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
04
總策劃第1762期
閻會河北
三代人的51年綠色接力
閻會是河北張家口市萬全區洗馬林鎮黃土梁村人,與爺爺閻忠、父親閻萬玉在荒山溝里義務“接力”造林。51年來,三代人用鐵鍬一鍬一鍬挖出樹坑,用扁擔、籮筐把土一擔一擔挑上山,使3000多畝荒山溝變成了“綠海”。2019年5月,閻會入選“中國好人榜”。

        來到張家口萬全區黃花洼林區,仿佛置身于林的海洋,枝繁葉茂、聳入云天;鳥鳴山愈靜,蟬叫林更幽。

      閻會注目黃花洼那片林。圖片來源:長城網 記者鄭世繁 攝

        “我每天都得來山巡查,30多年來,這兒的每塊石頭我都很熟悉,這的清泉水、片片林都有了很深的感情。”閻會抱著爺爺51年前種下的第一棵樹,一語一語地道出爺爺閻忠、父親閻萬玉和他三代人綠化荒山的艱辛。

        閻忠 干什么都要干出個樣子來

        在閻會的帶領下,出洗馬林鎮沿著修葺一新的村村通公路西行15里地,就到了黃土梁村,全村四面環山,滿目滴翠,自流的山泉水除了供人畜飲水,還澆灌溉著這里的土地。

        “我們這里像世外桃園,我們一家三代人就住在三樓。”閻會說的三樓原來是村民居住在依山而建的陽坡上,上邊人家的菜畦就種在下邊人家的屋頂旁,遠望就像三層樓。他們三代人住的房屋最高,爺爺住過低矮老屋依在,他和他父母的房屋里堆滿了鐮刀、鐵鍬、鋤頭、磨刀石……

        閻忠出身于1913年,是新中國成立以來黃土梁村的第一任黨支部書記。

      1986年閻忠獲中共河北省委優秀共產黨員稱號證書。圖片來源:長城網 記者鄭世繁 攝

        60多歲的村民王洗說:“黃土梁,在我小時還是寸草不生的山丘,每年春冬,黃沙四起,連根燒火的柴也沒有。”

        王洗回憶到,閻會的爺爺閻忠性格又直又倔,認準的理誰也搬不倒。在閻忠的帶領下,全村沿坡植樹,現已成林。

        1968年,55歲的閻忠為改變黃土梁以及周邊村的貧窮面貌,毅然決然地決定,帶領周邊村民翻過兩座山到黃花梁去建設人民公社黃花梁繁殖場,種樹養殖一起上,決心帶領群眾擺脫貧困面貌。

        可事不如愿,樹也種不活,養殖更是空話。

        閻忠老人的倔勁來了,辭去村黨支部書記職務,次年,決心用自己的行動,證明這塊黃土地一定能變成綠州。

        一個決定,從此改變了一家人的生活。

        閻忠帶領村民植樹的黃花洼,趕馬車到距離黃土梁村有20公里山路,一走就是半天,為了節省時間和精力,更好地植樹,閻忠干脆就住到了山里。起初,老伴兒還為他做飯送飯,但是時間長了,老伴兒不干了。

        “爺爺為了種樹長年住在山里,自然就照顧不了家。從爺爺上山到他去世,他在山上整整住了28年,這期間的很多困難,爺爺都是自己去面對的,生病了自己抗,受傷了慢慢熬,爺爺有一條打了補丁的褲子,一直穿到老。”閻會介紹到。

        為了種樹,閻忠不知磨破了多少雙鞋,用壞的多少把鐵鍬。那個時候,賣一只雞的錢也買不了一把鐵鍬。“養雞是為了生活,爺爺把雞賣了換鐵鍬,生活怎么辦呢?為了這個,奶奶就跟爺爺慪氣,直到爺爺去世,20多年也沒再和他說過一句話。”閻會心里內疚地說。

        “爺爺那一代人上山開荒的時候,有很多困難是我們后來人想象不到的。那時候山上都是沙石地,根本沒法種樹。這里的每一個樹坑都是爺爺用鎬和鐵鍬一下一下挖出來的,有時遇到難挖的地方,一個樹坑就要挖一天;那時候種樹的土也是爺爺從山腳下用扁擔、籮筐一擔一擔挑上山的,扁擔用斷了多少根、籮筐用壞了多少個,可能他們也記不清了。”閻會介紹到。

        28年,閻忠為了荒山披綠,與荒山為伴,和種樹結緣,從此在大山深處堅守了一輩子,成了第一代種樹人。1986年,閻忠由于在兩個文明建設上成績顯著,獲中共河北省委優秀共產黨員稱號。

        閻萬玉 潛移默化承起父業

        上世紀八十年代,閻忠已七十古來稀,從當時能背30多斤干糧變成只能背10斤左右,由于奶奶對爺爺的誤會,給閻忠往山上送菜、送糧的任務就落在了閻會的父母閻萬玉、張貴桃身上,而就是在這一趟趟顛簸的過程中,閻萬玉、張貴桃逐漸理解了父親閻忠的行為,并慢慢地開始協助他挖樹坑、運土、植樹,1986年,夫妻倆搬到了山上,和老人一起植樹。1996年閻忠去世后,夫妻倆徹底地接過了接力棒,成為了第二代植樹人。

      閻會三代人山上院落一角。圖片來源:長城網 記者鄭世繁 攝

        “我爺爺住的是三角蓬房,長年不回家,蓬房就是他就是他老人家的全部家當;這四間房子是我跟著父母翻蓋起來的,旁邊石頭砌起來的地方是羊圈和豬圈。”望著眼前的房子,閻會陷入了回憶。

        在洗馬林鎮的閻會家,我們見到了閻萬玉夫妻倆。今年83歲的閻萬玉四年前患上了小腦萎縮,已經無法清晰地表達;80歲的張貴桃,耳不聾眼不花,依然健談。

      閻會照還不時照顧患病的父親閻萬玉。圖片來源:長城網 記者鄭世繁 攝

        閻萬玉、張貴桃夫婦生了三女兩兒,大兒子考學后定居在內蒙古工作,三個女兒出嫁在外,只有過時過節才回來看望老人,只有閻會常守在身邊。

        閻萬玉、張貴桃夫婦接手黃花梁林場后,每年春耕季節,為了全家的生計,邊種村里的地,邊在山上植樹,生產種樹兩不誤。

      張貴桃拿出山上用的汽燈。圖片來源:長城網 記者鄭世繁 攝

        張貴桃介紹到,種好了山里的地,就住在山上,一住就是三兩個月,最苦的是沒電,為了買松樹籽,連蠟燭也舍不得買。燒干樹枝生火做飯,煙熏氣打在山上生活了快三十年。直到丈夫閻萬玉2015年患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才搬到閻會的家里,每年都要讓閻會拉著上山一兩次。

        當時閻忠栽種的樹苗,大部分都是楊樹,多數是自己剪枝插枝種植,遇到天冷年份,剪枝也滿足不了種植的需求,從閻萬玉和張貴桃上山那年起,他們決定嘗試自己育苗,幫父親閻忠解決難題。

        育苗,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卻難。剛開始的時候,由于技術不熟練,他們培育的樹苗成活率只有20%。但是夫妻倆并不氣餒,在低矮的小塑料棚內、在自已的山里小屋內,通過一遍一遍不斷地摸索和實踐,他們終于掌握了一套成熟的育苗和栽植技術,樹苗的成活率達到了80%。

        閻會 不忘初心終守此山

        “十五歲的那年,我讀初中,暑假期間,我跟爺爺上了山,白天,我和爺爺拿點干糧在山上幫爺爺挖坑,待秋季植樹,晚上幫爺爺生火做飯。初中畢業后,我就在山上待了三四年,種樹、喂羊,啥活也干,我從一名學生變成了植樹能手。吃玉米面窩頭、熬南瓜,那會的苦雖比爺爺當時上山差遠了,但我也能接受,最接受不了是爺爺的急脾氣,爺爺是個急性子,自己干活慢一點兒就會挨罵,被他罵哭了好幾回,加上當時同學好多外出打工學藝,一賭氣我離開了黃花梁。”閻會含著眼淚說。

        1993年春節,外出打工回家的閻會,到山上看爺爺。他看到和爺爺一起植的樹已經長大了,特別是爺爺說的一句“自己干不動了”的話直戳到他的心底,他最懂老人的心,老人是舍不得這片林。

        當年,他就放棄了再外出打工的念頭,和爺爺、父母一起留在了山里,三代人一起守護著這片林。

        他們見縫插綠,綠滿山野。

      閻會在磨鐮刀。圖片來源:長城網 記者鄭世繁 攝

        他至今記得爺爺臨終的時候緊握著他的手說的話:“我死后一定要把我埋在這山上,讓我繼續守著這些樹。”而爺爺的話語就是放不下那片林,希望他能繼續守護在山里,陪伴著爺爺那片林。

        至此,閻會再沒有沒離開過那座山。

        為了護林,他放棄了外出打工能換來的更好的生活;為了護林,他在山上自己學會了拉風箱做飯,莜面、糕、熬菜樣樣拿手;為了護林,他把年輕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拋在山下,卻把一棵棵樹苗當成自己的孩子用心呵護……

        2003年8月,他兒子出生的時候,正趕上種松樹的關鍵期,閻會已經在山上待了整整一個月,張貴桃硬是讓他下山照顧妻兒,可是兒子出生的第三天,他就又返回了山上。

        2015年,閻會兼任村兩委成員、會計,在一次巡山中,他暈倒了,原以為是頭痛感冒,讓他母親用土法刮痧,兩天不見效,女兒、村民都催促他,才到張家口市醫院做了檢查,一查是心臟瓣膜關閉不嚴,不得不到北京做了心臟修復手術,醫生叮囑他從此不能再重體力活。

        手術后,背負著8萬多元的外欠,在女兒女婿的資助下,貸款買了運輸車,讓他人經營,收入用來還外欠和補貼家用。他放不下那片林地,休息幾個月,48歲閻會又重返黃花梁。

        “這幾年,林里最高的樹有六七丈,林下還有灌木,綠樹成林,每年前來自駕旅游的人不少,稍不留神就會引起火災,管護難度更大,我更離不開這里,每天辦完村里的事就又來到山里。”

        從閻忠植下第一棵樹起,在5平方公里的黃花洼,三代人51年植綠化達3000多畝,可這30多萬株樹沒有辦過任何承包手續,產權也沒有他們一家分毫,可一家三代從沒有任何抱怨過。

      閻會巡查山林。圖片來源:長城網 記者鄭世繁 攝

        “這些年來,樹已成我生命的一部分,在這片天然氧吧里,我還能休養身體,何樂而不為呢!我舍不得、放不下這片林,我一定堅持下來,把林地維護好、看管好,當我到干不動的那天,我會把它交給國家。”閻會說。

      (中國文明網綜合長城網報道 責任編輯 陶恒)

        快評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閻家三代人扎居深山,耐住清苦和寂寞,并且甘之如飴,他們守的不僅是這片樹林,更是對綠色生態的赤子之心,以及人民群眾對美麗宜居環境的向往和期許。

      更多好人
      更多>>
      視
      【第1761期】 丁良浩:面對危險 他只給了家人十幾秒!
      視.jpg
      【第1760期】 黃文秀:她的一生,定格在芳華綻放的30歲
      視
      【第1756期】 陶鳳英:大山里35年的堅守
      視.jpg
      【第1755期】 呂杰:花兒綻放在鋼鐵世界里
      展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