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槍王”何祥美:一個現實版的“許三多”
發表時間:2011-09-21   來源:中國文明網·道德模范頻道

第67期:“當兵就當能贏的兵”

百折不撓,百煉成鋼,

能上九天,能下五洋,

執著手中槍,百步穿楊,

胸懷報國志,發憤圖強。

百戰百勝,他是兵中之王!

第66期:永遠的"第一書記"

    翼傘訓練,當從千米高空跳下時,主傘竟無法打開;

    潛水考核,盡管胸口發悶,呼吸困難,耳膜和鼻子幾乎要爆炸

    武裝越野,身高只有1.69米的他,背著25公斤的裝備持續跑完27公里;

    渡海登陸,他赤臂游泳1萬米,10公里武裝泅渡只需2個半小時;

    空中攻擊,他能駕駛新型裝備長時間超低空飛行執行任務;

    懸崖攀登,40米高的陡崖峭壁,他手腳并用第一個登上頂峰;

    叢林潛伏,他冒著高溫酷暑,毒蛇從槍管上爬過也一動不動……

    他,就是中國的“三棲士兵”,第三屆全國道德模范何祥美

    2001年冬天,2年服役期滿,走與留的問題擺在了他的面前。 

    多病的母親催他退伍回家,女友在信中勸他經商致富。

    聽說他身懷絕技,企業老板找上門來,許以8000元月薪和一套三室兩廳的住房。

    抉擇關頭,他在日記中寫下這樣一段話:部隊需要我,等我真正盡完了義務,再回家盡孝,再去掙錢。

 

士兵的追求

 

    【深度閱讀】南京軍區某部六連上士班長何祥美愛軍精武紀事

    “黨叫干啥就干啥,軍號聲往哪里吹響就往哪里沖鋒。”10年軍旅人生路,何祥美多次面臨堅守與放棄的三岔口。然而,他總是把軍人的責任和使命放在第一位,把路標朝向了建功軍營。
    走與留——“身為一名戰士,就要為履行使命去奉獻” 
    何祥美的老家在江西贛州,那里四面環山。1999年參軍時,他曾暗暗慶幸自己終于有機會走出大山,到外面開開眼界。可是,沒曾想,到軍營后,他被分配到條件艱苦、訓練特別嚴格的部隊。
    像許多新戰士一樣,何祥美苦悶過、動搖過;也像許多新戰士一樣,在組織和戰友們的教育幫助下,在學習黨的創新理論的感悟中,他懂得了當兵干什么、奉獻為什么,很快由苦悶而振奮、由動搖而堅定,在艱苦環境中扎下了根。
    2001年冬天,何祥美面臨軍旅生涯的第一次抉擇。兩年的服役期已滿,走與留擺在了他的面前。父親考慮到家庭需要,強烈要求他退伍,身體不好的母親也希望他回去照料。當公司老板的姐夫打來電話,讓何祥美回去跟著他干,一起興業致富。
    “沒有國,哪有家?身為一名戰士,就要為履行使命去奉獻。”何祥美告訴記者,他愛自己的父母,也懂得離開就能過上更舒適安逸的生活。但部隊多年的教育使他更加明白,軍隊是為保衛國家而存在的,沒有軍人的奉獻就沒有國家的安寧。 

    何祥美作出了留隊轉改士官的決定。
    一晃又是3年。2004年12月,走與留的選擇再一次擺在了他的面前。此時,何祥美已經成了部隊里數一數二的訓練尖子,他過硬的“三棲”作戰本領和絕殺技能,贏得了地方不少單位和企業老板的青睞,有以8000元月薪和一套3室2廳住房的待遇聘用他的,有希望以20萬年薪請他當保鏢的。
    是留在部隊過艱苦的軍旅生活,還是退伍過舒適安逸的日子?何祥美認為,自己這一身武藝是部隊給予的,人生精彩的舞臺是軍營。他心中的天平又一次傾向了前者。

軍營生活的歷練讓何祥美充滿自信。穆瑞林攝(新華社發)

    2007年,當兵的第八個年頭,何祥美的絕殺本領更是名聲在外。這年11月的一天,國家某部門一位領導在廈門參加會議后,慕名專程來部隊觀看何祥美狙擊射擊表演。這位領導看了何祥美的精彩射擊后,對陪同的部隊領導說,“能不能讓這個‘槍王’退伍,到我們單位工作?”部隊領導說:“能到你們部門工作很好,但我們部隊也需要這樣的人才,這要征求他本人的意見。”何祥美知道后,毫不猶豫地謝絕了。
    老兵退伍前夕,上海、廣州以及駐地的多家公安機關也派人或來函,許諾只要何祥美脫掉軍裝,就特招為特警并轉為公務員。他的親友都勸他:“地方考公務員百里挑一,你可不要再錯失良機了!”但他想,自己這身本領,是戰場對敵的“殺手锏”,不是個人前途命運的“敲門磚”,第二天就向連隊遞交了轉改三級士官的申請書。

責任編輯:盧 陽
分享到: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