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丁格爾:沒有硝煙的戰場上的“提燈女神”
發表時間:2011-09-22   來源:中國文明網·道德模范頻道

第64期:提燈女神

你,

是平凡的,

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因為,

你只是一名普通的護士長;

你,

又是不平凡的,

因為,

在面臨生死考驗時,

你總是無畏地戰斗在臨床一線。

第63期:唯民書記

道德90后 志愿者群像

    “洛桑”聽到這親切的聲音,11歲的洛桑從病床上跳下來,憨笑著撲進王文珍的懷里。

    這樣的溫馨場景,從洛桑住院的第一天起,已持續了30多天;

    這樣的溫馨場景,從王文珍走上護理崗位的那天起,已持續了30余年。

    她被患者譽為“和諧天使”。她是第三屆全國道德模范王文珍

    彎腰,細數輸液管里流下的液滴;

    蹲下,仔細查看患者手術傷口;

    伸手,幫一名93歲的老人捋捋額前的白發,摸摸一名7歲小男孩的胖臉蛋……

    這就是那個當了22年急診護士,和急診科的戰友們一起護理過數十萬名患者的她嗎?

    這就是那個30年從事護理工作,相當于在醫院里走了至少兩趟二萬五千里長征路的她嗎?

    這就是那個堅守抗擊非典一線122天,護理過3000多名發熱病人的她嗎?

    這就是那個奔赴北川抗震救災前線,和同事們一起從廢墟中救出“芭蕾女孩”的她嗎?

    這就是那個隨“和平方舟”號醫院船,遠赴亞非5國的中國海軍“南丁格爾”嗎?

    是的,就是她!那一刻,窗外幾朵白玉蘭花正在靜靜地盛開。

    一枝白玉蘭,皎皎迎春色。開在病房里,香在人心窩。——摘自《護士之歌》

 

 

    【深度閱讀】和諧天使”在人間

    “洛桑——”聽到這親切而又熟悉的聲音,11歲的洛桑從病床上跳下來,憨笑著一頭撲進王文珍的懷里。
  洛桑來自西藏日喀則。剛到北京治病時由于人地生疏,加之此前在別家醫院接受了一次不成功的手術治療,洛桑的心情沮喪,對治療有些排斥。為了能讓他配合治療,王文珍經常陪洛桑玩游戲,聽他讀課文,給他講故事,給他送禮物,慢慢地洛桑變得開朗起來,并與王文珍建立起了母子般的親情。
  這樣的溫馨場景,從洛桑住院的第一天起,已持續了30多天;
  這樣的溫馨場景,從王文珍走上護理崗位的那天起,已持續了30余年。
  海軍總醫院護理部總護士長王文珍入伍33年來,一直奮戰在一線臨床護理崗位,始終用親情溫暖病人,用真情服務病人,用博愛幫助病人,被患者譽為“和諧天使”。她先后榮立二等功、三等功各1次,受到各級表彰嘉獎23次,2008年被評為“全國三八紅旗手”,2009年榮獲第42屆國際南丁格爾獎。

                             圖為護士代表向王文珍獻花。[徐曉羽 攝](圖片來源:新華網)
  “病人就是我的親人”

  1981年6月,王文珍護校畢業后被分配到海軍總醫院消化內科當護士。剛到消化內科不久,一位病重不能自理的住院老人沒有家屬陪床,王文珍主動承擔起陪床的任務,她每隔兩三個小時就為老人翻一次身、換洗尿布、擦拭身子。老人身體很重,每翻一次身,王文珍都累得渾身是汗。
  “你一個大姑娘家,讓你做這些我太過意不去了!”老人內疚地說。
  “大爺,這是我該做的。”在王文珍無微不至的照顧下,老人直至病愈出院也沒有因長期臥床得過褥瘡。
  1986年,醫院成立急診科,王文珍被選調進來。急診科護理任務繁重而且危險性高,她一干就是22年。不管遇到什么樣的病人,王文珍心里只有一個準則:“他是病人,我就是他親人。”

  幾年前,急診科收治了一名有艾滋病史的患者。他是一名20多歲的小伙子,知道自己得了艾滋病,絕望地跳樓自殺,送到醫院時已生命垂危,呼吸道有大量分泌物。
  王文珍在為病人吸痰時,被病人的嘔吐物噴了一臉,但搶救必須爭分奪秒,她來不及抹去臉上的嘔吐物,繼續為病人吸痰。經過緊急處置,病人終于恢復了意識。當時,許多醫護人員對這位有艾滋病史的患者心存恐懼,王文珍就主動承擔其護理工作。在急診觀察室的20多天時間里,她像對待自己的親弟弟一樣,為病人洗頭洗臉、剪指甲、刮胡子,及時幫他換洗衣服,逢休息時陪他聊天。病人截癱后排便功能出現障礙,為減輕其痛苦,王文珍就戴上手套為他掏大便。病人出院時泣不成聲地對王文珍說:“自從得了艾滋病,連許多親友都有意疏遠我,而您卻一直照顧我,真想叫您一聲姐姐!”

南丁格爾獎章。(資料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用生命守護生命
  在2003年抗擊非典這場沒有硝煙的戰斗中,海軍總醫院是北京地區最早收治非典患者的醫療單位之一,急診科作為主戰場,王文珍第一個請戰:“不管這種病有多大的傳染性,只要病人來了,我先上!”
  一天,醫院送來一位重癥非典女患者,被隔離后不配合治療,情緒十分低落,甚至有輕生的念頭。王文珍耐心說服病人,不管病人怎樣發脾氣,她都不離不棄,每天給病人喂水、喂飯、倒大小便,和她拉家常,鼓勵她增強戰勝病魔的決心。
  王文珍問她:“你最想誰?”病人說:“我最想9歲的女兒。”王文珍說:“我也有一個女兒,孩子不能沒有母親,你的病一定能治好,你的孩子在等你回家呢!”病人被王文珍的真誠所打動,積極配合治療。康復出院前,病人伸出雙手對王文珍做了一個擁抱的動作。

 

王文珍在四川災區照顧嬰兒

  2008年5月12日,汶川特大地震發生后,王文珍主動請纓參加醫療隊。13日到達重災區綿陽后,王文珍和戰友們立即投入救治傷病員戰斗。
  傷員一批接著一批,手術一臺連著一臺。王文珍和戰友一趟趟在雨中奔跑,穿梭于傷員之間。疲憊到了極點,為了保持清醒,王文珍就使勁掐自己的胳膊,拍自己的臉。
  在綿陽市中心醫院的1000多名傷員中,有許多危重病人急需手術。沒有擔架,王文珍和戰友們硬是用沉重的門板,將19名危重病人抬到6層手術室搶救。當手術進行到一半時,突發6級余震,王文珍和在場的醫生護士全部彎下腰用身體保護傷員直到余震停止。
  在連續工作16小時、沒吃一頓飯的情況下,王文珍又奉命向北川縣城進發。北川救援后,王文珍隨醫療隊返回綿陽中心醫院,負責病區護理工作。她休息時總是和衣而睡,以便突發情況能快速轉移傷員。

圖片來源: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總醫院網

    用博愛詮釋和諧

  王文珍在一線護理崗位工作了30年,養成了早上班、晚下班的習慣,她輪休時也會到科里看看,為有事的護士頂班,給加班的同志送一份熱飯。她當了16年護士長,16個春節在急診值班,把團聚的機會讓給年輕的護士。
  2005年春節前,王文珍查出腹膜后腫瘤。考慮到春節前后急診工作量大,不少護士都想探親休假,王文珍毅然選擇堅守工作崗位,直到3月下旬才住院動手術。術后1個月,王文珍又回到工作崗位。當時,她腹部縫了20針的傷口還隱隱作痛,腰還不能完全伸直,每當給病人輸液伸手掛瓶時或彎腰扎針時,傷口疼得直出冷汗,每天下班后總要在更衣室歇上好一會才能回家。

王文珍和病人在一起。王鐵剛 攝

  急診患者病情急、難、險、重,病人情緒容易暴躁,對醫護人員發“無名火”。對此,王文珍說:“對待病人要用心去體諒,要用愛去包容!”
  一天深夜,一名病人突然腹痛難忍,前往海軍總醫院急診科就診。他本想找醫生開點止疼片就離開,但王文珍發現他臉色不對,勸他留下多觀察一會,做進一步檢查和化驗。這名患者并不領情,反而訓斥王文珍多事。王文珍忍著委屈,耐心細致地向患者說明做進一步檢查的必要性。化驗結果顯示,這名患者得了急性胰腺炎。這種病發病快,不及時發現診治,死亡率極高。而這名患者的疼痛部位具有非典型性,如果不做詳細檢查,極難發現。
  “碰到好護士,是我的幸運啊!關鍵時刻能救命啊!”事后,患者一再向王文珍道歉、致謝。(陳萬軍 吳登峰)
(發表時間:2011-04-29 來源:新華社>>>進入原文

    【擴展閱讀】采訪手記:大愛無疆 上善若水

    愛與善是人類永恒的主題,人們在傳頌它們的時候,總喜歡與悲壯、宏大相連,其實心有大愛之人,處處皆在播灑愛的光輝,心存至善之人,時時如水滋潤干涸的心田。海軍總醫院護理部總護士長王文珍正是這樣,在平凡崗位上時時處處用自己言行詮釋愛與善真諦。

                2009年10月,王文珍獲得南丁格爾論壇。(楊衛東 攝影)(資料圖片來源:中國軍網)
    生命只有一次,假使無法選擇,我愿將它留給最需要的人
    生命是美好的,面對死亡的威脅,每個人都會恐懼不安,唯有心存大愛至善之人,才能在生死一線之時,竭力為他人謀求一線生機。 
    非典肆虐之時,作為白衣天使也面臨折翼的風險,王文珍把年輕護士朱宗紅換出了隔離病房——當時才23歲的小朱還沒結婚,還沒體會過做妻子和母親的感覺,“風華正茂的年紀,不能讓她們有危險。” 
    汶川地震抗震救災中,海軍總醫院組織的醫療隊到達北川中學后在學校的操場上搭帳篷。在分配帳篷床位的時候,年輕護士楊小燕和另外一位年輕護士被分到了靠帳篷出口處的位置,年紀大一些的護士和護士長被分到了帳篷比較靠里面的位置——醫療隊的帳篷里面一側是靠近山坡的,一旦發生余震,山上的石頭往下落,被傷到的肯定是住在里面的人,而靠出口的人相對求生機會更大一些。
    汶川地震抗震救災中,王文珍總是安排年輕的護士和自己搭檔——除了工作上的需要,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和年長護士搭班,年輕護士內心會比較踏實。
    …… 
    在一次次無法選擇的選擇中,王文珍用自己的行為為愛與善作出了最美的詮釋。

    在暗夜中灑下愛的火種,照亮的是一片天空 
    心存大愛之人,總會在不經意間伸出雙手,如春雨入夜,潤物無聲;身行至善之人,總是在隨手間灑下光明,如暗夜之星,點亮心田。
    同樣是“5.12”抗震救災中,綿陽中心醫院里王文珍救助更多的是輕傷員——重傷員身邊圍了很多人在救助,往往輕傷員身邊照顧的人員不夠。 
    護士陳實生完孩子后,王文珍問,“你還需要些什么?”年輕的媽媽搖頭說不需要。過了一會兒,王文珍還是帶著東西來了:不是奶粉是襪子——新媽媽還穿著涼鞋;還有兩個奶瓶——一個喂奶,一個喂水。王文珍當時是急診科護士長,陳實只是普外科的普通護士。
    866醫院船和亞丁灣護航編隊會合,王文珍和護理人員邊給護航的小伙子們檢查身體邊跟他們聊天——不是工作開小差,是因為亞丁灣護航官兵最害怕的是孤獨和寂寞,跟他們聊天能給他們帶去精神上的鼓舞。

                         汶川抗震救災中,王文珍在四川省綿陽市中心醫院幫產婦照顧嬰兒。資料照片

    “和平方舟”號在吉布提診治當地民眾時,一位婦女因為要檢查身體,懷里正在睡覺的孩子沒處放,王文珍接過孩子輕輕在懷里  掂著,孩子醒了,看了一眼陌生的臉龐,又沉沉睡去。她抱著孩子特意站在布簾縫隙處——這里可以讓孩子的母親隨時能看見自己的孩子。 
    路上看見舉牌乞討飯錢的學生氣小姑娘,王文珍走過去,又折回來,往她手里塞十塊錢——“很多人說好多乞討的人是騙子,我想一個干干凈凈的小女孩,如果不是遇到難處的話,是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 
    王文珍就是這樣,用自己看似隨性的一言一行,播灑著愛的光輝和善的火種。 她說自己只是“做護士應該做的事”。是的,她沒有壯烈的豪情,也沒有英勇的壯舉,既不像煙火般璀璨,也不如大海般博大。她只默默燃起大愛之火,照亮她走過的每一寸時空,用一顆至善之心,滋潤與她交匯的每一片干涸的心田。她拒絕與“高貴”、“高尚”相連,但她卻無時無刻不在閃耀高貴與高尚的光芒,因為她有愛且懂愛,因為她存善而真善。 (2011年04月19日 稿件來源:新華網>>>進入原文

 

圖為王文珍在慶祝大會上作報告。[徐曉羽 攝](圖片來源:新華網)

責任編輯:盧 陽
分享到: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