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紹興現代版“六尺巷”故事 好家風帶出好民風
2018-02-08 08:55:00
 

  古有“讓他三尺又何妨”,而在楓江村,為了拓寬村道,20多戶村民自愿將自家的院墻拆掉往里退讓,譜寫現代版“六尺巷”佳話。  

  美麗鄉村建設,不僅僅是修好路,建好公園,更是從精神層面引領村民向上、向善,譜寫和諧新篇章。

  在諸暨市山下湖鎮楓江村, 為拓寬村道,20多戶村民紛紛拆院墻讓路,這是一個現代版的“六尺巷”故事,彰顯了村民們的包容和謙讓。

  “美麗鄉村”建設,不僅僅是修好路,建好公園,更要從精神層面讓村民們有不一樣的觸動和提升。

  現代版的“六尺巷”故事,背后傳遞出的是一種怎樣的風貌?

  現代版“讓他三尺又何妨”

  楓江村依楓橋江而建,呈帶狀,素有“十里楓江”的美譽。

  近日,記者走進楓江村,親眼見之,只見十里楓江如絹似練,挨著村子流淌。江畔,一排排民居鱗次櫛比。院子里,村民們張燈結彩,一股濃濃的年味撲面而來。果然是風光無限好。

  沿著修葺一新的水泥路行進,總能看到位于邊邊角角的“補丁”:不是你家的圍墻退“壁”三舍,就是他家的房前屋后“削”角讓路……路面上的拓寬痕跡清晰可見,房屋圍墻上那一道道明顯的修葺痕跡,更是淳樸的楓江村村民支持鄉村建設的溫暖見證。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年時間,但楓江村黨支部書記陳惠飛每當提起這事時,仍舊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和他一樣,眾多村民穿村而過時,也會對這條特殊的村道豎起大拇指,特別是有來客的時候,更要跟外人道道——古有“讓他三尺又何妨”,而在楓江村,為了拓寬村道,20多戶村民自愿將自家的院墻拆掉往里退讓,譜寫現代版“六尺巷”佳話。

  清代康熙年間,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張英老家鄰居造房占張家三尺地基,張家人不服,修書一封到京城求張英討回公道,張英看完書信回了一封信:“千里家書只為墻,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家人收書后羞愧難當,遂按張英之意退讓三尺,鄰家人見張家人如此胸懷,亦退讓三尺,遂成傳誦至今的“六尺巷”。

  “同在屋檐下,和諧最重要。”用鄉親們的話說就是覺得氣順,干什么都有勁頭。

  “今年春節,車子都不用堵在村口了。”村民陳如意說。全村有700多戶村民,基本上每戶都擁有一輛以上私家車。原先的村道狹窄,僅容一輛汽車通過,給村民出行造成不便。“有時車子堵在路上,村民之間還容易發生口角。”

  但是,要拓寬村道,需要20多戶村民家的院墻往里退。村民陳伯堂說,大部分村民都愿意讓路拆墻,但也有個別村民不高興。

  去年5月,村干部對需要讓地的沿路村民逐一上門走訪,就村子今后要如何發展達成共識。

  “別人家的圍墻能退后1米,我們家也可以退。”村民陳伯堂很爽快。

  結果,村民們不但同意將自家院墻后撤,還主動參與到拆墻行動中來。“整個村道拓寬工程才花費了34萬元。每戶村民的圍墻少則讓路七八十厘米,多則一到兩米。”陳惠飛指著一條拓寬后的道路說。村兩委也承諾,讓了地的村民日后若是異地新建,戶配套面積將加上其讓地的面積,“不能讓老百姓吃虧”。

  類似的“六尺巷”故事也發生在諸暨市王家井鎮新合村。以前,新合村都是爛泥路,雨天坑坑洼洼,車子一進村就顛簸不停,弄不好輪胎會破。路不好,村民最遭罪。很多村民抱怨:東白山上都通路了,我們村卻還是一條“原始社會”的路。

  村黨支部決定,投資200多萬元,對陳莊、孔家、石湖三個自然村的道路進行硬化。一聽說要硬化道路,村民們非常支持。陳莊自然村規劃的一條主干道,經過村民趙革平家門廳。整條道路如要修成,趙家必須將門廳往里退。村里與趙革平溝通后,趙革平二話不說,主動將門廳往里挪進1.4米。這一挪,不僅改變了房子原有格局,還白白損失好幾萬元,但趙革平沒有一句怨言。

  “硬化道路,是我們村村民天天盼望的一件大事,跟每家每戶都有密切關系,我一戶人家做點犧牲算什么呢!”趙革平說。

  家風家訓成治村法寶

  在楓江村,沿著村道一路行走,一幅幅寫著家訓的墻畫不僅美了鄉村,更凈化著人的心靈。

  “從祖輩的口中得知,我們的家訓是‘家和萬事興’。”55歲的陳惠飛指著墻畫說,其實治村和治家一樣,只有把村民們團結起來,事情才會做得順手。

  村子里有2000多名村民,以陳、王、何為大姓。去年8月,楓江村村委有了一個規劃,要在村委門口的一片空地上建一個公園,方便村民休閑生活。

  不過這一想法卻招來了30多戶村民的反對。有人說,這塊空地是村民農忙時要曬谷用的;也有人說,在此處造公園破壞了風水……七嘴八舌的背后,是村民們心中的“小九九”。

  對此,陳惠飛把投反對票的村民聚集在一起,把公園的規劃設計圖通過投影儀投放在大屏幕上,一個細節一個細節地講給村民們聽。“哪里造亭子,哪里造小橋,哪里種樹,都說清楚。”沒想到,村民們聽后,態度大反轉,紛紛表示贊成。62歲的村民陳志益起初也持反對態度,事后他認為,主要是不了解村里的規劃,“讓村子變得更美,讓大家的生活更幸福,誰會不同意呢?”

  如今,楓江村擁有大大小小14個公園,都是村民游玩、休閑、鍛煉的好去處。

  “家和萬事興、齊力共斷金”“待人貴真誠,為人須謙和;孝道當竭力,親情互相助”“家庭以和為貴,人生以勤為本”“不義之財勿取,合理之事則從”“以和為貴”“有德才是福”“唯寬可以容人”……在楓江村,這些村民們張口即來的家風和家訓,在教化育人中發揮了特殊作用。

  陳惠飛說,傳承家風家訓,就是希望村民們能把優秀的傳統文化傳承下去,經營好自己的小家,愛國愛家。現在農村人的生活條件提高了,思想覺悟也不能落后。“美麗鄉村”建設,不僅僅是修好路,建好公園,更是從精神層面引領村民向上、向善,譜寫和諧新篇章。

  互幫互助蔚然成風

  楓江村以盛產珍珠、荸薺、蓮藕、大菱等聞名,村里住著不少外地承包戶。

  去年夏天的一樁事情,讓陳惠飛記憶猶新。

  一位來自安徽的蓮藕承包戶老傅遇上了難題:荷塘里的蓮藕,蓮葉發黃,有些藕桿還斷了,一副病怏怏的樣子讓人心痛。

  老傅懷疑,會不會是隔壁農田施農藥讓自己的蓮藕遭殃?得知這個消息后,村委的工作人員和一些村民都趕到了現場,一邊幫忙分析,一邊查找原因。

  “只要住在村子里的人,我們都要幫忙。”陳惠飛說,一些有經驗的村民通過現場踏看,并對比了正常的蓮藕,最終找到了蓮藕生病的原因:太陽猛照加上大風刮吹,讓嬌弱的蓮藕吃不消了。

  老傅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對癥下藥,病情很快控制住了。

  作為一名外地承包戶,老傅受到了村民們的不少幫助,他很感恩。老傅也經常給村里腿腳不便的大爺大媽提提水,打打雜。

  在楓江村,村民們相見彬彬有禮、謙恭友善。難能可貴的是,村里許多婦女也站到了村莊治理的舞臺上。

  “在村子里,經常有婦女拿著自家的大掃帚在清掃路面。這種勞動,沒有報酬,沒人組織。”73歲的村民陳仲達說,以前,很多婦女,在照顧老人和孩子之外,剩余的大量時間在看電視、做家務中度過。她們的社交范圍,也只限家庭周邊。“村民與村民之間難免產生隔膜。”  

  同樣的隔膜,在村干部和村民之間也存在。村民們之前認為,村里的事,都是村干部的事,不是村民的。即便有熱心人想撿垃圾、想打掃衛生,也得考慮別人怎么說。“以前不是不想給村里辦好事,而是怕被別人說‘你牛’‘你討好村干部’。”

  但是,現在不同了,村民的覺悟提升了,互幫互助的越來越多了。“環境衛生更是沒得說,村民們不僅要求自家人要愛干凈,在搞好自家衛生的同時還自發地監督左鄰右舍,如果有村民亂丟垃圾,便會遭到大家的譴責。”陳仲達說。

  陳志益是村民小組長,負責村民的聯絡和調解工作。他說,凡有村民遇婚喪嫁娶的大事,村民們都會第一時間自發趕到現場幫忙。大家彼此都知曉各家的情況,誰家有獨居老人,誰家子女工作忙,誰家遇上了難事,互幫互助變成理所應當。

  去年,村里一位年僅40多歲搞珍珠養殖的村民生病去世,家人遭受沉重打擊,不少村民自發前去幫忙和吊唁。

  在楓江村,像這樣的互幫互助事例還有很多:有村民長期照看獨居老人的生活;有村民在城里安了家,致富不忘鄉鄰,經常回村里幫忙……

  “一家有事大家扛,已經成了很多村民的習慣。”陳惠飛說。(紹興日報 記者 童波)

來源:紹興文明網    責任編輯:張殊凡 蔣超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