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打造客家家風館 家訓家規彰顯客家兒女家國情
2019-07-04 10:08:00
 

游客參觀客家家風館。

家風館里到處是家訓。

  成都龍泉驛區洛帶古鎮,早已是一個網紅地標;而小鎮上的一個客家風格的土樓,是一處著名的景點。這個土樓,完全按照福建永定的土樓1:1還原,面積8600平方米。日前,記者走進這個土樓,感受客家家風家規;與客家后代子孫們聊家風對自己成長、做人的影響。 

家風家訓猶如春風化雨,浸潤于下一代的教育中。

  網紅地標博客樓 展示五大主題客家家風

  客家土樓的正式名稱,是“博客樓”,“四川客家家風館”位于“博客樓”三樓,由龍泉驛區紀委監委等聯建而成。館內珍藏著大量艱難搜集而來的客家族譜、方志、詩文及背后故事,展現客家兒女在漫長的遷徙過程中,遵循祖訓、銘記家風的高尚品性。

  “家風即門風”,是客家廣為流傳的俗訓,這在家風館的序廳設計中得到了體現。推開展覽之門,展廳內環繞的六扇“家門”,展示了范仲淹、王陽明、曾國藩等6位嚴于律己、清正廉潔的歷史名人及其家訓名言,在展覽開篇,就將中國家風文化的歷史與高度展示得淋漓盡致。

五大主題展廳展示家風家訓。

  志高行遠、耕讀傳家、尊祖敬宗、崇德尚義、興家報國等五大主題,分別在五個廳展示。 

  第一廳“志高行遠”。利用地面投影、立體剪紙連環畫裝置、藝術場景的方式,展現清初客家移民大遷徙的艱辛,以及勤勉創業、不辭勞苦的勵志名句與故事。

  第二廳“耕讀傳家”。遷居四川的客家人,秉承耕讀傳家的傳統,教子務本、崇文重教、尊師敬賢、興學辦學,獎助優學蔚然成風,已成為巴蜀社會中的一道亮麗風景。

  展廳內以兒歌視頻、圍腰體驗、學堂場景等形式,展現出客家人勤儉持家、重視教育的優良傳統。

  第三廳“尊祖敬宗”。尊宗敬祖、仁愛和睦是客家人的傳統美德和鮮明特點。展廳通過幻影成像、百家姓堂號查詢裝置、微縮模型等手法,展現四川客家追本溯源、仁愛和睦的傳統美德。

館內收藏的客家人族譜。

  第四廳“崇德尚義”。遷居四川的客家人,秉持中華文化的倫理道德觀念,事事強調奉公守法,以德為先。展廳利用“八德”藝術吊頂裝置、勸善歌等方式,表現客家人世代傳承的重孝慈、講誠信、勤稼穡、守清廉、戒貪奢、重禮節、尚道義的家風。

  第五廳“興家報國”。客家人感念個人前途與國家命運的同頻共振,主動融家庭與愛國情感為一體,從孝親敬老、興家樂業走向濟世救民、匡扶天下的擔當。無數對國家民族作出貢獻的客家兒女,其成長的邏輯起點,無不歸結于家風的涵養與家教的養成。

  龍泉驛區委常委、區紀委書記、區監委主任胡開勇說,之所以要與宣傳部等部門聯建“四川客家家風館”廉潔文化基地,就是充分依托洛帶鎮豐富的客家文化資源,形成具有龍泉特色的廉潔文化品牌。“接下來,我們還將充分發揮基地的教化引領作用,進一步挖掘和提煉客家文化中蘊含的廉潔理念、人文精神、道德觀念等內涵,展現客家人艱苦奮斗、崇德尚義、開拓進取、精誠團結、自強不息的客家精神,以及遵循祖訓、銘記家風、溯本思源的高尚品性,教育黨員干部廉潔修身、廉潔齊家,倡導廣大社會群眾崇廉尚潔,讓優良家風蔚然成風。”

  客家人在遷徙歷史中形成的家風,孕育了一批廉潔做官、清白做人、干凈做事的客家名人。

  劉家后人:每一步父親都在引導我

  作為龍泉驛區統計局局長,劉學偉與人聊天、談工作,都用四川話或普通話,但一回到老家劉家大院,他一定說客家話。

  300多年前,劉氏祖先從江西遷徙到洛帶,劉學偉是劉氏入川第十一代后人。“富莫丟豬、窮莫丟書”“寧丟祖宗田、不忘祖宗言”“不看人親不親、要看理順不順”,這是打小就記住了的劉氏祖訓。

  劉學偉說對自己影響最大的是父親,“父親沒有什么文化,但他用了20多年時間,花錢、花時間,把劉家族譜整理了出來,還把家規家訓專門寫在了上面。”“我成長的每一步,父親都在引導我。”

  劉學偉出生于1971年,1990年從檔案學校畢業后,分到龍泉驛區檔案局。“一個農民的后代,這么年輕一畢業就在區政府工作,父親說要珍惜,要多干活,要多寫,多想想做得對不對。”劉學偉照著父親說的做了,“剛參加工作,理論知識與現實發生沖突,我就把自己的迷茫寫了下來,過一段時間再回頭去看、去反思,就比同齡人成熟快一些。”

  25歲那年,劉學偉下派清水鄉,沒任何職務,只是協助干好工作。“父親告訴我,老實干活,不要東一下、西一下的。”劉學偉記住了父親的話,沒有像其他下派干部那樣“自由自在”,而是周一到周六,都一直待在鄉上,有空就跑到自己聯系的最偏遠的那個村,充分了解基層的具體情況;空閑時間寫文章,記錄點滴,也積累了些管用的基層經驗,“基層工作不能‘一刀切’,政策是死的、人是活的,干具體工作,要靈活。”

  27歲那年,劉學偉在清水鄉的兩年踏踏實實工作,加上會寫文章,被區上另一家單位看中,想調他過去;組織上也非常認可劉學偉,經過考察,任命他為清水鄉黨委副書記。劉學偉成為當時最年輕的鄉鎮副職之一。

  這個時候,父親又告訴他:“你現在做事要掂量、要清正,不要讓百姓指著你背脊梁罵你。”3年后,劉學偉升任另一個鄉鎮的鎮長,后又被組織上提拔、交流任職三個鄉鎮的黨委書記。這以后的時間里,劉學偉職務變化很頻繁:區委辦副主任、保密局局長、檔案局局長、司法局局長,最后是現在的統計局局長。

  “父親平時的話不多,但每一步,他都在用客家的家規引導我。”

  易家后人:“不孝順會遭雷打”

  洛帶鎮紀檢辦干部劉曉翠說,易杰是全鎮公認的孝子。“他爸爸因病臥床十多年,易杰想盡一切辦法照顧爸爸,想讓爸爸健康起來。他爸爸因為生病天天臥床,難免會有異味,一般人不敢靠近,但是易杰從不嫌棄,十年如一日地照顧著。易杰真的太不容易了,我們正常人都很難做到,何況他自身還有殘疾。”

  經聯系,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見到了易杰。

  80后易杰是洛帶鎮殘聯專干、殘聯副理事長,右耳天生殘疾,左耳現在聽力也越來越差。

  易杰說,易氏祖先,是清朝時期從湖廣一帶來到簡陽的客家人。談到易氏家規,易杰說得最多的是“孝順”,“不孝順會遭雷打。”小時候聽見打雷,父親就會告訴易杰:“你看,這就是老天在打不孝順的娃兒。”

  談到父親,易杰記得最清楚的,是父親對爺爺很好、很孝順。“父親是教師,工作調動到了洛帶鎮,他就把爺爺從山上接到洛帶家里來享福。”易杰還記得,80多歲的爺爺越老越“小”,要和家里的孫子輩爭肉吃、爭煮花生吃,“我讀高中的時候,放暑假了表弟表妹會到我家來‘補課’。每次吃肉那些,父親都要先分出來3份,爺爺一份、表弟一份、表妹一份。每次都先給爺爺,或者讓爺爺先選。”

  因為父親的細致照顧,所以爺爺的身體一直很好,“去世都很突然,沒遭受過病痛折磨。”

  2006年,父親因為蛛網膜內腔出血,倒下了。那時易杰剛本科畢業,準備考研。知道父親病重,他放棄考研,和媽媽一起在醫院照顧父親半年。

  父親回到家里后,依然臥床不起;媽媽的視力也是二級殘疾,易杰肩上的擔子,更重了。但他沒吭一聲,依然每天細致照顧父親,“父親病嚴重的時候,不能進食,我們就用針筒推飯;他有痰不能自己咳出來,我們就幫助他用針筒吸痰。”這樣用針筒的日子,持續了一年多。

  在易杰和家人的細心照顧下,原本瘦成光骨頭的父親,體重恢復到了100多斤,也能夠自己吞咽流食了。

  易杰有一個五歲的女兒和一個兩歲的兒子,兩個孩子,每天都親眼目睹爸爸怎么照顧爺爺,易杰說,“這就是言傳身教。”

  肖家后人:父親常在煤油燈下看書

  肖平,成都市圖書館館長。

  1966年出生在洛帶鎮岐山村的肖平,從小在客家社區成長。

  肖平的母親是村里的婦女干部,母親身上發生的一件事,令肖平難以忘懷。有一次肖平外婆養的雞吃了村上的稻米,母親看到之后,就把雞抓走了關到一間倉庫里,母親跑來給外婆說,要想把雞抓回去的話,就要外婆拿出幾斤米去村里換。外婆聽到母親這樣說,非常氣憤,“你這個女兒怎么這樣?做得太絕了。”母女倆大吵了一架。

  這件事給童年的肖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母親的做法我們在當時不理解,但是讓我明白了堅持原則的道理。母親的親身示范告訴我,即便是親人,在剛性原則面前也要堅守。”

  肖平的父親曾經在洛帶鎮榨油房當會計。父親初中文化,會寫對聯,算盤也打得好。

  肖平在童年時代,半夜醒來,總能看到父親在煤油燈下看書,這樣的畫面讓肖平終生難忘。“以前父親給村民寫對聯,村民們就圍著看。從村民們對父親的態度里,我看出了大家對文化人的尊敬。”肖平說,“從父母身上,我感受到客家人耕讀傳家的傳統流傳下來了。”

  客家人非常重視孩子讀書、學文化。困難的年代,肖平母親讀到高中畢業,姨媽讀到中專畢業。肖平延續了愛讀書的傳統,并且在學習上勤奮刻苦,1983年以龍泉驛區高考文科第一名身份,考上北京師范大學圖書館學系。姨媽的兒子、肖平的表哥,也在1981年考上北京大學生物系,后來成為美國一所大學的教授。

  近些年,肖平花費大量時間和精力研究客家文化,先后創作了《湖廣填四川》《客家人》《洛帶——西部客家第一鎮》等書籍,洛帶鎮舉辦清明祭祖時,肖平還作為主祭官,主持祭祖儀式,表達對祖先的敬畏和緬懷。

  如今肖平還經常回到洛帶鎮,為當地村民開辦客家文化講座,“通過講座,把祖輩們所經歷的故事、留下來的家規家訓告訴他們,我覺得很有意義。”(圖文 華西都市報)

來源:成都文明網    責任編輯:關 榮 賈園園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