹新把儀器找出來,又自掏腰包買來配套設備,按照說明書忙活了一天,安裝工作大功告成。

  4月4日,經過一系列周密籌備,潘紹新成功為一名藏族老年女性白內障患者實施了右眼白內障超聲乳化手術及人工晶體植入術。術后第二天,患者即重見光明,并能進行日常活動。此后,潘紹新又陸續做了20多臺手術,均收到良好效果,無一例并發癥。每位受益于他重見光明的患者,都會向他道一聲“扎西德勒”,獻上一條潔白的哈達。

  這次援藏結束,平時工作非常積極的潘紹新,是醫療隊里最后一個離開的。4月29日,返程當天,他還在為一位藏族老阿媽復查。有趣的是,當時院長看到了這一幕,一臉驚訝:“昨晚都為你們送行了,你怎么還沒走?”復查結束,潘紹新才揮別山南。   

  “我感覺這里需要我”

  團聚的那一刻,張建梅未再壓抑自己的淚水。在隨后到來的夏天,兒子順利被省示范高中淮北一中錄取。這個家庭,滿是幸福。

  然而7月的一天,潘紹新悄悄告訴張建梅,他報名參加了安徽省第四批“組團式”醫療援藏工作,這次要一年時間。“還有好多白內障病人沒來得及手術,我感覺那里需要我。”他這樣解釋此舉初衷。張建梅猶豫過,但最終,她還是再次送愛人去援藏,“放心去吧,家里有我”。

  在西藏,很多患者慕名等候潘紹新的到來。到達山南后,潘紹新頂著高原反應的不適,立即全身心投入工作中。聽說潘醫生再次援藏,乃東區桑耶青姑寺的扎西拉姆老人特別激動。她因白內障伴瞳孔粘連,雙目失明多年,四處尋醫無果。今年4月,她遇到了潘醫生,經過詳細的術前檢查、評估和周密的手術設計,老人的右眼術后順利復明。潘紹新再度進藏后,又為她的左眼進行手術,最終,在他的妙手中,老人的雙眼重見光明。

潘紹新(右二)和同事詢問患者康復情況。圖片來源:淮北文明網

  山南市因為海拔高、紫外線強,白內障發病率較高。可當地人醫療觀念較為落后,往往病情到成熟期甚至過熟期才來就診,這大大增加了手術的難度和風險。把技術帶過去、留下來,不僅為醫院的發展,更是為當地百姓的健康。自進藏第一天起,潘紹新就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件事做好、做實,打造一支帶不走、能創造光明的技術團隊。

  據統計,一年來,他成功完成300多例眼科手術,無一例醫療事故和糾紛,較好地解決了當地白內障高發且群眾就醫困難的問題。同時,填補了山南市人民醫院多項技術空白,為該院成功創建三甲醫院貢獻了一份淮北力量。如今,在他的悉心教授下,兩名徒弟已能獨立開展白內障超聲乳化術。   

  “他能看見了,這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刻”

  與愛人張建梅每天的“相聚”,都是在視頻中。潘紹新跟她說得最多的,不是珠穆朗瑪峰的雄偉、布達拉宮的壯觀,而是他為藏族同胞帶來光明的喜悅。“每次手術,在揭開紗布的那一刻,患者雙手合一,道一聲扎西德勒,他能看見了,這就是我最幸福的時刻。”

  為了這最幸福的時刻,援藏期間,不僅是中秋節,勞動節、國慶節假期,潘紹新都沒有回家。他的選擇始終是堅守第二家鄉,到群眾中去,播撒光明的希望。他的努力付出,贏得了藏族同胞的廣泛贊譽和社會各界的一致認可。

手術結束后,患者向潘紹新(左)致謝。圖片來源:淮北文明網

  因為做的手術多,收到的哈達多,并登上中央、自治區、山南市電視臺,潘紹新在當地的工作群中“火”了,同事打趣地喊他“網紅醫生”,許多藏族同胞更是親切地稱他“雪域高原上的光明使者”。

  然而,這位“光明使者”在提起家人時,卻頗為愧疚。兩次援藏,愛人給予他充分支持,讓他沒有后顧之憂。可第一次援藏時,兒子正在上初三。平時都是他輔導孩子功課,帶著鍛煉身體,結果,他遠赴西藏一個多月,連兒子參加中考體育測試,他都沒能到場加油,只能在遙遠的西藏,默默地牽掛著。

  回家后,潘紹新說,自己一定要多陪陪孩子。可沒想到,孩子順利升入高中后,在新學習階段的開始,正需要家長的幫助和引導時,牽掛著藏區同胞的潘紹新,又再度遠行。一向愛美的妻子收起高跟鞋,換上了一雙雙平底鞋,奔波在單位和家庭之間,用柔弱的肩膀撐起了這個家。

  2019年7月16日,返程的日子到了。像2018年短期援藏時一樣,潘紹新又是最后一個離開的。他還是在加班,為藏族同胞看診、做手術。載譽而歸的他,以實際行動踐行了出發前的莊嚴承諾:牢記囑托,繼承和傳承援助西藏的敬業精神,樹立良好形象。腳踏實地做好工作,為廣大藏族同胞服務,向援藏前輩致敬,向醫院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為淮北人民爭光。

(供稿:淮北文明網 責任編輯 王楠) 

    快評

  “還有好多的白內障病人沒來得及手術,我感覺這里需要我。”潘紹新用這句話,詮釋了自己兩度進藏的初心。這份初心,只有奉獻,卻不求回報。重見光明的患者,雙手合一,道一聲扎西德勒,這就是潘紹新最幸福的時刻,這就是他心中的最高褒獎。他用實際行動,踐行了“敬佑生命、救死扶傷、甘于奉獻、大愛無疆”的職業精神。

      更多好人
      更多>>
      未命名[00_00_17][20190917-171503].jpg
      視.jpg
      視.jpg
      視
      【第1832期】 彭志華:40年磨平12副拐杖 培育2000余名學子
      視.jpg
      【第1830期】 程風:守望在希望的田野上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