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索醫生”鄧前堆:溜索行醫28年 只盼架起一座橋
發表時間:2011-09-22   來源:中國文明網·道德模范頻道

第60期:溜索醫生

因為一場大病,

他走上了從醫道路。

因為隨叫隨到,

他獲周邊村民信任。

因為一條溜索,

他被全國民眾熟知。

因為28年堅守,

他成就平凡的偉大。

第59期:小處方醫生

  道德90后 志愿者群像

    懸空30米,跨越120多米的距離,不足20秒就能抵達。
    當你以旅游者心態去嘗試溜索時,你體會到的或許只是溜索帶來“高”與“快”的刺激。

    其中的危險,或許只出現在你的潛意識里……

    肩背藥箱,緊緊抓住索繩,使勁、蹬腿,緊扣在粗粗鐵索上的滑輪瞬時向彼岸溜去。身下三十多米,是奔騰不息的怒江。

    他知道有人曾從他必經的行醫索道上滑落,再也沒有爬起來。陡峭的山路上,他出診5000多次,從來不收出診費。他叫鄧前堆第三屆全國道德模范

    28年來,他的行醫之路與那條溜索緊緊聯系在一起。他一直希望,村里人過江不要再過溜索,村里能架起一座可通車的橋。

    2011年2月1日上午9點17分,大年廿九,鄧前堆收到一條來自中央文明辦的短信,讓他確信他可以實現修橋心愿了……

 

 

2月19日,鄧前堆坐溜索到江對岸出診。新華社記者 秦晴攝

  新華網昆明2月27日電(記者楊躍萍)已46歲的他,肩背藥箱,緊緊抓住索繩,使勁、蹬腿,緊扣在粗粗鐵索上的滑輪瞬時載著他向彼岸溜去。身下三十多米,是奔騰不息的怒江水;耳旁,浪濤風語“呼呼”而起。

  他,是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石月亮鄉拉馬底村怒族鄉村醫生鄧前堆。28個寒來暑往,為了治病救人,他不分晝夜,隨時以最快速度奔至大山深處的人家,怒江兩岸高聳入云的高黎貢山,記錄下他跋涉的腳印。

  28年的溜索行醫生涯

  在怒江邊長大的鄧前堆,家在怒江東,比起怒江西的人家來,交通便利多了,進城趕集不需過江,也無需過溜索,所以直到18歲時他也不會過溜索。

  怒江兩岸的村寨隔岸相望、雞犬相聞,但兩岸村民若要相見卻得爬上幾小時山路。溜索是這里最“現代”的交通工具,而溜索過江的危險故事在怒江兩岸并不鮮聞。

  19歲那年,鄧前堆通過鄉衛生院培訓后在村里做了鄉村醫生。江對岸山梁上的一個村小組,住著20多戶人家。過人馬吊橋到這個村,得繞路走兩三個小時。鄧前堆前去看病時,若不耽擱時間,就得過一條125米長的溜索。工作和責任使他不得不學會過溜索。

  有一次,鄧前堆由于溜滑速度太快,滑輪剎不住,一下子撞到對岸拴鐵索的柱子上,他左腿被撞傷,藥箱里的玻璃注射劑也被撞碎得僅剩一只。慢慢地,鄧前堆可以熟練過溜索了。

  在努力鉆研中,他的醫術也一天天提高。不僅本村的,外村的鄉親也來找他看病。年逾八旬的老奶奶,雙手皮膚皺如核桃,輸液時他總能一針就扎準;燒傷的老人,在他救治下順利康復。

  這些年,拉馬底村的村醫換了四茬。他曾經的同事,有的去沿海打工,有的在當地謀其他活計。他也有外出掙錢的機會,但為了深山里的鄉親們他不能離開,盡管這份危險而忙碌的工作收入微薄。

  這兩年,拉馬底村預防接種率達98%,傳染病控制效果非常好。“我有一點醫學技術,就想干好它。”出診路上,鄧前堆邊走邊說。

責任編輯:鄧植尹
分享到: 
在線評論
用戶昵稱:   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
驗證碼:           查看評論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