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明網首頁 > 書讀中國 > 讀書快訊
讀書是自己的事 “跟風閱讀”不可取
發表時間:2018-03-29   來源:人民日報

  最近一篇“最難讀完的十本書”在網友中引發了共鳴,許多人一看連《紅樓夢》等“四大名著”都位列其中,不免心中戚戚:“看來沒讀完四大名著的不是我一個。”的確,這份書單上有的書是舉世公認的難讀,比如《尤利西斯》和《追憶似水年華》,不但篇幅超長,而且語言艱澀、情節平淡,即便在歐美國家,絕大多數讀者也只是“聽說過但沒讀過”。但是,讀書不是為了顯擺,不是為了裝點門面,而是為了開闊眼界、增長才干、陶冶性情。擺正了態度,才不會因沒讀某本書而慚愧,更不會因讀過某本書而自傲。

  其實,世界上沒有難讀的書,只有與你無緣的書。讀書就跟吃飯穿衣一樣,只有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人的口味和習慣千差萬別,適合別人的未必適合你, “跟風閱讀”并不可取。但現在“跟風閱讀”似乎已經成了風氣。拜社交媒體所賜,許多讀者在買書之前常常會去打分網站上看看評分如何再做決定;不知看什么,依靠排行榜、媒體和朋友推薦也是許多讀者的常態。“跟風閱讀”出現的根本原因還是心無定見,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什么,因此很容易被別人的意見所左右,“既然有人說好,那就去讀讀看”。

  這種被動的“跟風閱讀”常常令人失望。就拿暢銷書排行榜來說,用來指導閱讀并不靠譜。從2000年起,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每年都會公布年度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披露當年單品種累計印數超過百萬冊的圖書(不含課本)。有研究者把歷年的數據與當當、京東等網絡書店的年度暢銷書排行榜進行比較,結果發現二者的重復率低于10%。也就是說,有90%當年發行量超百萬冊的書沒有進入網店的暢銷書排行榜之內。當然,這樣的比較不算科學,因為網絡書店面向個人讀者,系零售渠道;而發行量巨大的政治輔導類讀物通常走專門的發行渠道。不過,即使剔除了政治輔導類讀物和工具書等,還是有大量銷量超百萬的好書沒能在暢銷書排行榜上反映出來。另外,如果僅僅根據排行榜選書,很可能會陷入沒有新書可讀的窘境。因為有不少書是常銷書,比如《平凡的世界》《窗邊的小豆豆》等連年位居暢銷書排行榜。而新書能進入榜單的就很少了。據開卷統計,在2017年排名前30的暢銷書中,有19種出版時間超過3年。

  與其依靠榜單和別人推薦,不如依自己的興趣愛好主動選書。當然,在茫茫書海中遇到一本自己喜愛的書、一位自己可心的作者是很不容易的,需要耐心和堅持。日本作家山本文緒年輕的時候也曾經靠暢銷書榜和雜志社推薦來選書,但翻過以后總覺得沒意思。幸運的是,她并未因此放棄,而是堅持在書海中尋覓。“老大不小才終于和自己覺得有趣的書相遇。找到了一本,后面就簡單了。找找同一作者的,看看這位作者推薦的,作者不同便看同一類型的,一定還能找到喜歡的其他作家。不限于小說,紀實文學和學術書籍也同樣如此。”山本文緒的方法就是許多名家推薦的“順藤摸瓜讀書法”。

  讀書說到底是自己的事,別人可以推薦,但主動權還是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否則跟在別人后面、追逐時尚潮流,不過是讀給別人看的,而真正的閱讀是讀給自己的。因此,建議那些渴望用書籍豐富自己的讀者一定要堅持下去,堅持在書海中尋尋覓覓,直到找到那本讓你心動的書。(張賀)

責任編輯:李雪芹
  1. 書香飄過70年
  2. 《勛章:共和國不會忘記》一書出版發行
  3. 25部網文佳作獲國家新聞出版署和中國作協聯合推介
  4. “新中國70年70部長篇小說典藏”叢書出版發行
  5. 紅色精神閃耀新的時代光芒
  1. 大連:“紅月亮”圖書館變身“社區大書房”
  2. 張大春:雅致的趣味,多半來自文化
  3. 劉守華:把中國民間故事“點石成金”
  4. 白居易與白堤
  5. 麥家:書能讓世界變小 讓我們長大
  1. 《中國名書店》宣傳片
  2. 寧波書城:一座書的城
  3. 專業書店:不做網紅 唯耕精深
  4. 延伸的學校圖書館:鄭州有家不一樣的書店
  5. 威海最美書店:玉川茶社
  1. 麥家:一個人的文字迷宮
  2. 李春雷:作家一定要找好自己的“準心”
  3. 范小青:文學創作需要“工匠精神”
  4. 曹文軒講故事:用文字造屋
  5. 張翎:文學是永遠不會枯竭的
色丁香之五月婷婷开心