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信教育先要講誠信
發表時間:2011-08-18   來源:光明日報

  從作業抄襲到考試作弊、從買賣論文到偽造學歷,校園里越來越多不誠信的現象變得平常。

  校園,本該是培養誠信的好環境,可它卻不再擁有純潔無瑕的氛圍,到底是什么阻滯了誠信教育?

  “寫的誠信論文都是抄的,評優的時候還要信手胡編參與人數量,編活動影響力”

  “為什么一些能說會道的人混得好?我這么辛苦努力都白費了嗎?”名牌大學畢業生王丹十分不解。她的一位樣樣不如自己的同學,通過偽造學生工作經歷,甚至偽造各種獎狀而獲得了一份更好的工作。

  一項調查印證了王丹的感受。中國青年報社會調查中心通過民意中國網和網易新聞中心,對1865人進行的在線調查顯示,82.1%的受訪者認為當前說謊之風日漸嚴重。談及為什么會說謊成風,受訪者給出的首要原因是“沒有原則、底線失守,過分追求利益”(72.8%),其次是“說謊者不用付出任何代價,特別占便宜”(68.4%),排在第三位的原因是“說真話的人經常不招人待見,好心沒好報”(61.0%)。

  “其實學校里還是有很多誠信教育的,但有些搞來搞去成了走形式。”王丹說,每學期的誠信教育都會是學院的評優指標之一,每學期的活動差不多都是在橫幅上簽名、舉辦座談會和講座、寫征文、建立誠信檔案等等。

  “連寫的誠信論文都是抄的,特別諷刺。”王丹說,“評優的時候還要編參與人數量,編活動影響力。”

  盡管各高校都開展了轟轟烈烈的誠信教育活動,甚至專門開設了誠信課程,但是大學生的不誠信行為,如假貧困生的出現、助學貸款的拖欠等,清楚地表明誠信教育從課程到行動還有相當的距離。

  “誠信教育的問題跟整個社會的大環境分不開,太多負面的消息會影響學生誠信思想的形成。”清華大學劉美洵教授認為,“社會都在呼喚公信力,人人都希望建成誠信社會,但是卻越來越有什么都不可信的趨勢,很少有人做出真正的思考,為什么會失去信任?”

  劉美洵認為,誠信教育講一般的大道理多,卻沒有真正教會學生去思考、去質疑,反而是“為質疑而質疑”。面對太多的負面消息,學生無從辨別,誠信的光輝自然容易被掩蓋。

  “誠信與我們的社會形態也有一定的關系。在古代是熟人社會,誠信的品質容易驗證和得到認可。可現代社會是陌生人社會,誠信的驗證本就不易,誠信的制度如信用體系等都還沒有建立起來,原來熟人社會的誠信傳統卻已被打破。在這樣新舊交替的時刻,誠信就頗顯珍貴了。”北京理工大學人文學院教師陳潔表示。

  “各種公開課、評優課,敢問有幾堂課是沒有事先排練好幾遍的?被安排回答問題的學生作何感想?”

  自幼我們便被教導“要做一個誠實的孩子”,但在校園,誠信教育似乎有應景之嫌。

  一方面,課程內容大而空,很難吸引學生的注意力; 另一方面,老師的教育方法又多以說教為主,籠統地提出高遠的道德要求,令學生抗拒。自然,講歸講,做歸做。遲到、曠課、撒謊、考試作弊、作業抄襲等現象時有發生。

  北京匯文中學政治課教師李子謙告訴記者,“初中的誠信教育大多依托思想品德課,比如初二有《誠信是金》的課程。除此之外,班會、征文、宣誓、簽名就能囊括大多數的所謂‘誠信教育’了。”

  “主要就是表現在對待作業的態度上,有些學生對待作業不認真,互相抄襲,真是讓人十分頭疼。他們不能很好地理解誠信,以為不撒謊就是誠信。”李子謙說。

  據了解,很多初中的德育教育(思想品德課程)沒有列入中考的評價范圍,大多數學校也沒有建立社會上呼聲很高的誠信檔案。高中的思想政治課程誠信教育的實效性不是那么凸顯。誠信的評價、衡量也就不了了之。

  “其實,誠信貫穿于學生生活的各個方面,不是一節課、一堂班會就能說清的。”李子謙認為。

  更讓人擔心的是,一些學校的德育教育本身就存在動機不純的傾向,有的德育工程、誠信計劃是以學校、教師獲利為目的。“僅以各種公開課、評優課為例,敢問有幾堂課是沒有事先排練好幾遍的?回答問題也是事前安排好了的,這些被安排回答問題的學生心中又作何感想?”有老師這樣質疑。

  北京史家小學語文教師萬平表示,“社會太急躁,傳遞給孩子們太多急功近利的信息,許多電視節目的內容太過娛樂化,與誠信背道而馳。在學校里,許多老師也是表里不一,在教室里與在辦公室講的東西不一樣。孩子回到家也是被家長教育要精明、不要吃虧。孩子不傻,在這樣的環境下誠信教育如何能深入孩子的心靈,真是個大問題。”

  陳潔認為,誠信教育收效不大與中國文化的特質也是息息相關。誠信的缺失,降低了引人向善的力量。對于大學生的誠信教育,陳潔頗感無奈:“現在的大學生在學校中很容易感受到不誠信的存在,也知道各種考試、評優都可以通過跟老師處好關系來提高。”

1,2
責任編輯:鄧植尹
分享到: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