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全國道德模范北京結緣譜佳話,眼科專家姚玉峰為“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送光明——用純凈的心做純粹的事
發表時間: 2018-02-06來源: 光明日報

  

手術后,姚玉峰看望黃旭華,了解術后恢復情況。 周素琴攝/光明圖片

  2017年11月17日,黃旭華和姚玉峰,兩位第六屆全國道德模范相遇結緣在全國精神文明建設表彰大會上。姚玉峰為已經93歲高齡的黃旭華治療嚴重的白內障,術后,老人的視力就從不到0.1,達到0.6。

  光明日報1月12日10版和13日1版,分別刊發報道《兩位全國道德模范北京結緣引佳話——姚玉峰為“中國核潛艇之父”黃旭華送光明》和《冬日里一篇暖人的新聞》,講述了發生在兩位全國道德模范間溫暖的故事。

  報道刊出之后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廣大讀者至今還非常關心黃旭華現在的恢復情況,關注姚玉峰在治療、手術過程中還有什么感人的故事。

  2月5日,黃旭華到浙江大學附屬邵逸夫醫院做術后復查。一切都很好!現在,他不但能看清周圍環境,而且還能不借助眼鏡等輔助工具閱讀報紙,看手機短信,自己還能夠直接書寫文字。

  在追蹤采訪中,記者不但了解了許多感人的細節,更深深感受到了姚玉峰作為一位醫學工作者的擔當。

  “我崇敬英雄!我們應該崇敬英雄”

  中國船舶重工集團719研究所名譽所長黃旭華,作為我國第一代核潛艇的總設計師,有“中國核潛艇之父”之譽。1958年至今,為了祖國的核潛艇事業,他一生沒有離開過核潛艇研制領域,隱姓埋名、以身許國,闊別家鄉30載,其間一次也沒有回過老家。

  1962年出生,在大學讀書期間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的姚玉峰是讀著《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紅巖》《第二次握手》《哥德巴赫猜想》等長大的。邱少云、黃繼光、雷鋒、王進喜、麥賢得、焦裕祿、李四光、錢學森、陳景潤……這些不同時代的英雄模范人物,一直長駐在他的心中。

  姚玉峰說:“我崇敬英雄!我們應該崇敬英雄!黃旭華是2013年度感動中國人物。我對黃老充滿崇敬之情!”

  其實,在世界眼科醫學界,姚玉峰也是一位英雄。

  角膜病是眼科致盲性常見病,全球有角膜病病人4000萬人左右,角膜病盲人1000萬人左右。為攻克角膜病,從1906年開始,全世界眼科醫學界前赴后繼。整整一個世紀,在為之作出貢獻的燦爛星河里,閃爍的名字都來自德國、美國、日本……直到2010年,在記錄重大技術突破的角膜移植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了中國人的名字——姚玉峰。

  來自浙江大學附屬邵逸夫醫院的眼科主任、博士生導師姚玉峰,成功主持了世界上第一例由他獨創的角膜移植術,解決了排斥反應這個難題。他創造的技術,被國際眼科界命名為“姚氏法角膜移植術”,被美國眼科科學院稱為“該領域治療方法的一個突破”,并被寫進美國醫學教科書。

  登上了世界眼科角膜移植巔峰的姚玉峰有著濃厚的家國情懷和強烈的社會責任感。20世紀90年代初,他婉拒了日本、美國名校的高薪邀請,選擇回國,20多年來,治療過30萬例病人,經他手術復明的病人有近3萬名。

  93歲的黃旭華和55歲的姚玉峰,這兩位相差了整整38歲的全國道德模范,在全國精神文明建設表彰大會上結緣。

  2017年11月17日,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暖意融融。在熱烈的掌聲中,習近平總書記高興地準備同代表們合影。看到93歲的黃旭華和82歲的黃大發兩位代表年事已高,站在代表們中間,總書記握住他們的手,微笑著問候說:“你們這么大歲數,身體還不錯。你們別站著了,到我邊上坐下。”

  習近平總書記拉著他們的手,請兩位老人坐到自己身旁來,兩人執意推辭,習近平一再邀請,說:“來!擠擠就行了,就這樣。”

  相機快門按下,記錄下了這一感人瞬間。這一個暖心感人的場景在人們的心田蕩漾。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先進模范的尊敬與關愛,一次次為全社會作出示范,引領著社會風尚。

  站在黃旭華旁邊的姚玉峰,目睹了這溫馨一幕,他由衷為兩位老人自豪,也為老人感到高興!

  但當看到黃院士拿著發言稿上臺,戴著挺厚的老花鏡,還用放大鏡一行一行地掃著做發言,姚玉峰心里“咯噔”一下。他斷定黃院士視力肯定有問題。職業的敏感和由衷的心疼,讓他覺得自己有義務提醒黃院士去看一下眼科。

  “必須‘萬無一失’!否則‘一失萬無’!”

  黃院士視力是有嚴重問題的。從45歲開始,老人就感覺看東西吃力。眼鏡一年一換,度數越來越深。

  “我配了很多眼鏡,非常不方便。我曾問醫生能否再配一個更好的眼鏡。醫生說不行了,眼鏡的作用只能到此為止。”老人無奈地告訴姚玉峰:他把字體打成最大,戴高度數的老花鏡,還看不清;還要加上放大鏡,一個字一個字地照,才能勉強看見。他說:“我也曾經到多家醫院求治,問過好多醫生,我的白內障還能治療嗎?醫生都說,您這個年齡,白內障,生活基本能堅持下來,還是不做手術為好。而且,超高齡,風險也太大了!以至拖到今天。”

  “黃院士患有最嚴重的白內障,又是93歲的超高齡,給這樣‘國寶’級的科學家做手術,風險、責任、壓力實在是太大了。”一位眼科教授說:必須“萬無一失”!否則,“一失萬無”!

  黃院士問姚玉峰:“能否請您幫我看一下?”

  作為一名眼科醫師,姚玉峰當時覺得自己無法拒絕患者提出的這樣的要求。他初步做了檢查后,發現黃院士患有嚴重的白內障。

  黃院士問:“我還能治療嗎?”

  姚玉峰說:“確立正式的治療方案,需要更全面詳細的檢查,但是應該還是可以手術治療的。”

  黃院士說:“那我能否請你幫我做手術呢?”

  對任何病人一樣,姚玉峰再次發現自己無法拒絕這樣的要求。

  2017年1月2日下午,黃院士就來到杭州邵逸夫醫院。姚玉峰和團隊給老人做了全面的檢查,結果:視力不到0.1,白內障呈棕褐色,已經發展到了最嚴重的等級(V級核),達到五級核的硬度(白內障最硬的核)。再不治療,很快就會失明。

  老人說:我也明白,這是最后一次希望了!

  1月3日中午,醫院組織全院大會診。

  麻醉科、心血管科、呼吸科、腎內科等專科的專家們認為:黃院士是一位超高齡的患者(93周歲),心血管、腎臟系統、呼吸系統都顯示一些老年性的異常;長期口服阿司匹林,或會術中和術后繼發出血;全麻容易出異常,局麻手術醫生壓力大。因為多方面老年性多系統異常的客觀存在,大家都擔心手術可能誘發各種各樣的風險。

  大會診的一致意見:總體只能由眼科主刀醫生自己把握。已有人私下悄悄力勸姚玉峰:千萬不要接這個活兒,因為風險、責任實在太大了!

  作為曾經的浙江大學最年輕的教授、最年輕的博士生導師,有著30多年的從醫經歷,姚玉峰當然很清楚給黃老做手術,難度有多大!風險有多大!責任有多大!

  但是,姚玉峰想的是:這一系列風險,是否有可預防的措施?如果有,就應盡一切努力去做。如果所有該采取的預防措施都做了,剩下來做手術的風險,就看手術醫生擔當了。

  一陣沉默后,姚玉峰堅定地說:“手術還是要做,一切后果和責任由我來承擔!”

  隨后,姚玉峰和團隊商量治療方案:按一般常規,這樣嚴重的白內障,一般只能采用大切口摘除。這樣,對于醫生來說手術難度降低,風險相對小一些。但是大切口,損傷大,術后視力恢復干擾因素多。尤其考慮到黃院士還非常渴望能夠繼續工作,大切口就不適合裝入三焦人工晶體,術后閱讀視力會很不理想。

  可是,如果采用1.8毫米微切口的超聲乳化手術,又怕核太硬,能否順利超聲乳化是個疑問。還有,超聲能量大,手術損傷也會大,術后角膜水腫會明顯,整個恢復期會長。

  怎么辦?治療小組討論再三,覺得考慮黃院士的工作愿望以及對國家的重要性,還是選微切口超聲乳化方案。

  1月4日早上八點二十分,在麻醉科副主任周大春的監護下,姚玉峰給黃院士手術。

  正像預見的那樣,黃院士的瞳孔只能散到中等大,核很硬,超聲很困難。

  為了減少損傷,姚玉峰術中每個步驟都是仔細再仔細。十三分鐘后,手術順利結束。

  第二天一早,姚玉峰給黃院士檢查:手術遠眼視力達到了0.3,角膜除了一小塊水腫,其他都還透明。

  視力比術前預計的還要好,這讓大家松了一口氣。接著,姚玉峰又給黃院士的另一只眼睛做手術。

  1月6日檢查(第一只眼睛手術后第二天,第二只眼睛手術后第一天),黃院士左右眼的遠中近視力都達到了0.6。

  “沒做手術前,手機短信看不到,手術第二天,竟然就能看得清手機短信,清清楚楚。我非常驚奇,太神奇了。”黃老動情地對大家說,“醫生真偉大!姚醫生真偉大!”

  已經產生了終止科研生涯的想法,現在眼睛又亮了,黃老一邊擺弄著伴隨了自己20多年的眼鏡、老花鏡、放大鏡,一邊興奮地說道:“它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可以送進博物館了!我現在感覺自己的生命可上不封頂!我還要為國家再工作20年!”

  這真是一個高難度卻完美的白內障手術!

  黃旭華和夫人不但贈送給姚玉峰“神醫妙手”和“相逢首都是機緣,仁心感我赴邵院,妙手撥開瞳中霧,又見清澈碧云天”的題字和賦詩,黃老還準備了一面錦旗,上書周總理當年贈給核潛艇研究團隊“周到細致,一絲不茍,萬無一失”十二個字,充分表達了對姚玉峰主任的感謝。

  一顆純凈的心,去做純粹的事

  手術成功后,面對記者的采訪,姚玉峰感激自己的團隊,醫院各個環節的醫療團隊,大家都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才有最后萬無一失的結果。

  當時記者曾問姚玉峰:你有沒有感到壓力和猶豫過?

  姚玉峰說:“從一開始發現院士視力有問題,到最后實施手術,我作為眼科醫生,是一種責任在驅動著我,給他做手術。如果問我是否猶豫過,說實在的,我似乎沒有猶豫或者可以逃避的空間。”

  “問我是否有壓力?”姚玉峰坦言:自從黃院士正式決定來杭州后,他每時每刻都感受到各種各樣有形無形的壓力。

  但是,姚玉峰告訴記者:作為醫生,他能夠做的只有把可能想得到的風險降到最低;把可以做的方案和預防措施做到盡可能周全,盡一切努力做到萬無一失!盡管壓力像波浪,一陣陣、一波波向他內心涌來。但每當出現壓力的感覺時,他只能用意志和專業的責任,一次一次對壓力進行屏蔽,盡最大力量做到不讓壓力影響自己專業技能和水平的發揮。屏蔽有形無形的壓力,絕不想什么“一失萬無”!這是他在整個治療過程中無時無刻不在做的自我心理抗爭。

  “其實,我也想了很多,特別是怎樣才能‘萬無一失’。”姚玉峰說,“但是,我唯一沒想過的是‘一失萬無’!”

  姚玉峰想到:這位倔強的老人投身我國核潛艇事業近60載,守護著大國重器,支撐起大國科技崛起的筋骨,挺立起民族智慧的脊梁;93歲高齡,依然精神矍鑠,還每天堅持上班,“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姚玉峰還想到眼疾給老人造成的不便和痛苦,看到他對光明深切的期盼;想到正是有像黃老這樣的老一輩科學家們為國家、為民族作出巨大的奉獻和犧牲,才讓我們這些年輕后輩能安心工作,才讓百姓能安居樂業。

  姚玉峰更忘不了如此堅強、樂觀的老人一次和他談起:曾有一個老同事,好朋友,原來也用老花鏡加放大鏡。兩年后失明了,失明兩年后,那個老人郁郁去世。

  “因為我們搞科研的人,眼睛實在太重要了。計算的數字,科研的數字,都要通過眼睛,沒有一雙好的眼睛根本就沒法搞科研。”老人非常焦慮地說,“如果我的眼睛治不好,我的科研生涯也就到此結束了!”

  說完,老人默默地凝坐著,黯然神傷。這情景,深深地烙印在姚玉峰的腦海里,震撼在他的心坎上!

  由衷崇敬、心疼黃老,讓姚玉峰想到的只是一份責任、一份豪情、一份擔當!

  為萬無一失,為承擔一切責任!在手術前夜,姚玉峰幾乎徹夜難眠。他一遍又一遍分析手術當中可能出現的情況,一次又一次考慮應對的預選方案:

  第一種情況:手術方案是微小切口白內障超聲乳化摘除聯合三焦人工晶體植入,手術順利。這是最理想的手術過程。但是,他當時估計,這個可能性不是太大,只是盡力去爭取。

  第二種情況:手術方案是微小切口白內障超聲乳化摘除聯合三焦人工晶體植入,手術做得下來,但術后角膜水腫明顯,需要比較長的恢復過程。他當時估計這種可能性會最大。因為術后短期之內視力提高不明顯,需要讓患者提前知道這樣的恢復過程,這樣可以減輕患者因為不懂醫學造成的心理壓力,所以在手術之前,每次跟黃院士做交流時,他總會提到術后恢復需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可能是一周,10天或者半個月,讓他做好必要的心理準備。

  第三種情況:手術方案是微小切口白內障超聲乳化摘除,但無法順利進行,預案是術中臨時調整擴大手術切口,把晶體的硬核采用套出的方法摘除。如果遇到這種情況,那么三焦人工晶體植入就意義不大,只能改為普通人工晶體的植入。他術前的設想評估是,盡管這樣的可能性無法排除,但可能性不是太大。為了做到萬無一失,他要求團隊在事前也備好普通人工晶體,以防萬一。

  第四種情況:手術出現意外,比如晶體后囊破裂,晶體核掉入玻璃體,等等。如果這樣的可能性出現,那對他和對黃院士都是差結果。盡管不愿意想象,但他也做好了最差可能性的應對,術前備好了玻璃體切割儀和縫線人工晶體植入,以備不測。

  還有,為了應對手術當中萬一出現全身情況的意外,他要求麻醉科的副主任全程監護黃院士的手術過程,另外,心內科專家也處于待命狀態。

  黃老的兩個手術都結束并成功后,姚玉峰才感到背上肌肉酸痛痙攣著,他所承受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

  一位姚玉峰多年的好友,也是他的同行,向記者介紹,他所了解的姚玉峰始終稟信要做好一個職業,首先需要熱愛;熱愛了,就能夠忍受委屈;熱愛了,就能夠默默堅守;熱愛了,才能夠不計較得與失、名與利。他只追隨自己的那份初心。

  聞悉手術非常成功,這位好友感慨萬千地說:“這是因為姚玉峰有精湛的醫術和無愧大醫才擁有的那份自信。但是,更難得、珍貴的是他有一顆純粹的心,才能去做純凈的事。所以,他能做到極致!”

  為黃老送光明,成為冬天里最溫暖的新聞

  這個冬天里最溫暖的新聞傳遍大江南北后,人們都由衷地為黃旭華老人恢復視力感到高興,無不為老人祝福!

  有位名叫“不勝寒”的網友寫下詩歌贊美黃老與姚玉峰:少小離家赴他鄉,舍生忘死獻國防。投身核潛六十載,鑄就重器驅豺狼。耄耋之年病纏身,陰翳悄然眼中藏。老將雖有報國志,奈何眼前白茫茫。醫界楷模揮小刀,精準切除白內障。院士復明重抖擻,躍馬挺槍騁海疆。

  “國家的重工事業,就是依托黃院士這一批重工專家多年來隱姓埋名為國家作貢獻,這叫作重工精神。”湖北省國防科工辦副主任袁善謀說,“讓黃院士重獲光明,我們重工人,發自內心地感謝姚玉峰教授!”

  “我們將銘記姚玉峰主任為黃旭華院士揭開紗布的那個神奇時刻!”719研究所黨委書記曹明江,專程來到邵逸夫醫院看望黃老,致感謝信給姚玉峰。他說:“我們感謝姚主任頂著巨大的壓力,主動承擔起這個責任。這充分展示了姚主任的精湛醫術、人格魅力和一位優秀醫學科學家的擔當。”

  “當年自己選擇從醫,選擇報效祖國是對的。總之,當我捫心自問時,我希望覺得自己的心是安寧的,是問心無愧的。”在如潮好評面前,姚玉峰說,“但是,給黃旭華院士做手術,送光明,在無比欣喜、無比欣慰的同時,我也有深深遺憾。因為有一件事深深地觸動了我!”

  發生在黃老身上的這種情況,也許帶有普遍性。因為,如果黃老能夠在10年甚至20年前就得到及時治療,不但老人可以減少很多不便和痛苦,他還可以為國家、為中國的核潛艇事業作出更重大的貢獻!

  在黃老治愈出院回家之后,姚玉峰也一直在思考:為什么會存在延誤治療的問題?他想:一方面可能是像黃老這樣的老科學家太投身于自己專業的科學事業,對醫學能夠達到的治療效果,及其可行的治療方法和及時性不夠了解;第二,像黃老這樣的老科學家,社會影響力巨大,身份很高,這無形中給醫務人員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在給黃老做手術治療的過程中,我強烈感受到了老一代科學家身上的報國情懷。他們為中華民族的復興、為中國夢的實現,老驥伏櫪、壯心不已!”姚玉峰說,“他們身上的精神,深深感動了我!這也讓我產生了強烈的責任感和使命感!”

  姚玉峰深感:我們年青一代的醫務工作者應該有擔當,讓這些對國家對民族作出巨大貢獻的老科學家、老院士們不但能得其所愿,發揮余熱,而且能更好地提高生活質量,提升幸福感。所以,他希望對像黃老這樣的老科學家、老院士們給予更加準確、周到、細致、及時的關愛,甚至超前的預防、控制和治療。

  “在給他們做眼科各方面診治和手術方面,我和我的團隊愿意承擔這個責任和任務。我自己認為眼科可以先做起來,我也可以帶頭、推動這件事先做起來。”姚玉峰對記者說,“我有信心從醫療的角度,對類似黃老這樣的老科學家,幫他們做更多更好的診治。”

  這是姚玉峰的美好心愿:能及時地提供并介入老科學家的治療,讓更多的老科學家們不但能發揮余熱,更好地為國家科技創新作出更多貢獻,更重要的是還能極大地提高老科學家們的生活質量,提升他們的幸福感。這將不但是這些老科學家的身體之福,更是國家之幸! (記者 嚴紅楓)

責任編輯: 邵 紫暉
相關稿件
新時代加油干
文明影音
文明創建
先進典型
志愿服務
網絡公益
文脈中華
書讀中國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