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解說

    【書店簡介】

    寧波書城位于寧波市江東北路原寧波太豐面粉廠廠址。它通過對原工業遺存進行改造,以“甬江邊的城市書房”為主題,興建了一組獨特風格的建筑,總共有8幢建筑,使之成為充滿濃郁港城歷史文化韻味的建筑群落,是寧波文化大市建設和實施中提升戰略的重點工程,是三江六岸文化長廊的重要組成部分。經過2年多的建設(2007年6月9日奠基),寧波書城于2010年5月8日舉行落成典禮。同日,寧波市新華書店中心店也正式入駐寧波書城,成為華東地區最大的單體圖書零售市場。

  這是一座與書息息相關的城市。“書藏古今”,寧波歷來是中華藏書文化的重地,始建于公元1561年的天一閣經籍浩瀚,收藏珍版善本8萬多卷,是中國現存年代最早的私家藏書樓。

  書樓文化是寧波的文化之根,一代代讀書人在這里孜孜汲取,書香余脈不絕,一座城市的精神得以傳承。

  隨著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揭曉,屠呦呦的名字成了寧波這座城市的驕傲。

  生于斯,長于斯。書于寧波,是城市的基因;寧波于屠呦呦,是最初的視野。她對世界的張望,就是從這座書香之城開始。兜兜轉轉之后,半生經歷又歸于一本書。

  2015年12月11日,第一部全面完整記錄她人生經歷的傳記——《屠呦呦傳》出版發行。緣于寧波是屠呦呦的故鄉,人民出版社將全國新書的首發式放在了寧波的文化地標——寧波書城。寧波書城隸屬于寧波新華書店,落成于2010年。

  這是一組充滿濃郁港城歷史文化韻味的建筑群落,以“甬江邊的城市書房”為主題,曾經見證寧波近代工業文明的太豐面粉廠煙囪,如今已經成為寧波書城最具特色的標志性建筑。

  (采訪)讀者:每次到寧波書城來看書,都讓我有一種不一樣的感覺。因為一望出去都是承載著歷史厚重感的建筑物,一邊學習一邊有一種文化底蘊在這里。

  寧波書城是寧波書籍儲量最大、占地面積最廣的書店。在近兩萬平米的空間中,陳列著30多萬種圖書,層次豐富的空間串連,讓每一個匆忙的都市人都可以在這里轉換心情、放慢腳步。

  從1937年成立以來,新華書店承載了中國幾代人的閱讀記憶和精神追求。八十年過去了,當寧波新華書店變成寧波書城,改變的不僅僅是名稱,而有一種很實在的、活在這座城市的感覺。與書有關的故事,每天都在這里發生。

  楊曙光,57歲,老寧波人,從1977年開始藏書,在他不到100平米的家中,密密麻麻的擺放著兩萬多冊書籍,其中不少屬于珍貴藏本。

  (采訪)寧波藏書家楊曙光:這個是七十年代初的一個線裝本,現在基本上找不到了。

  1996年,在“寧波市首屆十佳藏書家庭”評選活動中, 楊曙光當之無愧的入選其中。談起購書,他總忘不了當年在新華書店搶書的情景。

  (采訪)寧波藏書家楊曙光:買書都是預先知道以后前一天晚上去排隊的,排過夜。買到一本書就好像現在中了大獎一樣。

  雖然藏書多年,楊曙光還是常常踏足于書籍資源更為豐厚的寧波書城。

  (采訪)寧波藏書家楊曙光:一個禮拜大概有兩三次到書城來。這么多年了感情在,不來老是惦記著。

  書城被賦予的意義不止于購書和閱讀,它也用自己獨特的方式,匯聚著來往的人們。

  夜幕籠垂,一場寧波方言吟誦展演活動正在這里舉行。

  (吟誦現場聲)

  (采訪)寧波吟誦協會名譽會長張如安:吟誦本身就是古代文人的一種讀書的方式。書店跟書是密切相關的一個地方,來推廣吟誦,來學習吟誦,來傳播吟誦,是非常吻合非常貼切的。

  今天的書城,融入了多元化的生活場景和文化內涵,穿越千年的人文古道,用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引領市民的閱讀習慣,成為網絡時代的心靈長亭。

  每一本書都擁有自己的使命,有人在這里發現世界,有人在這里描繪世界。

  午歌,原籍河北的新寧波人。這位出身理工科的暢銷書作家,和寧波書城因由殊勝。每逢假日,午歌便來到書城選書、讀書、潛心寫作。2013年以來,他先后出版了多部小說作品。他的小說集《晚安,我親愛的人》暢銷百余萬冊,被翻譯成多國語言,遠銷海外。如今,午歌也經常在寧波書城舉辦圖書簽售和文化活動。他和他“緣書而來,為書而興、因書而名”的故事,也從寧波城走向全國,成為勤勉奮發、樂讀好學的新寧波人代表。

  (采訪)青年作家午歌:書城其實就是這個城市智慧的大腦,有很多才智,或者說知識儲備在書城。阿根廷有個知名的作家叫博爾赫斯 他說過一句話:“如果有天堂,我想那一定是圖書館的模樣,一定是藏在很多很多書里,或者說某一本書里”我想書城應該是這個城市靈魂的殿堂。

  源流深者,光瀾必章。寧波書城正延續著這座東方文明之都的文化脈流,傳遞著人文精神的溫度。或許是常來常往的讀客,或許是偶爾路過的書友,就在一次次的緣聚緣散中,寧波書城成為了一個個行者駐足的理由。

  有這樣的書店,這座城市是溫潤的,就值得生活下去。(文/李元甲)

書店風景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